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里哪本书最火?头条搜索榜单显示是《西游记》


 发布时间:2021-04-14 09:50:26

网络购书刚刚兴起时,消费者纷纷点赞,因为它低价、便捷。有人甚至以为,从此人们买书都靠互联网,实体书店日渐萧条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然而近几年,情况有了新变化。网络购书的缺点开始显现。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把它概括为“畅销书集中度问题”。网络上,屏幕对图书的展示空间有限,为了经济

我做过一本书叫《蚁呓》。蚂蚁本来就是微不足道的小东西。这本书我在设计的时候就是纯白,封面有五只蚂蚁,没有文字。但用书的空间感演绎故事,比如蚂蚁在书的中缝之间打架。这么一本书打开以后,洁白的纸上只有一个小蚂蚁,你会感觉到,它多么让人怜惜,所有的文字都退出到左下角。这本书只有2000字,在国内刚上市的时候,网上曾经有一篇文章骂我,说朱赢椿,做书是要有良心的,一本书只有2000字,大部分是空白,这还叫书吗?但是我觉得这个书就应该是这样,它最适合这本书,大量的白能把这个故事表达出来。

冯小刚贺岁片《非诚勿扰》正在上映,他的同名小说就已在书店里上架销售了。记者近日走访了我市的几家大型书店发现,前来购买《非诚勿扰》的人并不多,大多数读者都是翻看一会儿就放下。与以往影视同名书籍的热销场面相比,今年的影视同名书籍在书市里显得尤为冷淡。记者在北大街一家书店看到,这里专门为《非诚勿扰》设立了展台。记者从展台上拿起一本书翻阅,只见书的封面印着冯小刚戴鸭舌帽的照片,并标有“冯小刚第一部原创小说”的字样。全书分成了好些个章节,每页的文字较少,看起来比较轻松。

其实,在北京的书店如北京图书大厦、王府井书店等地经常可以看到《四书集注》、《史记》、《饮水词笺校》、《资治通鉴》等繁体字书籍,涵盖中华书局、中国书店、商务印书馆、上海古籍出版社等出版社,一些大学出版社也会出版繁体字书籍,如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章太炎儒学论集》等。王府井书店等地还有港台版繁体字书籍出售。“国学热”的持续升温毫无疑问是带动近些年繁体字图书需求大增的重要原因。尽管越来越多的读者开始关注繁体字图书。

而上世纪90年代以降,阅读对象和阅读方式也趋于多元化,所谓“悦读”的概念横空出世,并在社会上流行开来。所谓“悦读”与苦读,如果只是读书人阅读时选择的两种方式和状态,倒也无可厚非。毕竟,无论是“悦读”还是苦读,都只是通过书籍获取精神养分的途径。如果两种阅读方式都能读懂一本书,获取同样多的知识,那么何不以愉悦代痛苦呢?然而事实却是,当下人们对“悦读”的推崇有过头的倾向。特别是一些商业炒作中,出版商和书商一味炒作,打着“悦读”的幌子宣传推广一些肤浅、轻佻的图书以牟利,特别是在一些解构、戏说历史的图书推广中,这种情形经常出现。

当当网根据工商局的告诫书认为,订单属于合同出现“重大误解”,应予以取消,不同意钱女士的诉讼请求。法院一并判决6起网购纠纷法院认为,“重大误解”是指行为人因对行为的性质、对方当事人、标的物的品种、质量、规格和数量等发生错误认识。当当网仅以经单方调查作出的《行政告诫书》来证明其出现标错价格的失误,显然是不充分的。另外,从电子商务促销的常态来看,也不能仅以成本来衡量低标价是否构成重大误解。为此,当当网应该向钱女士发送第三笔订单的书籍,同时赔偿钱女士的公证费。钱女士应按合同支付货款50元。据悉,法院一并判决了钱女士等6人,在此次促销活动中状告当当网的案件。

多年后,吕敬人向记者感叹道:“书籍设计师最基本的要素就是爱阅读。”除了培养阅读能力,吕敬人的父亲还时不时组织家里的五个儿子同自己一起去戏剧学校、剧院看京剧,并且送儿子们学画画、练书法。“小时候,我和哥哥们还有一项家庭作业,就是每人必须每天写一篇日记,可是我们常常偷懒,就在一周的最后一天补完所有的日记,但如果被父亲发现,我们一定会被他罚打手心。那个时候,我们不懂事,总觉得父亲太过严厉,长大后才明白他的用心良苦。

”龙南师范附属小学校长曹迅栋欣喜地说。学校都建有传统图书室,为什么还设法给孩子们引进“智能微图书馆”这一借阅管理系统呢?“如今无论是小学还是中学,传统图书室利用率都不高,一是因为书籍比较陈旧,更新或补充的速度跟不上,市面上走俏的书籍更是很难看到;二是因为图书室开馆时间不固定或时间短,借阅书籍程序繁琐,影响到学生借书和还书。”曹迅栋介绍说,“智能微图书馆”就很好地解决了这些“痛点”,打通了阅读服务的“最后一公里”,不仅能做到大数据外理分析书目推荐,以便定期更新保持图书受欢迎程度不减,而且随借随读随归还,为学生们建构起开放式阅读体验空间。曹迅栋还介绍说,更令人称道的是,家长可通过手机下载一款APP,便可如影随行地掌握孩子的阅读情况,并且在留言区可分享孩子的阅读心得。“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作为“书香校园”建设的一种有益创新尝试,“智能微图书馆”已成为龙南师范附属小学一道推进全民阅读的“文化风景线”,共享起学生自读、师生共读、亲子共读的美好时光,“阅读”正悄然变身为“悦读”。(完)。

田英章 歌兽 钧麟

上一篇: 菏泽市诚信联盟文化传播中心

下一篇: 湖南千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招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