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国际书展开幕 三百种中国图书参展


 发布时间:2020-12-05 01:13:05

《路灯》从2011年创刊至今已经4年,按照“女性”、“80后”、“诗歌”、“科幻”等不同主题一期一期将中国当代文学的作品介绍出去。《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施战军认为,现在是中国文学走出去的好时候。梳理中国文学的参照系,中国作家一直在自觉地关注国外文学,这种对话从鲁迅、梁启超那一代就开

记者在摩洛哥主宾国展台看到,由摩洛哥档案馆、摩洛哥国家旅游办公室、摩洛哥国家图书馆等13家文化出版单位提供了800余种参展图书。书展期间,摩洛哥还将在BIBF公共活动区举办多场文化交流活动,活动主题包括“一带一路”倡议下的摩中关系、翻译之路、现代摩洛哥文学等。由国家新闻出版署主办的改革开放40周年精品出版物展同日展出。展览面积800平方米,通过近5000种展品浓墨重彩展现改革开放40周年的辉煌成就,集中展示出版业改革发展40年历程和成就。

纸质书籍功能正在改变  “其实现在许多书都能在网络中看到,所以我一般不会买纸质书籍,要买的话,一定会选购一些有收藏价值、制作精美的图书。”刚买完《香蕉哲学》的读者郑磊告诉记者。“《空度》的灵感来源于作者一次在河岸边静坐的经历。靠着颜色的转变来表现一天的晨昏变化。与传统图书‘卖’故事与文字不同,《空度》主要是输出一种感受与氛围。之所以选择传统的纸质出版物,正是因为其相较于喧嚣的网络媒介更能传递出作者想要表现的宁静与禅思。”郁琳告诉记者。的确,在网络的不断冲击下,纸质书籍的功能也正在渐渐地改变着。别具一格的装帧所造就的收藏价值以及视觉享受,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记者 张祯希)。

世界上最大的图书盛会法兰克福书展总裁于尔根·布斯昨日来到香港书展,在亚洲出版研讨会上畅谈全球出版行业与媒介的关联。记者利用午餐时间,对布斯作了专访。布斯对今年10月中国将首次担任法兰克福书展主宾国、中华文化“走出去”等谈了他的看法。布斯强调,“将来的世界是知识产权的世界”这一观点毫无争议。他很赞赏中国加大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但是,在提到中国传统出版业走出国门的难度时,布斯表示:“我非常欢迎中国的作者和西方出版界进行交流,但将汉语翻译成不同语言,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

中新社伦敦4月19日电 (记者 应妮 魏群)在刚刚闭幕的伦敦书展上,不是功夫、中药、烹饪等中国传统文化唱独角戏,以一批反映当代中国以及中共执政理念为代表的“红色”书籍首次集中亮相,体现了世界希望了解当代中国的渴望。由红旗出版社推出的《关注中国——41位驻华官员谈中国共产党》呈现了41位国际组织驻华官员与外国驻华使节眼中的中国与中国共产党。他们以其新鲜而独特的视角,广泛的话题和客观的观点回答了本书的核心问题——如何看待中国共产党的90年历程,如何看待这个世界最大执政党的执政方略。

2013年香港书展昨天揭幕。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莫言的作品虽在香港深受礼遇,但热度正在消减,作品给香港读者的那份“距离感”被认为是他归于平静的重要原因。同时,香港书展的一些新举措也值得内地书展借鉴。今年香港书展热情地邀请莫言,由于种种原因莫言未能成行。但组委会还是在书展挑了块显眼的位置,设立了莫言文学陈列专区。昨天还请来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主任许子东来讲《莫言为什么获诺贝尔文学奖》。莫言在香港书展获得了空前礼遇。但莫言作品的热度在香港正在褪去。

最终入选的书单前10名为《青春》(韩寒著)、《百年孤独》(加西亚·马尔克斯著)、《春宴》(安妮宝贝著)、《这些人,那些事》(吴念真著)、《史蒂夫·乔布斯传》(沃尔特著)、《城邦暴力团》(张大春著)、《古炉》(贾平凹著)、《刀尖》(麦家著)、《蒋勋的卢浮宫》(蒋勋著)、《爸爸爱喜禾》(蔡春猪著)。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布的书单则是以图书销售册数为依据,其数据截止到2012年1月1日,观测系统覆盖了全国3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不含西藏自治区、港澳台地区)876个县及以上级别城市共计2028家书店门市,全年总监控码洋达到92.7亿,实实在在的“市场书单”。

其中,购买文学丛书的参观者比率,较去年增长了5个百分点。今年书展现场设立了许多电子书等电子阅读展台,在电子书的冲击下,纸质书的销售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调查发现,通过电子书店购买印刷书籍的比率,比往年显著上升8个百分点至25%,但仍然有95%的受访者表示,会在书店买书。差不多所有受访者过去一年购买的印刷书籍平均消费达1839港元。35%的受访者表示,过去一年曾购买电子书,比率较去年上升19%,购买电子书的平均消费为478港元。

上海书展坐在楼梯上看书的孩子们。上海每年大大小小的展览多如牛毛,如果要说能吸引老少妇孺集体出动的第一展,怕是非属上海书展不可。每年的八月,上海就有毒辣的太阳、剽悍的台风和温柔的书展,年年如斯,已经成为上海的一种习惯。今年是上海书展创办的第十年,从8月14日到20日,今年上海书展在内地书展首创了开全七天日夜场的先河。文、图/记者周裕妩最初只是局于一隅的图书订货会上海书展就像是一场约会,是读者的,也是整个文化圈的,每年的这个时候,大家都会心有灵犀地奔赴这里。

我用我少得可怜的英文阅读能力看懂了,这是美国式的“签名送书”。我挑了一个稍短些的队伍,也排了上去,虽然并不知道这个作家是谁,知名度有多高,送的什么书。这是位女士,应该是花甲之年了吧,瘦瘦的,头发花白,看上去很和善。轮到我了,我费尽脑汁拼凑了几句,结结巴巴开腔了:“Ican't speak English.My English is verypoor。”(我不能读英文,我的英语非常差劲。)说完,赶紧看着她,发现她笑了,这说明我的英语她能听懂。

亨兴 赤子 锡五

上一篇: 性别文化研究的角度谈青蛇

下一篇: 性别化的人生:传播_性别与文化(第6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