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人大代表:让文化寂寞远离基层群众


 发布时间:2021-01-21 16:17:55

当时形势大好的又一个标志是,农民运动如火如荼。但在对时局的估计和对待农民运动的态度以及如何与国民党相处等方面,中共中央高层间出现了严重的分歧,瞿秋白与陈独秀和彭述之等人的观点相悖,争论异常激烈。瞿秋白这时因肺病日趋严重,在党组织的催促和安排下,住进了医院的单人病房。谁知他一到医院

只有完成这样一个“向外转”的过程,我们的文学才有可能打动人们的心灵,赢得人们的尊重,从而获得长久的生命力。早在20世纪30年代,著名批评家常风先生就曾批评过那种局限于作家自己的“经验”的文学问题:“一个作家应先求脱出自己的那个狭小的笼——这在一般人简直是个涸泉,能从这里面找得生命的,能在追索自己心灵的幽隐深邃的实在太少。他应该到广大的世界里去求一个比较个人更重大的存在,这对于他将永远是一条大路。新文学运动以来许多的作家,曾经烜赫一时的,现在写不出东西都变做默默无闻了,或是即使有作品而为读者冷漠的接待,这也未尝不是因为过于重视自己的缘故。”为什么时间过去了几十年,我们的文学依然没有脱出“那个狭小的笼”?要等到什么时候我们的文学才能完成这个“向外转”的过程?才能像伟大的俄罗斯文学那样成为中国人民的“良心”?才能让自己时代的文学成为在“沉重环境中帮助”中国人民的“道德力量”?文/李  悦。

燕青找来了刚从齐鲁音乐学院毕业几个月的贝斯手刘勇。蒋立炜拉来了铁哥们儿秦献社。出走的魏凡,也回来了。老宝大学毕业,重新归队。2012年年底,第四届“河南青年文化新人”颁奖典礼上,同台领奖的黄涛和蒋立炜第一次碰上了。一波三折|主唱魏凡的三次出走与三度回归理想丰满,现实骨感。这种矛盾与纠结,在主唱魏凡身上,呈现得淋漓尽致。作为“创队元老”之一,魏凡是“门里出身”,嗓音好,爱钻研,纯粹而热烈地爱着原创音乐。他的妈妈唱大平调,在浚县颇有名。

作家陈忠实:“记忆最深的东西都在农村”著名作家陈忠实那次应邀来山东淄川出席蒲松龄短篇小说奖颁奖会及笔会,笔者和淄川区委宣传部的同志到济南机场迎接。当陈忠实一进入我们的视线,我们立刻就认出了他。那张中国农民标志性的脸膛,皱纹如一沟一壑,写尽了农民的生活沧桑。无怪乎有人曾这样评价,“看到陈忠实就会想到罗中立那幅著名油画《父亲》”。一接触,果然就发现陈忠实处处流露着对农村、对农民的热爱和关注。“生命中最好的岁月留在农村了”身为全国作协副主席的陈忠实,是国内最具盛誉的作家之一,生命中自然有诸多可圈可点的光彩处。

莫伸写《一号文件》是一个人独立独行地去写,他在奔走和采访中完成对中国农民和中国现实的思考。《一号文件》中的文字,是有情感的,燃烧着血液,让人们看到耀眼光芒。这部作品可以说是中央“一号文件”的延伸,也是对中央“一号文件”的印证。千百年来,中国农民一直无法走出那块土地,今天终于开始了迈向城市的征程,却又发现自己的家园发生了变化:农田荒芜了,子女没人管了,老人孤独了。在这种情况下,引领中国农村建设方向的“一号文件”有太多的东西值得思考。从这个意义上出发,且不要说他下了那么大的力气,也不说他把中国的“三农”问题写得多么深透,仅仅是作家的创作方向,他的兴趣和关注所在,他的这种责任和担当,就值得提倡与赞赏,更值得学习。何建明(作者为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

丁玲在回忆中说:“瞿秋白给我们上课,讲的面很宽,既讲希腊、罗马,讲文艺复兴,也讲唐宋元明;不但讲死人,也讲活人。瞿秋白是最好的教员。”1924年1月24日,中国国民党在广州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瞿秋白参与修改了主要有孙中山提出的“联苏、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为核心内容的大会宣言。1925年1月,在中共中央于上海召开的第四次代表大会上,瞿秋白作了长篇发言。他明确提出并阐述了无产阶级领导权的问题。会后他与陈独秀、蔡和森、张国焘、彭述之等组成了中央局,领导全党工作。

中新网保定10月24日电(吕子豪 赵大鹏 梁浩然)24日,在河北省满城县岭西村农民企业家赵占发自建的“乡渺历史博物馆”内,来自十里八乡的村民正兴致勃勃地观赏由110盘形态各异、色彩斑斓的玛瑙石构成的“玛瑙奇石宴”。赵占发1952年出生在满城县西部山区岭西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因生活困难,他卖过苦力、做过小买卖。1992年,赵占发去往天津打工,并以山里汉子特有的淳朴善良和吃苦耐劳得到房地产老板的赏识和工友们的信任,成为一个“小包工头”。

淳玉惠 阿克苏 麻高昌

上一篇: 文化新大街北站到百荣怎么走

下一篇: 曲江创客大街文化创意产业园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0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