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诗经中酒文化的英译研究


 发布时间:2020-10-25 12:53:03

两位毛老师对《诗经》的解释,历代都认为是至高无上的权威,因此,他们的说法还是有很强的说服力的。他们就认为《关雎》讲的是“后妃之德”。后来给《诗经》作注解的孔颖达和朱熹对此都举手赞同,他们两个也同样是权威。这种说法未必正确,但是起码被大家接受两千多年,能被接受的说法,也算是具备有一

同时,诗与音乐舞蹈同步,本是古代歌诗曲舞同源诞生的艺术规律。这一点,在《史记·孔子世家》中也有说明:“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这些都是在证明,《诗经》与礼乐文化融为一体的原创面貌。说来有趣,由于对教化的审美品格持不同的观点,墨子在《非儒》中揶揄“弦歌鼓舞以聚徒”,还曾嘲笑过孔子哩!《诗经》对礼乐文化的宣扬,首先反映在对祭祀典仪的歌颂。《诗序》云:“颂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窈窕’二字与‘苗条’毫无关系。‘好逑’的‘好’念上声,不念去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并非男女之间的誓言,而是男人之间的约定!”……这些《诗经》当中的经典名句,可能又有新的解释。8月31日,著名诗人赵缺告诉记者,他将于10月推出一部名为《那些年我们读错的诗经》的新书,针对他认为翻译不正确的诗句,做出纠正。错误译本泛滥,自己执笔修正尽管《诗经》的译本众多,用字遣词都不尽相同,但基本上都以《诗经传》、《毛诗正义》等为范本,再延伸而来。

这些前辈们是怎样议论这首诗的,他们认为这首诗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都可以找到丰富的资料,因此我就不是凭空想象的。我是把他们的各种不同的解释、看法,集中起来,加以比较和甄别,然后再附和上我自己的看法。记者:您现在越活越睿智,难道就没有一些心里话想用诗歌来表达吗?流沙河:没有要用诗歌表达内心的欲望了。这是因为我年纪大了,头脑也冷静下来了。什么事情,我要知道的不是意义,而是详情。就像公安破案一样,要了解事情的每个细节。

学界认为,我国历史上有三次大规模吸收外来语言的时期。第一次是在汉唐时期张骞通西域后,我们今天说的葡萄、苜蓿、胭脂,大象、鸵鸟、胡椒都是外来词;晚清到五四运动时期,著名的“德先生”“赛先生”也来自于外来词;第三次是改革开放后,其中既有高尔夫(golf)、巴士(bus)之类音译词,也有把cartoon(卡通)译为动画片,laser(镭射)译成激光的意译词。所以樊星评价“汉语的所谓纯洁性根本就是想象”。不可否认,某些外语词和外来语“零翻译”的快速引入,会造成一些问题,但只需修正翻译方式(如音译、意译)即可,一味排斥、矫枉过正是逆潮流而动的。

这一点倒能证明追求者是个贵族,如果是个平民,大概直接跳到河里给姑娘捕鱼去了,哪有资格抱着昂贵的编钟开音乐会?这些场面描写和心理描写,尤其是看似单相思的心理,现代人很难将其与贵族男女的爱情联系起来。王子求婚,多容易的事,用得着这么费事地害单相思吗?我个人也持怀疑态度。不过,我们不妨从人性的角度来看,姬昌的婚姻不光是门第婚姻,而是他真的爱上太姒了,产生了真实的爱情心理,这种心理和门当户对没啥关系,贵族与平民皆有此心,《关雎》或许是截取了这一段心理做深入的描写。

注意啦,这里强调的还是美女的高大,似乎周朝对于美女的标准暗合了当今的女超模标准,小巧秀气型的不太时兴。庄姜当时婚嫁的场面也很高大上。四驾马车威风凛凛,陪嫁的姑娘们个个漂亮华贵,护送的小伙子个个帅气威武。卫国的山河因为美女的降临而格外精神,黄河兴奋得哗啦哗啦地奔流,“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河畔无边无际的雪白颀长的芦苇,也欣喜地舞蹈起伏。其实,不是今天的山河特别美,而是今天迎娶的媳妇太美。况且这位公主不只容貌和身材好,心灵也美好,看见卫国的君臣和百姓忙来忙去,她心疼地说:大伙各自回家歇着吧,不要累着你们的国君。

中新社石家庄8月4日电 (陈林 易卫华)中国诗经学会第十一届年会暨国际学术研讨会4日在河北师范大学举行。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及美国、韩国、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180余位专家学者出席活动。当日,海内外专家学者围绕《诗经》文本与学术史研究、《诗经》与中国古代文化跨界研究、世界汉学视野下的中国《诗经》学、改革开放30年《诗经》研究回顾与反思等热点和前沿问题展开热烈讨论,并展示最新研究成果。中国诗经学会会长、河北师范大学副校长王长华教授表示,中华文化自公元5世纪东传,17世纪西传,18世纪兴起世界汉学热,一直延续到20世纪。

解放周末:果然如书名所写,您做的是文字“侦探”工作。流沙河:取名《文字侦探》,一是因为我以前爱读侦探小说。二是我觉得研究古文字,就像福尔摩斯破案一样,充满新奇和假设:首先要假设案件发生的场景、过程、元凶是谁,然后找各种证据证实,有时候证据会纠正假设,就要不断调整思路,最后找到背后的元凶。三么,当然是想骗大家来买书。(笑)解放周末:您的作品《白鱼解字》,全书416页,听说是您用蝇头小楷一笔一画写出来的。流沙河:白鱼又名蠹鱼,蛀书虫也,这本书就是一个“书虫”解字的书。

宏堂 严格执法 伊和格尔

上一篇: 故宫官微发故宫初雪照 网友:瞬间想起步步惊心

下一篇: 作家苏童:我只不过是文学的一位忠实仆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