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长史诗《格萨尔王》藏文精选本编撰完成


 发布时间:2021-05-16 11:48:05

”-写书时,唯恐对不住自己受益过的书1959年,阿来出生于川西北一个小村落,母亲回民,父亲藏民,村里只有十几户人家。年少时,他第一次窥见山外有个世界,还是因为一支地质探测队的进驻。16岁的他念完初中,选择外出务工。后因爱看书,“荣升”为拖拉机手。1977年高考恢复,他连夜开着拖拉

多次出席法兰克福国际书展活动阿来:向本民族文化致敬作为出席2009年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中国主宾国作家团的重要成员之一,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于10月12日抵达德国,他的日程也是本次书展中安排得很满的一位。除向海外读者推荐自己的作品《格萨尔王》、《遥远的温泉》外,他还将就如何保持民族文化发表主题演讲。10月14日,在中德文学论坛上,有着藏族身份的阿来将就全球化趋势下如何保持民族文化这一主题发表演讲,题目为《没有一种固定不变的民族文化》。

阿来讨厌“作家采风”的提法,因为它给人浅尝辄止之感。在康巴特别是康北地区的田野调查,以及对降边嘉措、诺布旺丹等藏学家和康北格萨尔民间学者的请教,为他的写作提供了重要帮助。微醉时,他会拿出几个月前花258元淘到的《康区藏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辑要》,让记者们猜书价。“和阿来一起游康藏”及随后赴拉萨参加格萨尔学术会议,都被阿来称为“还愿之旅”。法国藏学家石泰安的专著《格萨尔评注》、《西藏史诗与说唱艺人研究》,法国女探险家大卫·妮尔夫人的《岭·格萨尔超人的一生》,季羡林译《罗摩衍那》,降边嘉措专著《〈格萨尔〉初探》,以及四川社科院任新建研究员的《格萨尔王传》研究史专著,都成为阿来倚重的背景资料。

据介绍,本套《格萨尔王全集》在出版之前经历了十年之久的搜集整理过程,内容囊括了历史上的《格萨尔王》手抄本、伏藏本、木刻本、铅印本、内部资料本、新近在民间整理的说唱本以及近六十年来正式出版的各种版本。这些版本大多来自偏远的乡村牧场、寺院庙宇,能够汇总十分难能可贵。这部包含370部史诗、8000余万字的巨作成为迄今世界上最完整全面的《格萨尔王》藏文文库。牛麦青云表示,希望通过此次展览能够宣传甘孜州的文化资源,让独具魅力的康巴文化为更多人所了解。(完)。

功利地来讲,《格萨尔王》也许比《尘埃落定》国外获奖的几率会大一些。阿来:这个我不考虑。我也获过一些奖。人家给我奖,我也很高兴。但我不会揣摩别人需要什么东西,很多作家比我聪明,在写好小说的同时,还能揣摩这个东西。我觉得我是一个笨蛋,能写好小说,已经用了九牛二虎之力了。南都周刊:那还是让别人揣摩你比较好。阿来:呵,我也没想让别人揣摩自己。我放弃了很多事情来写作,我觉得在中国这么复杂的人际关系当中,写作相对来说还是简单的事情。

”十多年前,阿来开始搜集关于《格萨尔王传》的资料,阅读了大量有关格萨尔王的文献。近年来为创作《格萨尔王》,阿来更是穿梭于甘孜、德格、石渠、道孚、色达等康北八县,进行了大量的田野访谈,对很多关于格萨尔王的著作和资料进行研究,并与降边嘉措等学者一起进行考察,遍访演唱《格萨尔王传》的艺人,搜罗了大量的奇人奇事。在这个过程中,阿来还阅读了上百本有关藏地文化的图书,并熟读《圣经》《古兰经》等书籍。从《格萨尔王》素朴简洁的语言中我们不难看出这些宗教典籍对阿来的影响。

关于国外发现格萨尔故事的过程,四川社科院研究员任新建先生的文章给了我们更详尽的说明。1886年,俄国人帕拉莱斯在蒙古旅行时,发现了这部史诗的蒙文本,后来在圣彼得堡出版的译本就是这个人搜集来的。直到1909年,法国传教士在拉达克(今属印巴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搜集到两本藏文本,翻译后在英属印度出版。1931年,法国女探险家大卫·妮尔夫人从四川方向进入西藏,就在林葱土司家中借阅了土司家珍藏的《格萨尔王传》手抄本,在接下来的行程中,又在今天的青海玉树地区记录到一个说唱艺人的唱词。

”也曾怀疑过自己制作能力的谢格太没有就此放弃,“后来成功的时候终于明白,做格萨尔面具不但靠技术,而且更靠融入故事中,才能还原出格萨尔大王的英武面相。”据了解,制作格萨尔面具原材料主选当地纯净细腻黏土,经手工捣碎成末、晾晒、方能调泥。虽然现在市面上有很多粉碎机,但谢格太仍然使用传统的方式筛取泥料。“在倒入模具前先要念经祈福,等泥胚成型后贴上纸和布,干了就能翻出来上色,不过上色时最难画的就是眼睛。”谢格太说,“先辈们流传下的技艺和秘方,不敢乱来”。

该部著述由青海师范大学教授李措毛及课题组成员撰写,运用舞蹈学、音乐学、人体解刨学、心理学等多学科理论和方法,对藏族《格萨尔》“口述”中的乐舞文化“歌”和“舞”进行系统研究,显示《格萨尔》活形态传播样式和人体动态语言在“史诗”中的自我完善方式。李措毛介绍,通过对《格萨尔》说唱艺人在乐舞中如何以“身”“口”相传其独特文化内涵研究,并结合藏文历史资料,以现代理念和研究方法,探索《格萨尔》史诗“口述”中,音乐舞蹈文化传承的规律。据了解,《格萨尔》史诗以“活态化”形式传承发展至今,艺人不仅靠口耳相传,还有神授、圆光、掘藏、顿悟、智态化等独有史诗传承类型,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受到海内外广泛关注。李措毛表示,书中附有大量的图片和文字,在记录艺人歌唱音乐和讲述舞蹈动态的同时,力图简明扼要,通俗易懂。(完)。

中新社西宁3月20日电 (罗云鹏)纪录片《圆光中的格萨尔文化》已于本月开拍,相关人士20日对中新社记者表示,该纪录片对挖掘、抢救、传承、保护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现实意义。据不完全统计,《格萨尔》史诗共有一百多万诗行、两千多万字,比《伊利亚特》、《奥德修记》、《摩诃婆罗多》、《罗摩衍那》、《吉尔伽美什》等世界五大史诗的总和还要长。中国2006年将其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于2009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车型 晓丛 宋元

上一篇: 荷兰藏家承认肉身佛像来自中国 不提所有权争议

下一篇: 社会性别气质的历史文化建构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9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