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文化意象是什么意思


 发布时间:2020-12-04 19:21:14

张广天不愿意在话剧上再走老路子,近几年,他执导的话剧都具有“革命意义”。《切·格瓦拉》《鲁迅先生》《圣人孔子》都曾引起轰动与争议,遭遇无数鲜花与唾骂,被人骂为“先锋戏子”,或“张广天以革命的名义进行新一轮作秀”。程韬光分析,话剧里没有男主角,也没有女主角,虽然表达的人物是杜甫,传

《奇怪的胸透片》借童话的语法发明了这样一种特别的意象:当象征冰冷的机器时代的医学胸透片与一方温情脉脉的桃花源叠合在一起时,它们之间所生发出的城市与乡村、机器与土地、现代与传统、梦想与现实之间的多重矛盾,将我们带入了对于现代性的某种深切反思中——现代社会里,人要如何安置自己的诗意存在?我想,这样的童话故事,不仅是写给孩子们看的,也是写给所有人的。阅读这些作品时,我的脑海中始终盘桓着这样一个问题:童话在今天,可以和应该做些什么?作为一种古老的文体,童话的生命力穿越世纪而长盛不衰,这与童话本身面向每一时代的开放性和创造性有着至为紧要的关联。

第五象征意义:生殖崇拜蛇在我国民间也是个很受欢迎的角色。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特殊思维的民族,象征主义就是这种特殊思维方式的重要特点和标志。比如,如果朋友送你一幅“蛇盘兔”的剪纸,按照谐音,你就会明白,那是“蛇盘兔,子必富。”图个多子多福皆大欢喜。学者们研究认为,蛇能蜕皮而求得再生,因此,它又是一种“福禄寿”的象征。而兔多子,因此,“蛇盘兔”的图案便得宠于民间,成为一种生殖崇拜的符号,喻示着生命的延伸与再生。西非沿海的维达人,则信奉蟒蛇为幸福生育的守护神,善男信女要经常去蛇神庙瞻仰,但必须献上丰厚的供品方可膜拜和问卜。

但诗人不说“门被打开”,而是抓住所见“光束塞进锁孔”(人们也许都能想象一束晨光正好射进锁孔,但只有特朗斯特罗姆“语言地”抓住了这个动态意象)。这首诗其实相当沉郁。“凝炼、透彻的意象”只是诗艺描述,诗人的大愿望是揭示精神真实。一天又一天,个体生命就是这样,既渴望奇迹又盲目焦虑地忍受着白天和黑暗的煎熬……“主啊,怜悯我们”,这是一声无声的内心祈祷!诗人用这些“凝炼、透彻的意象”,为我们打开了一个“入口”,让我们窥见个体生命在现实生活中的骇人“真实”。

诗人经营意象时,可谓匠心独具。在他的精妙意象面前,你会忍不住拍案叫绝!大诗人布罗茨基承认:“我偷过他的意象。”那种简短和凝炼,绝不是一笔就能落成,而是需要反复拿捏、来回观照、多次削减,才能凝缩而成。一句话,需要多次重写。这与中国古诗的“推敲”精神相合。诗人极喜日本俳句,所以不会放任自己“雄辩”,简洁被他提升到了“诗艺”本质的高度。他并非不识雄辩之力(雄辩作为说服之道,恰是欧洲语言的长项),而是他认定简洁远胜雄辩!悖论地说,惟有简洁之法,才能最快抵达雄辩。

”江淹《望荆山》:“悲风挠重林,云霞肃川涨。”吴均《答柳恽》:“秋月照层岭,寒风扫高木。”庾信《昭君辞应诏》:“胡风入骨冷,夜月照心明。”在悲风横扫的魏晋大地上,诗坛的气候却同时也在开始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清风、微风开始一点点地出现在诗人的笔下。如徐干《情诗》:“微风起闺闼,落日照阶庭。”曹植《情诗》:“微阴翳阳景,清风飘我衣。”曹植的《七哀》是一首思妇诗,其中有两句的想象力极为出色:“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在那个缺乏远距离交通工具的时代,对丈夫思念已极的女子,幻想化作西南风,穿越万里关山,直扑到丈夫怀里。

2014年入编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编辑的《一代书画大师》大型画册。2014年入选神州杂志社《人民功勋艺术家》特辑画册2015年被录入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高级人才库。2015年入编中国邮政《中国当代书画名家邮册》2016年12月应邀参加由文化部批准的中华传统文化澳门行展览。徐树立油画作品曾多次被《中国文化报》《文化月刊》《世界知识画报》、人民网、光明网、凤凰网等国内主流媒体进行了刊登报道。作品欣赏:《瀑》《清泉》《日出》《红云》《天路》《雄飞》。

城祥源 智云 宝声

上一篇: 云南省文化产业园十三五规划

下一篇: 云南省文化艺木职业学院校园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