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河:《诗经》中有些诗篇很沉闷 完全可以不读


 发布时间:2020-10-25 12:41:40

日前,国内书媒记者和作家、学者共同推选了2009“烂书榜”,让人惊讶的是,曾引起广泛争议的《中国不高兴》、石康的《奋斗乌托邦》、余秋雨的《问学》、郎咸平的《谁在谋杀中国经济》都名列其中,郭敬明继《小时代》登上烂书榜后,又凭借《小时代2》再获提名……对“烂书”的评选,或因阅读趣味之

(见凌力散文集《蒹葭苍苍》,广州出版社2001年版,47页)凌力提出的这个问题,我还是头一次见到,甚感好奇。那么,作家凌力的发现是不是说明数千年前这首秦地民歌确实写的是夏季呢?我想问题的关键是对“蒹”和“葭”这两个词的诠释,是否都如凌力所说的那样。查阅了家藏的相关典籍,最后在《辞海》中查到“蒹葭”词条:蒹是没有长穗的芦苇;葭,初生的芦苇。这解释和凌力在散文里的表述是一致的。这么说,凌力的考察结论或许真就是正确的?这首流传千古的民谣可能真就是说的夏天?大概我们几千年来真就是误读了?按说,在这个众声喧腾的时代,就作家凌力的观察发现,她是完全可以宣扬一番的:人们几千年都读错了!但她只是写了一篇短文说明这样一种情况。

书中以《诗经》中160篇国风作品为底本,广泛涉及婚姻、家庭、恋爱、农耕、狩猎、战争、劳役等题材,内容丰富多彩,似多棱镜,如万花筒。在对话中,谈到《国风》,顾彬提到一个奇怪的现象,《诗经》有押韵,但是欧洲人到了公元后第9世纪,才能够押韵,他估计这跟宗教和祖先崇拜有关系。在德国,《孔子》、《老子》出版马上都卖光了,“现在在德国有市场,如果书有汉字的话,顾客他们会多买,原来我们没有这个传统,现在汉语在大学是一个学生拼命想学的语言,可以跟英语、法语、西班牙语比肩。”李山则指出,《诗经》是一部民族经典难道就是因为它记录了原始民歌吗?“有些时候我们的很多现代学者,喜欢用爱情观点去解释,喜欢把《诗经》贬得很低,说就是一个什么歌谣集子,但没那么简单。从江畔到燕山,从东到大海,西到陕甘,这样一个伟大的王国,人群智慧绝对不是简单的。”(记者 罗皓菱)。

流沙河:我倒觉得,一个字就是一个故事,有趣得很。比如,你姓顾,正体的顾字,上面有一只鸟。什么鸟?布谷鸟。每年到了特定的时节,它会“布谷布谷”地叫,催人耕种。底下是门户的户。这一个字就是一幅画啊:春天,有只布谷鸟来我家门口看我,多美。后来,“顾”被当作姓氏,右边就又多出了个人头,意思是一个人转头来看我。因此,“顾”有照看、照顾的引申义。解放周末:听您这么生动地解释,我也觉出文字的可爱来了,可见,学问不怕艰涩难懂,不怕枯燥无趣,而是看以何种方式阐释、传播它。

李山曾先后师从启功、聂石樵、夏传才等学者,在先秦两汉文学研究领域卓有成就。他的新作《风诗的情韵》以《诗经》中160篇国风作品为底本,广泛涉及婚姻、家庭、恋爱、农耕、狩猎、战争、劳役等题材,以浅白的语言、有趣的角度娓娓道来这部比《论语》更原生的国学经典。近日,本报记者邮件采访了李山先生,就《诗经》的影响、被误读的经典和国学热背后等问题,李山先生均一一解答。不朽的《诗经》一切古典诗歌的文化基因记者:您研究《诗经》近年,还曾3次为它作注解。

”“很多字在《诗经》年代并不表达现在的意思,有些词语也是后来才出现的。比如改写版《月亮之上》的‘美人兮相伴’,‘相伴’这个词就出现比较晚。再如把‘就是天堂’翻译为‘斯是阙堂’,估计作者认为‘阙’是‘皇宫’的意思,不过在《诗经》年代,‘阙’更多是通假‘缺’。再如‘河升波涨’,这样结构在当时是不会有的,《诗经》里甚至没有‘涨’字。”从事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的侯先生说,“诗经改写版”几乎每一句都有破绽,“翻译略显幼稚,很多地方都不是古诗句法,而且不押韵。

中新社石家庄2月8日电 (记者 李茜)享誉海内外的《诗经》研究大家、中国古典文学研究著名学者、诗人、河北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夏传才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2月7日下午在石家庄逝世,享年94岁。8日一早,微信、微博上便有人为夏传才先生“点上”蜡烛。不到9时,在夏传才生前居住的地方,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的老师们已摆上花圈和挽联。夏老先生家中已摆起灵堂,遗像两侧摆放着部分夏老生前的著作。不时有青年学子赶来吊唁。

品牌形象 俚酸 集贤

上一篇: 苏童谈写作:描写生活的小说未必呼应现实

下一篇: 步步惊心十三爷敏敏同人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