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萨尔史诗系列首个音乐剧本出炉


 发布时间:2021-05-16 10:13:51

不过随着泽仁曲珍到内地读书,后成为乡政府工作人员,阿尼的传人计划又落空了。寻找传人的事让阿尼越来越着急。直到今年德格县成立了《格萨尔》说唱培训班,阿尼认为这是一次发现传唱新人的好机会。“现在我对于接班人没有特殊的要求,不分男女,不分民族,只要人品好,对格萨尔的故事感兴趣,我都愿意

而这些研究者,他们还会在这个领域中长久地坚持。转引他们的研究成果,是我充实自己的方式,也是向他们的劳动与成就表达敬意的方式。降边嘉措先生还在他的文章中告诉我们:“这种对帽子的讲述,成了一种固定的程式,有专门的曲调,藏语叫‘厦协’。”“这种唱词本身就同史诗一样,想象丰富,比喻生动贴切,语言简练优美,可以单独演唱,是优秀的说唱文学。”阿来:藏族,小说家,现居成都。主要作品有诗集《棱磨河》,小说集《旧年的血迹》,长篇散文《大地的阶梯》,长篇小说《尘埃落定》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空山》获第七届华语文学传媒杰出贡献奖。新作《格萨尔王》为全球重述神话国际出版项目作品。

这首赞颂词的汉译者是刘立千先生,一位对于西藏学有深厚造诣的汉族学者。他说,这首诗前三句说文殊菩萨妙智无穷,如绽放的花朵层层无尽展开。这样智慧的花朵吸引我们犹如英俊少年牵引少女的心灵。刘立千先生指出:这是运用了藏族修辞学著作《诗镜论》上的形象修辞手法,用经过比喻的事物,再去比喻另一事物。就是比喻中套着比喻。这也说明,不同的文化所哺育的不同语言,总有着别种语言无法特别感受的特别表达,正是由于这些原因,多元文化的存在才使这个世界显得丰富多彩。(完)阿来:藏族,小说家,现居成都。主要作品有诗集《棱磨河》,小说集《旧年的血迹》,长篇散文《大地的阶梯》,长篇小说《尘埃落定》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空山》获第七届华语文学传媒杰出贡献奖。新作《格萨尔王》为全球重述神话国际出版项目作品。

再要问《巫言》写的是什么,就读读她这段话吧:“在只去不回的线性时间上,我一再被细节吸引而岔开,而逗留,每一次的岔开和逗留都是一个歧路花园,迷恋忘返。所以岔开复岔开,逗留再逗留。所以离题又离题,离题即主题。所以我繁衍出自己的时间,不断地离线,把时间变空间。这不就是巫术吗?对于使用文字(咒语)的书写者,这是技艺,也是本心。”《水在时间之下》方方 著对方方的信任是一贯的,尽管她现在称不上大红大紫。但她是那类令人放心的作家。

要尊重民间习俗,注重保护格萨尔赖依生存的文化语境,在本土文化和社会语境中,推进格萨尔文化的保护工作。格萨尔是以“活态化”的形式传承发展,艺人不仅仅是口耳相传,还有神授、圆光、掘藏、顿悟、智态化等,“这些传承类型均为格萨尔史诗所独有”,诺布说。许多人认为格萨尔史诗是一种英雄史诗,对此,长年致力于格萨尔保护与研究的诺布旺丹说,格萨尔史诗发展至今已经远远超出了英雄史诗的范畴,它已成为沐浴本土文化、知识、信仰的一种民间传统载体。

过去,学界认为,《格萨尔》史诗诞生在中国,而《格萨尔》研究始于国外。其实,这部史诗在引起国外学者注意之前,早就受到本土学者的关注。降边嘉措表示,史料记载:明崇祯三年(1630年),有人根据一个青海说书人的叙述,把部分《格萨尔》的内容译为蒙文版《英雄格斯尔可汗》,于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在北京出版。此后,外国学者才有机会接触到这一史诗。到19世纪末,外国人才开始注意到藏文本《格萨尔》。俄国学者帕拉斯和帕塔宁分别于1776年和1883年在《在俄国奇异的地方旅行》和《中国的唐古特——西藏地区、蒙古西北散记》两部著作中,把蒙古文和藏文版本的《格萨尔》介绍到欧洲,并出版俄文译本。

巷欠才让的另一个身份是青海省《格萨尔》史诗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他告诉中新社记者,为更深层次地把握中国藏族史诗《格萨尔》的文化内涵,改变“人亡艺绝”、“艺随人亡”的局面,以新的视角向世界介绍《格萨尔》传统文化,建立全面系统的《格萨尔》传承人数据库,可以为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提供必备而可靠的资料。诺布旺丹表示,在格萨尔文化中,作为传承人的艺人是最重要的要素,他们是格萨尔文化代际传承的主要实践者。(完)。

世界大国 雷星艺 中昌

上一篇: 北魏造像碑被盗案成功告破 多名嫌犯相继落网

下一篇: 优秀传统文化对志愿精神的影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