“圆明新园”能否平息质疑?


 发布时间:2020-12-05 02:05:17

”随后,阿甘、汪海林、蒋方舟、高晓攀四位嘉宾一起将“恶搞风”、“雷文化”、“囧文字”、“山寨剧”盘点了一番,并就这类现象交流了各自的看法。编剧汪海林认为,“山寨”精神就是草根精神,“山寨”的东西针对权威,如权威机构和人物、经典作品。它涉及到知识侵权等问题,比如山寨版手机,人们一边

随着新片《高兴》的即将公映,阿甘又实现了一次“华丽”转身,将自己的电影贴上了山寨标签,赶上了2008年的这股山寨潮流。“山寨”一词最早为大众所知,是因为它紧密地与日常用品“手机”联系在了一起,之后迅速走红,成为网络上最为炙手可热的词语。“山寨周杰伦”、“山寨《红楼梦》”、“山寨《百家讲坛》”……一时间,世间万物无不可“山寨”,就连《纽约时报》也出了号称发行120万份的“山寨版”,头条是“伊战结束”。但山寨文化不能与垃圾文化混为一谈,阿甘大谈“山寨无罪,恶搞有理”,并不见得他真正理解了什么是“山寨文化”。

“我们中国电影可能要感谢两个人,一个是冯小刚,一个是阿甘”。在湖南卫视11月23日晚《零点锋云》节目中,一位影视界人士如是说。“感谢”的理由是,这两位导演“在中国电影最危险的时候,最困难的时候”,拍摄了可以为制片方返利的电影。单从票房角度考虑,冯小刚和阿甘包括张艺谋、周星驰,凡是能将观众拉回影院的导演,都是值得感谢的,但如果从电影艺术及长远发展角度考虑,怎么也想不明白,阿甘有什么好感谢的。这位被称作“烂片之王”的导演,至今已为中国影坛“贡献”了《天黑请闭眼》、《闪灵凶猛》等四部恐怖大烂片,并拍摄了两部“没情节、没人物、只剩恶搞”的《大电影》,堪称影视界最有名的一位垃圾文化制造者。

山寨大黄鸭现身大兴南海子公园。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新京报讯(记者 杨锋) 今日上午9时许,大兴南海子公园湖内,一只约7米高的山寨大黄鸭静静的飘在湖面上,引来众多市民围观。一对情侣从网上得知消息后,专程从市区打车前来围观。黄色身躯、红色鸭嘴、黑色眼眶白色眼珠的大黄鸭边上,还有数百只小黄鸭,整齐的排列在湖面上的泡沫垫上。数十名小朋友在大黄鸭下争相拍照、奔跑、欢呼。“明显是山寨的”,公园保安称,“大黄鸭”是前天晚上下水的,昨日已在湖上待了一天,是某房地产公司为搞活动而投放。

看到这一情景,她妈妈干脆丢给她一个塑料筐,让她一边剥毛豆,一边讲文学,“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寒酸可悲的百家讲坛了。”蒋方舟说。录完之后,蒋方舟赶紧回放给自己看,可是本来准备好好地笑一场的,却被自己给“雷倒”了。“我真是‘雷点’低,笑点高。一‘雷’就被自己‘雷倒’。”基于这一后果,到现在蒋方舟也没敢把自己的作品上传到网上。她套用王小波在《门前空地》中的一句话解释了自己的行为:“门前空地虽是你自己的,但在别人的视线当中。

如果我满意点,还是会发到网上去的。记者:你怎么看山寨文化?你认为自己有山寨精神吗?蒋方舟:刚开始看见有人说我山寨啊草根啊,我还挺愤愤的。拍完片子以后,我发现自己果然是个山寨少女,骨子里山寨基因还蛮强的。我会想我为什么而山寨呢,是为理想而被迫山寨,还是为了山寨而山寨?要是为了后者,我可能就要一直以无聊的方式苟活在世上了。至于山寨是好是坏,我并没有想那么多,也没自己的主意,就是觉得挺好玩。可是既然山寨是对主流权威的挑战,如果充斥着山寨没有了权威,也就没有了山寨的意义吧。

创文卫监 清空 东屯

上一篇: 40万本中国网络文学进驻亚马逊kindle X

下一篇: 亚马逊的高标准文化体现在哪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5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