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中常见的的具体的文化意象研究


 发布时间:2020-12-04 03:16:21

其中,《送郎过番》是《客家意象》中一个重要的节目,其是中国近代史上移民壮举之一‘下南洋’的真实再现。明末清初,由于贫穷、战乱等诸多原因,粤闽赣地区大批客家人被迫踏上了异国谋生的道路,当地人称其为“过番”,而这些漂洋过海的人则被称为“番客”。这些“番客”离家后,多数要数年或数十年才

赵孟两汉到曹魏时期,“风”这个意象,一直是延续着诗骚以来的寒冷、劲厉的风格,而且越来越显得悲凉。在这以后,整个魏晋南北朝时期,这个传统仍然继续延展,这里只举数例,以窥其要。陆机《赴洛道中作二首》:“哀风中夜流,孤兽更我前。”王讚《杂诗》:“朔风动秋草,边马有归心。”刘琨《扶风歌》:“烈烈悲风起,泠泠涧水流。”谢灵运《岁暮》:“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鲍照《代出自蓟北门行》:“疾风冲塞起,沙砾自飘扬。”《拟古》:“朔风伤我肌,号鸟惊思心。

纯粹之诗,常常也是骇人之诗,神秘和内省是其内核。特朗斯特罗姆的诗之所以能赢得众多中国读者的心,应该感谢诗人北岛(他是第一位汉译者)和瑞典语专家李之义(他的译文至今令读者印象颇深),更要感谢诗人李笠(他译得多,而且精,从瑞典文直接翻译的《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获得第六届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二等奖)。“祝贺您,托马斯,祝贺您终于获诺贝尔奖!”这是李笠在10月6日发出的微博。我也写了一条微博:祝贺特朗斯特罗姆获诺贝尔文学奖,更为李笠高兴!诗人是瑞典人,凭母语创作获得此奖,但我是通过李笠的译笔读到他的。李笠知诗人,解诗人,深得诗人信任。李笠也是以“凝炼、透彻的意象”来“再次生成”他的汉语诗歌面孔的!“凝炼、透彻的意象”,这是一记棒喝!诗人理应牢记这一古老朴素的为诗之道。据说,特朗斯特罗姆本人得知获奖消息后,表现淡然:“(获奖消息)使他惊讶。他坐着放松,听音乐。他说感觉非常好。”作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他还将在12月10日获得奖金1000万瑞典克朗(约合146万美元)。

在《归去来兮辞》里,风则更加具有翩翩潇洒的美感了:“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诗人归隐田园的快乐,在骀荡轻风的吹拂下,弥漫于空气中,具有非凡的感染力。进入南朝后,风的温柔一面得到了继续发现。南朝乐府民歌将“春风”与“春心”并列,风与爱情开始密切结合。江南的风本来就比北方温暖,南方水乡这些不知名的民间诗人,在明亮的春风中尽情放飞着他们的春心。《子夜四时歌》其一:“春风动春心,流目瞩山林。”其十:“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

但诗人不说“门被打开”,而是抓住所见“光束塞进锁孔”(人们也许都能想象一束晨光正好射进锁孔,但只有特朗斯特罗姆“语言地”抓住了这个动态意象)。这首诗其实相当沉郁。“凝炼、透彻的意象”只是诗艺描述,诗人的大愿望是揭示精神真实。一天又一天,个体生命就是这样,既渴望奇迹又盲目焦虑地忍受着白天和黑暗的煎熬……“主啊,怜悯我们”,这是一声无声的内心祈祷!诗人用这些“凝炼、透彻的意象”,为我们打开了一个“入口”,让我们窥见个体生命在现实生活中的骇人“真实”。

本报讯(实习记者陈梦溪)昨天上午,2013年北京意象绘画美术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今年的主题区县是大兴,以“创意大兴”为主题的125幅作品以大兴区的人文景观和生态环境为主要创作题材。此次展览为期11天,将持续到11月25日,在中国美术馆一层的2、4、6号厅展出。开展当天人潮涌动,不少参观者纷纷拿起手机和相机拍摄名家笔下的大兴。今年4月,“北京意象·创意大兴”大型美术创作活动正式启动,共邀请了100余名在京卓有艺术成就的画家和艺术院校的师生到大兴采风,部分画家还在集体组织的采风活动外,自行前往写生和创作。

刘大为以娴熟的笔墨和准确的造型,表现出传统笔墨神韵;冯远坚实的笔墨技法、深厚的文化功底和艺术修养、严谨的笔墨造型能力,将传统笔墨赋予新意;刘巨德以墨为主传神写意;陈苏平更加强调内心视像的意象表达;袁武以干笔浓墨赋予作品以苍润浑厚之气;朱道平的山水画笔墨自由舒展,无拘无束,表达艺术家的心境感悟;田黎明以似水彩画的写意性水墨表现出纯净与澄澈之美;邵飞以梦幻般的笔墨构建一个浪漫的世界,画面五彩缤纷;杜大恺的作品随兴随性随心随形,简练的几何结构和色块对比,使得作品具有诗一般的意境;张立柱的作品注重以意象的造型观张扬现代中国农村的农民价值取向,试图唤起人们对中国乡土文化的再认识;张培成的作品以夸张变形的意象造型渗透出幽默感的情趣。

万宗华 龚水 秦意

上一篇: 天安门广场开始国庆花卉布置 将设巨型大花篮(图)

下一篇: 方舟子:我的本职是科普 打假仅是业余爱好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6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