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计划举办中国油画大师专场画展


 发布时间:2020-12-03 13:14:25

“这个里程碑式的展览的独特之处在于,在一个馆藏丰富的艺术博物馆中应包括非西方文化的当代艺术。水墨艺术并不是由大都会博物馆当代艺术部门策划,而是由亚洲艺术部的成员们策划,这些作品将陈列在大都会博物馆的展厅。这些有特点的作品可以让大家更好地去理解艺术家们是如何延续中国的传统文化。而且

这些作品以精湛的技艺展现了大地与天空、植物和动物、花园及农田,它们表达了人类眼中不同层次与面貌的自然界,彰显了人类对自然的热爱与思考。凡·高、莫奈展品最具人气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康柏堂则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有17个展品主题,而‘自然’这一主题能将人类、文化都融合在一起,让无法去纽约的观众也能看到大都会馆藏。此次展览设计非常丰富,涵盖时段也很长,涵盖了众多艺术门类,包括油画、雕塑、影像等。对于中国观众来讲最耳熟能详的画家和作品可能就是凡·高的作品,但是,还是需要观众亲身去感受。

徐冰、谷文达、刘丹、蔡国强、张洹……中国当代艺术赫赫有名者皆在其中。徐冰的装置“天书”,艺术家呈现了数千个并不存在的汉字字符,这些字符布满了从展厅天顶垂悬而下的长卷。张洹的“家谱”摄影系列记载了艺术家的一次行为艺术实践,他的脸被渐次刷上一层层古意盎然的文字,直到面相完全被水墨湮灭。“画笔之外的艺术”部分中展示的作品与行为艺术相关,比如蔡国强的影像和纪念册《万里长城延长一万米——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10号》。大都会博物馆亚洲艺术部的策展人何慕文(Maxwell K. Hearn)是这个展览的策展人,这位大都会亚洲艺术部门的负责人,在官网访问中表示,他仅代表传统文化研究的视角一睹当代,展示一个“得益于、并传承着中国历史上的艺术传统”的分支,给予中国文化最大的尊重。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9日为中国当代艺术展“水墨”揭幕,这是博物馆首次推出大型中国当代艺术展,将展示中国艺术家的书画、摄影、版画、雕塑等约70件作品。展览分为书法、新山水、抽象和笔墨之外四个部分。“书法”部分包括谷文达《遗失的王朝》系列早期多幅精品,张洹用书写逐渐覆盖面部特征的行为艺术记录作品《家谱》,以及占据了整个独立展厅的徐冰大型装置作品《天书》。刘丹的《水墨长卷》、杨泳梁的《蜃市山水》等全新山水图景在传统画卷中徐徐展开,王冬龄的《无题》等作品将书法的传统技法和灵动态势融汇于大型抽象作品,张羽的《灵光》系列作品的残圆与破方唤起对宇宙空间的联想。

”田浩江说,但是因为父母正在受审查,对他来讲根本不可能。接到通知书哭了从13岁开始,他的父母被下放干校,一去就是12年,伴随着他的只有音乐。现在说起来,田浩江也有点洋洋自得:“我拉手风琴、弹吉他还有点小名气,所以我如果没有出国去学歌剧的话,可能就唱流行歌曲了。”田浩江的记忆中,在工厂里开过很多次应试的介绍信,但几乎每一次都是父母的原因被拒之门外。1976年,中央乐团联合中央音乐学院举办一个声乐专修班,田浩江又动心了。

下一间展室里最引人瞩目的作品便是北宋文学家、书法家黄庭坚的草书长卷《廉颇蔺相如传》。大都会博物馆中国书画部主任史耀华(Joseph Scheier-Dolberg)说,目前世上仅存三幅黄庭坚的草书长卷,两周前他刚刚在北京故宫看过黄庭坚《诸上座》,现在大都会博物馆展出《廉颇蔺相如传》,“能够两边都看到,真是太幸福了”。在《廉颇蔺相如传》对面陈列的是黄庭坚的好友李公麟的《孝经图》,现今存世被公认的李公麟作品仅三件,除了这幅《孝经图》,还有一件《临韦偃牧放图》藏于北京故宫,另一件《五马图》据称在日本。

