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在书籍设计中的传播


 发布时间:2021-04-13 18:12:16

曾有人说,阅读的价值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出版的价值来决定的,或者说来主导的。事实上,尤其在当下,大众的阅读倾向更多地“主导”着出版的走向。“出版跟着市场走”已成为大多数出版社在激烈的同行“厮杀”中“胜出”的“王道”。大众如何看待实用书籍火爆的现象?调查中,72.7%的人认为“人们注重

所有的工程设计都要与周边环境和历史文化相协调。总之,不管是文学的、艺术的、科技的、思想的、生活的……只要是好书,就开卷有益;只有博览群书,才能使我们承接文化传统,弘扬科学精神。同时,读书不能搞实用主义,不能每读一本书都要有实用的目的,而应使它成为引导我们思考的路标,认识世界的催化剂。读书不能期望立竿见影,也不一定非要找到答案,急功近利地去直接找答案是一种书呆子的行为。我以为书只是一片肥沃的土壤,给我们提供了思想成长的环境和基础,还需要通过自己的耕耘、播种和浇灌才能有所收获。“鸟欲高飞先振翅,人求上进先读书”。在今天和明天的社会中,学习已经越来越成为一个终身的行为。在学校教育分系分科的情况下,只有书是面向所有的人,非本专业的人所学到的知识越来越依赖于读书。苏东坡曾言“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为了使我们的每一天都能在快乐中进步,多读书吧!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长 徐匡迪。

古代的书也是件艺术品和马歇尔·韦伯不同,故宫博物院古籍研究馆员翁连溪关注的是古代的书籍。在他看来,仅从清代内府的古籍来讲,其艺术性也不可忽视。研讨会上,翁连溪还着重介绍了清代内府古籍的装帧形式。这其中有卷轴、经折装、推蓬装、梵夹装、蝴蝶装、包背装、线装、毛订本、棋盘装、龙麟装等等。翁连溪觉得,这些古籍并不比当下艺术家们做的那些手制书刻板。相反,他认为,很多当代艺术家的尝试其实古代早已出现过。而对于当代手制书的发展,他表示,当代手制书毕竟与古籍不同,但也应该“在传承传统文化内涵的基础上,加入新的理念,进行创新”。

“我一直在强调做美编不要重复,当你通过一个版式取得成功之后,总是会或多或少想要沿袭这种方式,可是如果总是同一个调子、同一个手法,自己都会觉得食之无味,更何况读者呢?”如何保持创作的新鲜感与灵敏度呢?刘运来有一套自己的流程与体系:从书里找感觉,从生活里寻鲜活,一本书最初的美编概念也就明晰了。“其实只要爱这一行,做进去了,设计时就不会干涩枯竭,我在家吃饭、看电视,我在上班的路上看到大叔大妈,都会激起我很多创作灵感。

1934年,在关东军司令部中将参谋吉冈安直以及溥仪的老师罗振玉的安排下,他们将溥仪存放在天津的宝物运抵长春,并储藏在伪满皇宫一座被称为“小白楼”的建筑里。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伪满皇宫无人看守,在长达4个月的时间里,长春基本处于无政府状态。因此很多当地居民直接冲进伪皇宫哄抢,盗走了部分珍贵的文物。1946年1月,国民党在长春的专员张嘉璈,命令接收人员从残存的小白楼藏品中“精中选精”,选出有“天禄琳琅”印玺的书籍13箱,共计92部,1449册运到沈阳故宫存放。

胡可夫打趣道:“搬家的时候,只有书不能扔。”1975年,胡可夫去贵州航天企业工作。从上海带去的近百本藏书,陪伴他度过最初的枯燥生活。一到休息天,胡可夫就到7公里外的小镇书店淘书。“书店破落陈旧,几块开裂的门板感觉随时有折断的可能。屋内昏暗潮湿,透出书本特有的油墨味。”这是胡可夫对这个小书店的一段回忆。上世纪90年代末,胡可夫夫妇作为人才引进回到上海,电器和家具等一概未带,却带回一个装有几千册书的大箱子。退休后网上淘书藏书在去年9月底举行的江湾镇街道各界人士藏书展览上,胡可夫拿出一套木刻板《古文观止》 进行展示,“我收藏的是1908年版。

刘令姿 苏埠镇 歌兽

上一篇: 冯骥才首招非遗博士 要求具有责任感和文化情怀

下一篇: 冯骥才文学作品四十年“1977—2017”版本展在津启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9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