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观念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体现


 发布时间:2020-12-04 00:49:40

在此基础上,这些作品以清新简明的篇幅、结构和语言来表现精巧、温暖、朴素的童话创意,很好地承继和发扬了经典低幼童话的“极简”美学。例如,《打哈欠》表现的是幼儿家庭生活中一个普通的睡前场景。作者有意使用简短一致的口语句式来压缩语言表达的丰富性,而这一单纯、齐整、富于节奏感的语言形式恰

中新网5月11日电 2010年5月7日,风生水起——中国意象表现主义艺术展在北京著名的金宝街的La Celeste金宝汇艺术馆开幕,该艺术展隆重推出了叶永青、周春芽、童振刚、李书安、萧惠祥、任思鸿、朱冥、刘勃麟、北水、张方白、沈敬东等余位中国知名当代艺术家的画作及原创雕塑。展览现场嘉宾云集,来自艺术与时尚圈的风云人物共聚这场艺术大展,香港富华国际集团董事王镰女士、著名艺术家叶永青等重要嘉宾致辞祝贺。香港富华集团总裁赵勇、金宝汇艺术馆馆长、金宝汇艺术馆馆长、艺术评论家牧野等为活动主题雕塑揭幕。

在这样的背景下,低幼童话迄今为止所取得的不少艺术成就,常常被不知不觉地低估了。从2011年的短篇童话来看,低幼童话的创作在其中占据了显要的位置。葛冰的《打哈欠》、萧袤的《小鸟和树》、李姗姗的《爱漂亮的风》、张秋生的《我的一份儿呢》、吕丽娜的《我的名字叫黄小丫》、沈习武的《捉迷藏》等作品,一方面完全褪去了长期以来低幼儿童文学难以摆脱的狭隘教育功利意图的影响,另一方面又绝不走向想象的空灵,而是自然贴近幼儿真实生动的生活现实和情感内容。

从英文来看,“意象”(images)一词是复数,因为特朗斯特罗姆创造的不只是某个意象或某些意象,而是众多意象构成的一个诗性世界;fresh既有“新的、新颖的、鲜活的”意思,也有“(颜色)明亮的、(精神)饱满的”转义,把fresh access译为“新途径”,肯定没错,但确实没有多少“鲜活”可言!access意为“通路”,可译成“途径”,但略显抽象,因为它在法文中也指“大门”或“入口”;to reality译成“通向现实”,似乎无可非议,但实际上,它的含义又岂止“现实”一种,更有“真实、实在”的意思包含在内;译为“通向真实”,没准更合适,因为在中国人眼里,“现实”更多是指现实世界,而“真实”则有在现实世界识出真相的意味,它既是来自“现实”,又是对“现实”的穿透。

罗寒蕾、王冠军的工笔画作品谨严精微,鲜活再现了当代都市人的生存境遇……此次参展的雕塑艺术家同样来自于雕塑院和美术学院等重要学术机构,他们均为雕塑界的领军人物。李象群的《黄公望》神韵超然,霍波洋的《清源》空灵悠远,田世信的《母与子》构思精妙、造型夸张,将传统漆艺与现代雕塑之美融为一体,李先海从中国民间艺术中吸取营养,人物朴拙传神,陈连富的《美子》娴静雅致,具有古典静穆之美,黎明的《墨马》巧妙地将中国的书法艺术与雕塑艺术相融合,线条之美在三维的空间中无限生发……中国当代雕塑家在中国自身传统的基础上积极吸收西方雕塑从古典到现代的经验,表达了宽广的当代社会与生活主题,在雕塑语言的开拓和创新中同样也充满了文化的理想和关切。此次展览得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以及中国驻法国大使馆的大力支持,得到了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雕塑院的鼎力襄助,得到了艺术巴黎的通力配合。此展是中法两国文化交流的新成果,这些精彩的当代中国水墨画和雕塑作品将让法国观众领略其中蕴含的东方文化的哲学思想和美学观念,加深对中国艺术的认识和理解,感受其独特的“意象”之美。(完)。

于是倒了点黄酒与演员干杯,看话剧还能喝小酒真是难得,估计只有张导会这样。”原著作者:立体化传播千年之前的杜甫,影响更大今年是杜甫诞辰1300周年,根据程韬光2010年出版的《诗圣杜甫》,在今年由郑州人民广播电台录制了8集广播剧《杜甫》之后,大型电视连续剧《大唐诗圣》也已开机拍摄。由程韬光担任总策划的话剧《杜甫》在国家大剧院公演,各种艺术形式的融入,呈现立体化展现杜甫及其文化精神的格局,对于经典的传播将会产生更大的影响,为更多的人接受。

中新网梅州5月2日电(杨草原 唐林珍 蔡欣欣)“月光光,秀才娘,骑白马,过莲塘……”广为流传的客家童谣、熟悉的客家故事、美丽的梅州风光,90分钟的精彩表演,为观众展示了一幅客家民系的风情画卷。广东梅州大型客家风情歌舞《客家意象》近日首次走出国门,赴马来西亚吉隆坡演出,并载誉而归。2日,记者采访了刚刚载誉而归的梅州《客家意象》艺术团相关工作人员。“巡演成果远超过了我们预期。”负责《客家意象》艺术团演出事宜的广东客都文化公司市场部经理曾倩仪说,从4月21至27日,《客家意象》艺术团在吉隆坡接连演出2场,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隆雪梅州总会会长邹寿汉等,以及近5000名马来西亚观众观看了演出。

可以这么说,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诗人名单中,没有谁比特朗斯特罗姆更让中国诗人们感到“熟悉和亲切”的了!“不是我在找诗,而是诗在找我”那么,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Tomas Transtromer),这位今年已届八十高龄的瑞典诗人,为什么会被诺贝尔委员会选中呢?诺贝尔委员会给出的获奖理由是:“通过凝炼、透彻的意象,他为我们提供了通向现实的新途径。”(Through his condensed translucent images he gives us fresh access to reality.)这个汉译是中华网提供的。

张广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的这个戏,是按照杜甫的方法创作的。我所选择的那些具体,正试图带领我和观众摆脱日常生活的遮蔽,去窥探本心。因此,这只是意义上的事物,而不是往事、传说和回忆。这个戏里没有时间,没有人物,没有冲突,舞台上是一个个碎片,用意象来贯穿舞台。”他还说:“如果你带着日常生活的戏剧经验来看它,用通常的目光去看这个剧,一定会大失所望,甚至是灾难性的。”当问及为何要以这种方式创作这部话剧时,张广天说,是文化和审美要求我这样做的。

玛雅人及其后来出现的阿斯特克人(900——1521年)都不遗余力地在金字塔神殿、壁画、雕刻品和象形文字中表现着“坎查卡特尔神”,企图通过对它的祭祀来达到风调雨顺和富国强兵的目的。在《旧约全书》“始祖被诱惑”一节中,“蛇对女人说: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事实证明蛇讲的是真理,“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裸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做裙子。”(《创世纪·违背生命》)从此,人类不再是愚顽不化的了,开始思考,开始自省,开始面对未来。

傲凡 双藕同 号花

上一篇: 当代中国文化人类学的发展现状

下一篇: 古罗马文化从什么时候开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5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