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汉学家顾彬:中国文学是从《诗经》开始的


 发布时间:2020-10-22 10:53:08

这个软件采用H5方式,可以随时随地通过微信、QQ等方式打开使用,很方便朋友间分享传播。打开界面,伴随着优美的钢琴曲,《诗经》二字跳了出来,随着手指滑动,章节内容安排直观明了,能够清晰呈现出原文、译文,尤其是诵读娓娓动听。“很庆幸能与《诗经》有这样一番美丽邂逅。”刘艳波说,做这个东

”“很多字在《诗经》年代并不表达现在的意思,有些词语也是后来才出现的。比如改写版《月亮之上》的‘美人兮相伴’,‘相伴’这个词就出现比较晚。再如把‘就是天堂’翻译为‘斯是阙堂’,估计作者认为‘阙’是‘皇宫’的意思,不过在《诗经》年代,‘阙’更多是通假‘缺’。再如‘河升波涨’,这样结构在当时是不会有的,《诗经》里甚至没有‘涨’字。”从事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的侯先生说,“诗经改写版”几乎每一句都有破绽,“翻译略显幼稚,很多地方都不是古诗句法,而且不押韵。

那恋爱方面会不会有更浪漫的情节呢?为此,我们要把目光投向《诗经》的篇首,几乎人人皆知的《关雎》。就算你没有读过《诗经》,你也会知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句,它几乎成了千百年来男性的择偶标准。《关雎》讲的是男女爱情,这一点从古至今没有多少异议,但问题是,它讲的是哪一对帅哥靓女的爱情故事?有人就此问题发话了,说诗中的男女主人公其实就是大名鼎鼎的周文王姬昌和他的娇妻太姒。发这个话的不是路人甲,而是汉朝的《诗经》研究权威毛亨、毛苌二人,他们为《诗经》做了一个序言,叫《毛诗序》,还给每首诗都做了小贴士,方便读者了解和理解。

只要沉浸下去,《诗经》的语言便没有那么难,它离现代生活并不远。记者:有学者曾说,“中国文化从本质上说是一种诗性文化”,“诗经”是中国文化的基因库,您是如何评价《诗经》的呢?骆玉明:中国文化的内涵很丰富,我不太喜欢以简单的话概括丰富的问题,可以说“中国文化是富有诗性文化的”。《诗经》表达的中国人最基本的情感特征、审美趣味。想了解自身、了解历史,就需要了解中国人情感和精神性的内容,这种情感和精神性的内容,源头在《诗经》。记者:现代人也将《诗经》中的某些篇章谱曲吟唱,吟唱的方式更真实地表现出诗中情感。古人是如何吟唱《诗经》的呢?骆玉明:目前很难考证《诗经》是否真有曲谱,但一定是有传授方法的,《诗经》中所有的诗歌全部可以吟唱的,其中相当一部分还能配合舞蹈,不过《诗经》的唱法很早就失传了,我们可通过当时流行的钟鼓等打击乐器来推想一下,《诗经》的吟唱也许是平缓的,其节奏不会剧烈变化。文/记者钟磬如 图/记者熊波。

”《诗经》与民族的精神线索《诗经》记录了中国神秘而熟悉的文化,它以其独特的文本形式,传承着中国文明,保留着特有的记忆。李山告诉记者,就《诗经》记录我们这个民族精神而言,简单说:一、它强调家国之合,二、强调上下之合,三、强调男女之合。“《诗经》把《关雎》放在开头。这首诗我们过去都把它当成爱情诗来理解,其实是不对的:一是人称形式不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都是第三人称形式,谁这么写爱情诗?说‘班上有个女同学,是某个男同学的好配偶’,这叫什么话?人称形式不对。

河南省济源市坡头镇西滩村的人们,世世代代就居住在这片被誉为“河心岛”的滩涂之上。从宏观上看,西滩与《诗经》十五国风“周南”所涵盖的地域有缘。《诗经》中的十五国风,是指周南、召南等十五个地方的土风歌谣。关于周南,《辞海》解释中有“《史记·太史公自序》:‘太史公留滞周南’。《集解》谓即洛阳;《索隐》谓陕以东皆周南之地”之语。西滩与洛阳仅一河之隔,应属周南的统治区域。国风中的不少诗篇也都是河南地区的民歌。从微观上说,黄河古代称河具有惟一性和排他性,我国江河众多,但在古代尤其是汉代之前,除黄河外,所有的水系都不能称河。

中新网北京9月8日电 (记者 应妮)国家图书馆(国家典籍博物馆)和中国邮政集团公司8日联合在京推出《诗经》特种邮票。扫描邮票边饰二维码还可欣赏《诗经》全文诵读音频,新技术手段的运用令人耳目一新。《诗经》是中国古代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是中国诗歌艺术的典范,中华民族的思想文化瑰宝,在中国文化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今日发行的《诗经》特种邮票1套6枚,面值8.9元,邮票设计者为全国中国画学会副会长高云。作为《唐诗三百首》《宋词》和《元曲》等中国古典诗词邮票系列的延续,《诗经》特种邮票采用套票版张设计形式,选取了《周南·关雎》《秦风·蒹葭》《秦风·无衣》《小雅·鹿鸣》《小雅·鹤鸣》《鲁颂·駉》等影响广泛、知名度高的代表诗篇,套票版张边饰上印有上述六篇中脍炙人口的名句佳句。

我常对自己的研究生讲:“我比你们幸运,我遇到了天下最好的老师,你们就没这样幸运了!”老前辈的典范,让我一辈子都不敢松懈。记者:中国人的日常用语里都少不了《诗经》,但是对于现代人来说,《诗经》里的确颇多生僻字,意思难懂。您的讲解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李山:生字问题的解决,倒不是大难题。一加注音、解释,就可以了。大难题在如何把诗经蕴含的民族文化的精髓想清楚,讲出来,且以一种恰当方式表达出来。在这本书中,我的解读尽量做到深入浅出,让人看得懂,媒体也应该促进大众关心自己的民族文化根本性的经典著作。

云象 摩橙 途歌

上一篇: 中国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将与俄观众见面

下一篇: “汉字英雄”:高晓松“三从四德”言论激怒于丹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8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