导览设计得颇具童趣却又不失准确,目标读者便是孩子们。导览以卡通画为主,即便是识字不多的儿童也能迅速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展区,附上的地图则能帮助父母以最快的速度把孩子带到想去的展区。“卖萌”讲深度移动应用和游戏带你“玩转”博物馆博物馆是传播文化的场所,当然这种传播不局限于展出。大都会博物馆会定期举办与馆内展品相关的公开讲座,或者根据近期举办的主题展览的情况邀请相关领域的专家来讲课。此外,大都会博物馆的网站会时常发布与藏品有关的纪录短片和互动节目,同时还有各种移动应用和互动游戏,通过猜谜、卡牌等一系列简单的小游戏,把相关内容以寓教于乐的方式呈现。

大都会的中国馆走出美国曼哈顿地铁4号线86号街地铁口,往东是纽约之肺——中央公园,还有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后简称大都会)。能住在这里是身份的象征,从宋美龄到邓文迪,都是住在这个区域。徒步十分钟,走到大都会门口,不免稍有些失望。大都会位于毗邻中央公园一角的白色建筑群内,以它的名气而言,入口可用其貌不扬来形容。大都会是与英国伦敦的大英博物馆、法国巴黎的卢浮宫、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冬宫齐名的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但与其他三大博物馆不同,大都会姓“私”不姓“公”,是由私人创办的非营利性组织。

今年是故宫博物馆成立90周年,这些天,很多人迎着晨曦,在故宫开门前到午门卡位,时刻准备着大门一开,便投入到“奔跑吧兄弟”的竞争中去,只为看一场汇集清皇室收藏最鼎盛时期精品的《石渠宝笈》特展。《石渠宝笈》,是清朝几任皇帝编纂的“故宫藏宝手册”。全中国最大的收藏家,一直都是皇帝,故宫里的每一件收藏品,都是皇帝亲自摸过爱过并盖章验收过的,这是皇权的一种显示。但故宫的魅力还远远不止这些。比如说,在故宫诞生近600年里,皇上在他的家里,到底设计了多少机关?故宫里的秘密,正在一点一点揭开作家祝勇,供职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故宫学的研究者,这些年,他借着在宫里上班的机会,一寸寸探索着每一座建筑、每一件器皿、每一组仪式,他发现,宫殿里的一切风景都非天造,而是人造,都出自精心的设计。

“像郎朗那样的毕竟只是少数。”普及经典重于学琴日本小提琴家美岛丽是令徐扬难忘的一位老师。“她对艺术的执着打动了我,那么忙还坚持每天练琴3小时。相比较一些媒体视野中的音乐家,她应该算是一位真正的音乐家。”徐扬告诉记者,现在他要求自己,无论是面向琴童的演出,还是在国家大剧院演奏,都要认真对待,否则对音乐家来说意味着“作弊”。徐扬小时候走过一段痛苦的学琴挣扎期,每年回国作交流演出,对琴童教育这个老话题,他也有新思考,“我觉得兴趣还是第一位的,不妨尝试多种艺术,不要局限于让孩子过独木桥,我有好多朋友就是转行转成行家的”。徐扬表示,“跟国外相比,国内普及教育这一块做得还不够。”像瓦格纳的歌剧《尼伯龙的指环》在大都会歌剧院连演4天,“他们把哲学意味很强的故事讲得那么生动,很多孩子们都喜欢看,”徐扬说,中国的孩子们很难看到类似的经典演出,很遗憾没有人在做这种普及的工作。“如果普及做到了这一步,我想琴童的问题就不再成为问题了。”本报记者 张楠。

超盈 资料汇编 老爷爷

上一篇: 08年文坛人物盘点:贾平凹最得意 阎崇年受同情

下一篇: 贾平凹谈新作《老生》:我尝试了一次民间写史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5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