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山寨建筑源于建筑的文化自卑


 发布时间:2020-12-04 03:22:11

而到最后,购置的机床却只有一台。技术人员回到太原后,第一件事就是仿制机器。很快,“山寨版”就搞出来了,而且质量相当靠得住。就在“一普”启动后,这台机床才因为“身份”特殊,正式退休。除了上面的机床,“一普”时,还发现了一架105毫米加农炮,日本造,大炮上面刻有“大正十四年”(即19

山寨文化的流行,有时代发展必然性藏身其中,以草根对抗权威,以大众对抗精英,是其闪光点所在。每部电影票房都能过千万的阿甘是值得尊重的,但每部作品都形同甘蔗嚼过一遍就再无味道的阿甘,除了为观众提供一些廉价的笑料外,还能否找到稍微多一点的存在价值?在对阿甘新片的评价上,“90后”少女蒋方舟体现出了难得的理性和批判精神,她说《高兴》没能落到她的笑点上,(在电影拍摄上)阿甘是一个不自信的人。换个角度理解蒋方舟的话便是,山寨属于草根和民间,一旦文艺圈的精英也开始拿山寨蒙事时,山寨便被用得走形变样,成了一件惨不忍睹的“画皮”。

这部即将上映的歌舞片的“雷”人之处,在于刻意营造出的一种反差效果,而其中加入的山寨歌舞、造飞机等丰富的喜剧调味料更让它笑料百出。在节目里,阿甘从新作说起,首先表示自己很看好它。他介绍说,因为大家说到歌舞片时都会想到百老汇,所以他此次拍摄《高兴》,把不同风格的音乐混搭在一起,特别借用“山寨”这个词语,目的是希望能够与传统的歌舞片区别开来,突出本土的、平民化的特色。他并不觉得“山寨”这个词语带有贬义,认为很多被称为“山寨”的东西虽然不那么完美但不让人讨厌,因功能齐全甚至能得到自己的偏爱,“山寨可能是一种怜香惜玉的表达”。

西湖之美,一是在于水美,二在于周边山美,三是它所衍生出的一系列美丽的传说,四是西湖营造了一种令人陶醉的诗意宁静禅境,与心仪爱人、三五挚友漫步湖畔或荡游湖上是最理想舒适的。西湖有此四美,才迷醉人、让人流连忘返、让人寄情山水,缺了西湖这泓水不行,缺了周边的山也不行,缺了美妙传说不行,而缺了诗意宁静禅境更不行,所以,西湖的美是多种因素的和谐融合。”诚如上述引文,西湖缺了这些因素便很难成为西湖,从另一个角度看,“老底子”的西湖多了新的因素也很难让人接受,比如集贤亭倒了,也只是找原样修复而已。要在西湖上立一个大型雕塑,可以预料的结果一定众声讨伐。拒绝变化当然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姿态,西湖是一个母题,可以承载历史,也应该迎接变化。而怎样变化是一个现实的命题,大黄鸭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破坏原有的西湖元素,又可以制造新的景观。期待扰动平静无波西湖水面上的大黄鸭,当然,前提不是山寨的。

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心血来潮引起了她妈妈的重视。“感觉我妈比我还积极。”蒋方舟的妈妈和她一起布置演播室。母女俩在家里收拾出一块空地,在墙上贴了几块泡沫,写上字,当作“演播室”背景,在地上用书堆成了4个矮桩子。“我走进‘演播室’,就感觉陷入其中不得动弹。因为我一不小心,那些书就会倒在我腿上。”好不容易布置好了“演播室”,蒋方舟反而有些懈怠。倒是她妈妈很积极,承诺只要她录了节目就给她做好吃的。可是录制的过程并不顺利,刚开始录“节目”的时候,那几块“百家蒋坛”的大字就直接掉下来,砸在了蒋方舟的脑袋上。

相声也开始恶搞,一些年轻相声演员把恶搞当作了成名立万的手段……有“中国最帅的相声演员”之称的高晓攀在《零点锋云》中甚至说了这么一句话:“那么你们做得不垃圾,你们票房可能会很惨败,那么在这个上面,谁对谁错,谁是谁非,谁都说不明白。”可以理解高晓攀所说的“垃圾”,包含“通俗化、生活化、娱乐化”等含义,但将“垃圾”当成行业标准甚至文艺工作者的追求目标,还是令人有点难以接受。“山寨”一出,无人争锋,之前流行的无厘头文化,包括网络流行的雷文化、囧文化,现在都被归到了山寨文化这杆猎猎作响的大旗之下。作为被和草根精神画上等号的山寨文化,是有持久生命力的,只有在民众心理不断变得成熟和理性、各种形式和各个领域的霸权主义得到消解的那一天,才是山寨文化寿终就寝之日。而作为被商业所利用的山寨文化,则是浅薄、苍白、毫无魅力可言的,文艺界盛行山寨风,是创作者舍弃“人性化”而取道“粗鄙化”迎合观众的危险做法。要知道,无论什么时候,人们渴望得到的文艺产品,都是精品而非垃圾。韩浩月。

华又希 刘迦 侯建白

上一篇: 志在必得 英国赛艇队队员:"拿了金牌我们就裸"

下一篇: 平邑县金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3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