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植物研究对文化和审美


 发布时间:2020-10-31 23:28:13

房县研究者认为,从地理位置上分析,房县处于“二南”地域范围内。房县民歌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关关雎鸠》属《诗经·周南》,也是《诗经》的开篇之作。房县民歌手张口就来的《桃夭》、《鹊巢》等多是《诗经·周南》和《诗经·召南》的篇目。《关关雎鸠》为何能作为《诗经》的开篇之作?“召南”和“周南

”目前此说已被学界推翻。依据有三:一是《史记》所载“孔子删诗”是在自卫国返回鲁国之后,那时孔子已年近七十,而孔子早在青年时期已有《诗三百》的论述;二是《左传·襄公二十九年》记载,那时宫廷礼乐已能演奏完整的《诗经》,而其时孔子只有八岁;三是周代各诸侯国之间的邦交往来,往往赋《诗》言志。关于“采诗说”与“献诗说”,文献亦有相关记载。东汉史学家班固编撰的《汉书·食货志》载:“孟春之月,群聚者将散。行人振木铎,徇于路,以采诗,献之太师,比其音律,以闻于天子。

北京大学跨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乐黛云:《诗经》可以进行语内和语际翻译悠远的意境和优美的韵律成就了《诗经》。作为中国诗歌源头的《诗经》,是《五经》翻译成外文过程中最富有争议的,也是难度最大的;然而不翻译《诗经》,中国的文化经典就不能为全世界所享有,所欣赏。面对这样一个悖论,北京大学跨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乐黛云认为,《诗经》是可以翻译的,也正因为语内和语际的翻译,作为一种历史存在的诗歌能够超越时空而逐渐走向圆满。乐黛云认为,《五经》不是一个封闭的系统,在中国,学者们对《五经》的诠释有着非常深厚的传统,历代学者都在对经典进行着解释。

昨日,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李山与波恩大学汉学系教授顾彬,围绕《诗经》的来源、艺术和文学流变,在京师学堂进行了一次饶有趣味的对话。李山是启功先生的嫡传弟子,曾登上百家讲坛讲授“春秋五霸”和“战国七雄”。上月,他再次登上百家讲坛,讲授《诗经》这部中国诗歌文学的开山之作。与此同时,凝结他近30年研究心血的新书《风诗的情韵——李山讲〈诗经〉》也由东方出版同步推出。李山表示,希望带读者回到民族文化形成时的歌唱,通过了解这部比《论语》更原生的文化经典,继承中国文学流脉中可贵的文学传统。

李山对此观点表示肯定,他说:“一部真正的经典在不通时代都能起到作用。《诗经》正是这样一部经典的文化著作,在几千年建参与了民族精神的建构。”对比中西方传统文化的传承现状, 李山指出,中国读者不太敢碰艰深的东西;但在西方,哪怕是专题化著作,在群众中有读者,这是一种现代化的标志。“ 一直以来的国学热让读者到庙里没有见到真佛。”李山分析道,文学是一个民族的性灵,《诗经》正是中国人的精神家底,记录中华民族性格形成时期的一些情感表现,因此也是民族情感秩序的基础,对它的再发现堪称是一次与传统文化的再相逢。

”《诗经》中不仅产自河南的诗歌多,产自郑州的情诗也不少。洪国梁教授表示,在21篇《郑风》和4篇《郐风》中,情诗占了15篇。这些情诗表达的情感各不相同,如《东门之墠》表现了女子暗恋男子的相思之苦,《褰裳》表现了女子失恋后的坚强,《野有蔓草》表达的是一见钟情、两情相悦的幸福。洪国梁说:“从类型上看,《郑风》中的情诗大多表现的是女追男,可以看出,春秋时期郑州地区的女子多情又热情,不虚伪、不做作,敢爱敢恨。”为什么这么多情诗产自中原?洪国梁教授认为,当时郑国地理位置重要、自然风光好、商业发达等都是酝酿浪漫情诗的重要原因。洪国梁说:“诗是心灵之声,好的诗歌作品一定是作者内心真情实感的流露。去读《诗经》吧,它不仅能让生活变得浪漫,也能使人远离功利、身心愉快。”。

战略伙伴 泛泰 红羊

上一篇: 韩流对中国文化发展的影响和启示

下一篇: 英文韩流文化对中国的影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9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