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学院开设新公号 多元化文章打开“德语世界”


 发布时间:2021-04-14 01:27:36

2013年歌德学院(中国)庆典日前在北京798时态空间举行,庆祝歌德学院在中国成立25周年,也以此揭幕“德中语言年”系列活动。中国作家刘震云、毕飞宇等均到场庆贺,与德国作家一同讨论由萨特提出的重要问题:文学能做什么?在作家对话中,来自中国的作家毕飞宇谈到写作对历史的反思,他说,“

【先锋语录】政府出经费,但却不控制歌德学院的工作内容,因为德国人深信公民社会的理念。歌德学院在历史上也曾经将一些工作交给外面做,但经验证明,这样并不成功。全球化带来的并不是西方文化遍布全球,而恰恰相反,各个地区、各个民族自己的文化都得到了发展。《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陈雪莲发自北京歌德学院中国分院的新任院长彼得·安德思是一位蓝眼睛的大高个,超过一米九的个头,在人群里分外显眼。这位德国文化新使节虽然到中国工作不到半年,但他为世界范围内的歌德学院已经工作了21年,从德国慕尼黑、喀麦隆、巴西萨尔瓦多港、保加利亚到南非约翰内斯堡,文艺科班出身、工作经验丰富的他均表现出色。

著名的文学批评家和翻译家乔治·斯坦纳在他那本名著《托尔斯泰或陀思妥耶夫斯基》中提到说,文学批评应该出自对文学的回报之情,诗歌或者小说作品以明显而神秘的方式激发我们的想象。当我们把曼从一个作家的身份置换成写出《歌德作为作家的生涯》、《歌德与托尔斯泰:人文论题未定稿》以及《多难而伟大的瓦格纳》的评论家后,我们发现了一种文学批评的生命力是如此旺盛。它完全可以脱离作品的附庸,单独成为一种生命的存在。托马斯·曼的“朝圣”已经没有批评家像曼这样写作批评文章了。

阿克曼第一次把伊门多夫的画展开到了中国,伊门多夫在德国已经属于很前卫的画家,在中国艺术界更显前卫。当时举办画展的画廊工作人员都说,实在看不惯这些画,然而这个画展在美术院系学生中有非常好的反响。“试试是件愉快的事。”阿克曼眨巴眨巴眼睛,调皮地对记者说。当然,这些尝试也有失败的时候,1994年,他想把在德国享有盛誉的画家昆特·约克创作的表现文化冲突复杂性的《致北京的信》引进中国,引起一次中德文化的“心灵触碰”。可阿克曼跑细了腿,也没有一家官方展览馆敢接受这样的“先锋艺术”,最后,只有一个破庙改造成的展厅勉强接受,画家来北京的机票都订好了,可展出的前几天,阿克曼却接到了“封杀令”。

6月8日,张振宇向拍卖公司汇了最后一笔尾款,并领走了这幅画。当时,他为了这幅画共支付了4394.8万元。7月1日,歌德向石丹出具了《要求尽快领取出售受益的函》。至此,一幅名画,卖出了4000多万元的高价,所属权却成了一团乱麻,各说各的理。2013年1月25日,朝阳法院判决支持石丹的诉讼请求。当年8月19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二审判决,维持原判。9月4日,石丹向朝阳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歌德拍卖及张振宇向其返还画作。

名著的意义昭然若揭,是炫耀的形式,是批评的参照,是想象的误读,是理直气壮的认知。文学史上有众多作品只剩下名字可以提及,真正读过的寥寥无几。在曼的这两本首次翻译出版的《多难而伟大的十九世纪》和《歌德与托尔斯泰》评论集中,书中提及的这几位文学史上鼎鼎大名的人物,无论是歌德还是尼采,无论是托尔斯泰还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我们习惯性地会截取某些名言充当他们存在我们生活的证明,但是却从未想过仔细而完整地阅读他们的著作。

很显然,曼是以作家的身份向他的前辈致敬,他在一战期间写下的《一个不问政治者的看法》中提到尼采、叔本华和瓦格纳是对其影响最大的“三星座”,而歌德是他所有著作的核心。他从瓦格纳身上体会到什么是艺术,他拥有的第一套藏书就是《尼采全集》,也正是从尼采这里,他开始走向了叔本华。至于歌德,他看作是德意志文化的最高存在。他在歌德身上学到了两点:他用歌德生活和写作中的主题把自己的作品武装了起来,而且不断地在作品中出现歌德的声音,就仿佛他所有的作品都是为了回应那个遥远的声音,他总是在作品中说“我很乐意让歌德出场”;另外一点,在歌德的引导下,他终于摆脱了尼采、叔本华和瓦格纳的束缚,赋予艺术更高的地位,“艺术家的严肃,这种游戏的严肃,是人类思想高尚最纯洁、最感人的表现形式”。

当然,这种分裂我们解读为是文学的力量,也可以理解为文学是一种伪装,是一种想象力的欺骗。但这个过程中,唯有阅读的感觉不变,我至今还记得早年阅读《魔山》和《布登布洛克一家》时的那种感觉,仿佛着了魔一样,你进入了另外一个多层多变的世界,与我读到的大部分现代作品不同——实话说,在这样的巨著面前,所有的现代作品都变成了可笑的小儿科。文学的面目第一次以整个世界的形式向我展开。十四岁的桑塔格发现《魔山》时的那种狂喜,如果说其他作品读一遍就够了,“《魔山》可是要读上一辈子的呀”!可是我想问,有多少人真正读过曼的《魔山》与《布登布洛克一家》呢?正如前不久英国泰晤士报做的那个调查,不要说普通读者,就是那些专业的批评家,也都默默承认,他们虽然经常把这些名著挂在嘴边,但是并没有真正读过。

1767年后,称为影戏,最初仅在沙龙中表演,但不久就成为通俗的娱乐。18世纪德国的天才诗人约翰·沃尔夫冈·歌德,对中国皮影戏在欧洲的流传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歌德于1749年出生在莱茵河畔的法兰克福,父亲曾任帝国的皇家顾问,家境丰裕。法兰克福作为当时的文化中心,人口稠密、商业繁荣。歌德4岁时,祖母就在圣诞节的前夜演皮影戏给他们娱乐。“她提起皮子做的影戏人子上场后,变幻成了一出一出的悲剧,引起我们幼稚的创想,尤其是我对此项戏剧的观感,一生受用无穷尽。

中新网沈阳8月15日电 (记者 沈殿成)东北首家24小时书店,中国第一家以德国著名思想家、作家歌德命名的书店—歌德书店,15日在辽宁省沈阳市正式开业。歌德书店坐落于沈阳市和平区著名的“欧风街”上,一座有近百年历史的欧洲风格建筑内。歌德书店共500平米,装饰以哥特式和新古典主义风格为基调。书店集“阅读、创意、时尚、艺术”于一体,精选售卖人文社科图书、德法英文原版图书、黑胶唱片、文创产品、欧洲礼品等,并将定期开展文艺展演、阅读分享等文化活动,同时提供咖啡西餐、vip阅读等服务。

荣冠 马洲 麻家

上一篇: 北京一个星球文化传媒公司

下一篇: 文化遗存保护项目包括哪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