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书”走俏书展:有声书、填色书销售聚人气


 发布时间:2020-12-04 19:59:42

针对这样的现象,廖伟棠的看法却很轻松、淡然,他说:“此种现象的原因是由于两地的阅读口味和文化取向不同造成的。像柴静、韩寒这样的公共议题作家在香港并不算激进和敏感,而郭敬明这种二流时尚作家在香港更是显得山寨和老土。莫言比较宏大和高亢,不适合低调的香港读者细品。”虽然,对于内地策展人

为吸引读者参与,今年台北书展还将举办活动丰富的广场活动,包括知名作家演讲及新书发布等。其中有韩国青年作家朴范信与出版人初安民、日本作家石田衣良与主持人米果、日本作家辻村深月与台湾女作家黄丽群的对谈等。畅销作家休·豪伊将于2月8日在书展上发表新书《尘土记》,畅谈他以一人之力和美国六大出版集团周旋、彻底改变美国出版生态的历程。蝉联西班牙书市长达三年销售冠军的《时间裁缝师》作者玛丽亚·杜埃尼亚斯,也将在2月8日亮相,与台湾著名作家张大春对谈“最精彩的历史课都在小说里”。记者 陈美寿 文/图。

本届书展“年度作家”陈冠中的三场研讨会座无虚席,人流一直排队到讲场门口。连内地实力女作家王安忆也捧着他的小说静静坐在观众席内。而“人间净土——走进敦煌莫高窟”3D展览,需要一再加场。虽然今年莫言没有亲临现场,书展还是为他设有专区,并邀请岭南大学中文系主任许子东主持《莫言为什么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讲座。台湾知名诗人席慕蓉也带来讲座《原乡与我的创作》。席慕蓉早年曾随父母到香港生活,她认为“香港虽然表面上看很商业化,但是它里面的文化很深很复杂,是一本很难懂的书。

早在1956年10月,我们旗下的国图公司就首次参加了第8届法兰克福图书博览会,这也是中国第一个参加法兰克福书展的中国出版机构。此后断断续续多次参展,直到1981年,经有关方面批准,由国图公司牵头组织中国多家出版发行单位共17人,以中国代表团名义参加了第33届法兰克福书展。此后,我们每年都来参展从未间断,这次已经是第31次了。中国网:请您介绍一下此次中国国际出版集团参展的情况?郭:我集团是我国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专业对外出版传媒机构。

书展上,孩子们席地而坐,认真阅读。蒋迪雯 摄图画书,几乎是所有人孩提时代最早的阅读回忆。今天,还有多少人钟情于绘本图书?仅昨天一天,上海书展各种绘本的签售活动就达十多项。这个由线条、色彩与形象构成的阅读世界,依旧是每个年龄层读者的最爱之一。青少年钟情引进绘本  在“引进外文图书”区域,成排的台湾漫画、日本漫画架前拥满了青少年。对面的蒲蒲兰绘本馆,书架上的图书封面大都带着“译”字。“绘本这个概念,是近年从欧美、日本引进的。

但如今,这种状况已经被彻底改变。九夜茴的作品还未问世就已被数家影视公司“觊觎”,开出千万元的价格;曹可凡的《蠡园惊梦》仅出版8个多月就已经开始筹备电视剧的拍摄。仙侠人气作家十四郎的《琉璃美人煞》刚刚问世,其影视版权就已经被《古剑奇谭》制片方买下,而收视率极高的《花千骨》,再度掀起仙侠类小说的搜索热潮。此前《仙剑奇侠传》、《古剑奇谭》这两部仙侠作品,在被拍成影视剧后都被改编为网页游戏。IP的加速度转化,也使得影视作品开始反哺文学作品。

一年一度上海书展开幕,500多家出版社带来约15万种图书,图书品种之丰,超出人们的想象。然而,图书并非书展的唯一主角。在主办方看来,那些活跃于场内外的各种读书活动,致力于品质阅读的各类图书榜单,更应成为今天书展的焦点。我们经历过图书严重匮乏的年代。曾经,因为缺少书源,“抄书”成为一代人痛并快乐着的阅读记忆。今天,面对如潮水般包围着的各类图书信息,人们似乎很难获得那样的阅读幸福——打动你的心灵,打开世界之窗,甚至带来不一样的人生。

我们的文学作品翻译出去的最大特点是过于随意,笔者在采访中发现,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不少懂汉语的外国学者仅仅依据自己的兴趣引进版权并进行翻译,比如麦家的《解密》最近在西方很火,起源竟然是因为一位很有影响力的汉学家在机场候机延误了,随手在机场书店拿起了这本书的中文版,看后觉得喜欢,才推介到国外。而在近一两年,如英国企鹅出版社等知名国外出版社,都在有计划、成系列地推出中国作家的作品。作家冯唐认为,中国文学在国外的弱势地位会逐渐改善,根本原因是经济的发展,让世界各国都或主动或被动地对中国的文化产生兴趣。

当然,拿类型文学和纯文学相比,确实也不是完全合理。反过来说,我国现在各地每年大大小小的书展都有不少,每次书展都会有不少国外作家光临,与中国读者见面,或与中国作家进行对谈。与纽约书展同样,这些在本国十分知名的作家甚至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中国大众中也鲜为人知,甚至是来参加活动与读者对话的作家们也往往只能自说自话。作家徐则臣作为文学杂志的编辑,读过大量的外国文学作品,但他仍然发现哪怕是自己,读过的拉美当代作家,也就那么四五个。

8月17日,一场火爆的签售在上海书展上演。“永远行动中的思想者”王唯铭与青年摄影施培琦在1个小时内,签售出620余本他们的新作《与邬达克同时代》。该书也成为当日书展最热门的纪实类作品之一。青年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定于当天上午12点开始的这场签售,在11点多便迎来大批渴望获得签名的读者。很多人一买就是10本、20本《与邬达克同时代》。上海人民出版社准备的首批数百本新书很快被一抢而空,再次加货,再次很快售罄。一位与王唯铭素昧平生的男读者,在买了20本新书之后,当即表态将再购买200本书,以作旗下公司员工的必读之书。在探访中,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很多读者都准备将《与邬达克同时代》当作礼品赠送友人。一位读者告诉记者,《与邬达克同时代》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它不仅仅是一本关于一位建筑师、几栋建筑的图书,它向人展示了20世纪上半叶这座城市的辽阔的时代。而作者磅礴的文字,和绝妙的叙事技巧,又让这本书成为关于那个时代的“好读的教科书”。

园位 禾春正 豪洋

上一篇: 基层员工参与企业文化建设

下一篇: 文化振兴加强基层文化建设工作总结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2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