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完成近百名格萨尔史诗说唱艺人普查建档


 发布时间:2021-05-16 11:58:44

而这些研究者,他们还会在这个领域中长久地坚持。转引他们的研究成果,是我充实自己的方式,也是向他们的劳动与成就表达敬意的方式。降边嘉措先生还在他的文章中告诉我们:“这种对帽子的讲述,成了一种固定的程式,有专门的曲调,藏语叫‘厦协’。”“这种唱词本身就同史诗一样,想象丰富,比喻生动贴

长年累月的积累,尕尔考脑子里记下的《格萨尔》唱词难以计数。慢慢地,尕尔考唱出了名。老人说,他曾经参加过全国格萨尔说唱艺人的大会,拿了三等奖。这一切的一切,愈发地激励着老人将《格萨尔》唱给更多的人听。虽然年事已高,但每当老人唱起格萨尔的英雄事迹时,他永远精神百倍,神采奕奕。老人自豪地告诉我们:“一些人家结婚的时候,把我请去说唱格萨尔,我最长的时候说过两天,连续两天。”毕竟岁月不饶人,年龄的增长还是令老人有些力不从心。

西北民族大学副校长玉苏甫江说,该校的《格萨尔》研究立足于中国西部,除了藏族《格萨尔》,还挖掘西北、西南地区的蒙古族、土族、裕固族、撒拉族、普米族、白族、纳西族等民族传《格萨尔》,出版了多民族《格萨尔文库》,全面展示它的历史风貌,还进行了抢救土族、裕固族《格萨尔》搜集、整理、翻译、研究等工作。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院长钟进文表示,当前,中国《格萨尔》事业从资料的抢救整理、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到成果的出版以及对外学术交流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中新社西宁12月26日电 (记者 罗云鹏)“《格萨尔》传承至今,已超越英雄史诗范畴,这种既传统又现代的‘活态化’文化现象已遍及诸多领域,史诗的‘自我超越’使得格萨尔文化更‘活’”。26日,青海省格萨尔研究所所长黄智表示。卷帙浩繁的《格萨尔》史诗逾一百多万诗行、两千多万字,超过世界五大史诗字数之和,且内容仍处增长之中。2006年,中国官方将其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格萨(斯)尔史诗传统”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自2005年开始,中国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专门设立项目挖掘青年《格萨尔》说唱艺人。目前已在西藏那曲、昌都及青海果洛、玉树等地先后发现30多位青年《格萨尔》说唱艺人,其中有多位“90后”。《格萨尔》马背藏戏主要表演群体为藏传佛教僧人。青海省久治县阿绕寺才让华旦仁波切便是一名僧人团长,“我们也大胆地对服装和道具做了不脱离传统又符合现代审美的改进,演出时还通过音响来播放背景音乐来渲染紧张的气氛”。截至目前,首部格萨尔纪录片《圆光中的格萨尔文化》已杀青;纪录片《格萨尔的英雄草原》已于本月18日青海西宁开镜;长篇史诗评书《格萨尔王》汉语精华版已于本月11日在北京发布。玛域格萨尔网是中国首个格萨尔文化数据库网络平台,该网站创办人多杰坚措表示,互联网的新鲜血液注入《格萨尔》史诗研究之中,将使得格萨尔文化的影响力借着现代化的传播渠道发挥更加便捷高效的作用。天津师范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博士后王治国表示,口传文化、书写文化及数字文化是“活形态”史诗《格萨尔》传承中最为重要的三种形态,其多元化的传承形态也为其他民族口传文化“申遗”和走向产业化提供了生动注解。(完)。

“200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将《格萨尔》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我们把彩绘石刻、挤奶舞、牦牛舞、面具舞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同格萨尔史诗游牧文化元素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从老艺人的诉说、歌声及绚烂舞蹈中,追溯一个古老游牧民族的传说。”该剧编导旦正道儿吉说。据旦正道儿吉介绍,该剧分为序——历史的回声、第一场——诗海曙光、第二场——爱在草原、第三场——戎马剑光、尾声——尊胜欢歌五个篇章。甘孜州色达县藏剧团团长泽娜措表示,同以往在草原上演出的《格萨尔》相比,此次上演的《格萨尔》是该史诗精华的超浓缩版。此次演出还首次在全世界运用汉语演绎,为该部歌舞剧增添了不少创新元素。(完)。

据不完全统计,格萨尔共有一百多万诗行、两千多万字,比《伊利亚特》、《奥德修记》、《摩诃婆罗多》、《罗摩衍那》《吉尔伽美什》等世界五大史诗的总和还要长,2006年,中国将其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于2009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黄智从事格萨尔研究工作20年有余,他介绍,中国“格萨尔”抢救、保护工作始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80年代初成立专门的保护机构,20世纪初,中国《格萨尔艺人桑珠说唱本》的录音整理和编辑出版工程,创造了世界史诗领域个体艺人说唱史诗的最长记录,另外,西藏首个格萨尔王多媒体资源库现已建成并投入使用,目前来自西藏北部地区的5名说唱艺人的作品、唱腔等资料已完成入库工作。

中新网成都1月9日电(鄢银婵 李丹丹)记者9日从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获悉,素有“东方荷马史诗”之称的大型藏族史诗歌舞剧《格萨尔》将于2011年1月14日至18日在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金沙剧场上演,并首次全程使用汉语演绎,方便观众观看理解。《格萨尔》是流传在藏族民间的一部世界上最长的英雄史诗,被誉为“东方荷马史诗”,代表着藏族民间文学的最高成就。长久以来,《格萨尔》在我国西藏、甘肃、四川等藏区广为流传,并通过多种艺术形式向世界传播。

至此,在今治多县境域内的长江源头逐渐形成了以游牧文化为特点的嘎嘉洛文化。文扎说,嘎嘉洛文化最大亮点当属中国藏区流传广泛的格萨尔史诗,“过去很少有文字记载格萨尔,但神授艺人,因机缘巧合,不用学习就能不假思索的说唱,且说唱内容精彩异常,有的甚至用说唱《格萨尔》史诗的部分内容来代替佛事活动,治多县也是中国藏区神授艺人最为集中的地区。”嘎嘉洛家族生活的嘉洛草原作为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康巴拉伊(即在野外歌唱的曲子)的文化中心,与其他藏区拉伊最大区别,就是按照男女相识、相知、相恋到完婚或分手等情感线索,共分祭歌、颂歌、引歌、恋歌、吉祥祝福歌等十二卷,具有完整歌唱体系,颇具文化内涵。

前者直到现在还是口头传唱,后者却只存在文字中。南都周刊:作为藏族英雄的格萨尔王,在历史上是否确有其人?阿来:说有也可以,没有也可以。比如昆仑神话里的西王母,在史记里有个影子。通过不断地加工,这个形象不断地脱离现实生活,有了文学的生命。对喜欢这个神话的普通人来讲,有没有这个人并不重要。南都周刊:据说这次的《格萨尔王》是你“准备了半辈子”,并把它作为“最看重”的作品?阿来:这部作品我花的气力确实比较多。我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写作,跟同时代的作家来比,我非常低产。

宋元 文朱 天鸥

上一篇: 福建肉身佛文化为什么这么鼎盛

下一篇: 国家文物局确认肉身坐佛系福建失窃文物 将协助追索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5.29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