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传统文化意象的广告案例


 发布时间:2020-11-30 02:54:59

以发表于2011年的短篇童话《影子艺人》(严晓驰)为例。这是一篇借鉴了西方童话著名的“影子”原型,却在构思和语言上自成创意的童话作品,它所使用的“影子”意象,浓缩了对于现代人灵魂状态的丰富隐喻,因而有着极大的意义生发空间;很可惜,作者没有更好地利用和发掘这个意象所带来的意义增殖可

日本的俳句和中国的唐诗,固然可以理解为特朗斯特罗姆追求凝炼的某种东方参照,但我总感觉,他对古罗马贺拉斯的《诗艺》,更有某种直接的传承。作为瑞典当代诗人,北欧气候的冷冽和陡峭,北欧人性格的那种沉郁和苦涩,以及北欧大自然中的那种宁静和透彻,肯定是形成特朗斯特罗姆感受事物方式的关键条件;还有,发轫于法国的超现实主义运动,那种实验性的“自动写作”(最终是失败的),那种要从“潜意识”中释放语言形象的自发能量的企图,那种想创造一个新世界的精神狂热,只有在受其感染并自我实践之后,特朗斯特罗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一首诗是我让它醒着的梦”,或者“不是我在找诗,而是诗在找我,逼我展现它。

在《归去来兮辞》里,风则更加具有翩翩潇洒的美感了:“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诗人归隐田园的快乐,在骀荡轻风的吹拂下,弥漫于空气中,具有非凡的感染力。进入南朝后,风的温柔一面得到了继续发现。南朝乐府民歌将“春风”与“春心”并列,风与爱情开始密切结合。江南的风本来就比北方温暖,南方水乡这些不知名的民间诗人,在明亮的春风中尽情放飞着他们的春心。《子夜四时歌》其一:“春风动春心,流目瞩山林。”其十:“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

作为对于上述现实束缚的某种矫枉过正,近年来的一些童话创作在高擎想象力的旗帜的同时,越来越走向一种题材、思想和情感表现上的玄妙与空灵。考察前两年的短篇童话,此类风格的作品不但为数不少,艺术上也愈益精进。这些童话擅长构想梦幻般缥缈曼丽的场景和轻盈缱绻的情绪,它们的故事或高高地飘浮在生活的上方,完全沉浸于幻想的针织法中,或也与生活发生轻微的触碰,但只停留在一种纤细、皮相的生命情绪上,比如某种被过于精巧化、装饰化了的亲情、友情或爱情的氛围。

诗人经营意象时,可谓匠心独具。在他的精妙意象面前,你会忍不住拍案叫绝!大诗人布罗茨基承认:“我偷过他的意象。”那种简短和凝炼,绝不是一笔就能落成,而是需要反复拿捏、来回观照、多次削减,才能凝缩而成。一句话,需要多次重写。这与中国古诗的“推敲”精神相合。诗人极喜日本俳句,所以不会放任自己“雄辩”,简洁被他提升到了“诗艺”本质的高度。他并非不识雄辩之力(雄辩作为说服之道,恰是欧洲语言的长项),而是他认定简洁远胜雄辩!悖论地说,惟有简洁之法,才能最快抵达雄辩。

而“黄土作人”的伏羲、女娲在远古人的信念中,都是“蛇身之神”。古籍《拾遗记》卷二载:“蛇身之神,即羲皇(伏羲)也。”又据《路史·后记》讲:“天帝的女儿(九河神女)在华胥之渊游玩,感蛇而孕,经十二年生伏羲。”另据郭璞传注《山海经》说:“女娲是古时神女,她是人的脸面、蛇的身子,一天当中有七十次变化。”在传世的汉代石刻画像和砖画中,也常有人面蛇身的伏羲、女娲交尾像。更有趣的是,在中国上古神话传说中,有许多“神”也是“人首蛇身”。

”江淹《望荆山》:“悲风挠重林,云霞肃川涨。”吴均《答柳恽》:“秋月照层岭,寒风扫高木。”庾信《昭君辞应诏》:“胡风入骨冷,夜月照心明。”在悲风横扫的魏晋大地上,诗坛的气候却同时也在开始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清风、微风开始一点点地出现在诗人的笔下。如徐干《情诗》:“微风起闺闼,落日照阶庭。”曹植《情诗》:“微阴翳阳景,清风飘我衣。”曹植的《七哀》是一首思妇诗,其中有两句的想象力极为出色:“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在那个缺乏远距离交通工具的时代,对丈夫思念已极的女子,幻想化作西南风,穿越万里关山,直扑到丈夫怀里。

如果说先秦的诗骚时代是风的秋天,那么东汉、曹魏时代则是风的冬天。到了晋代,春天的消息开始一天天露出机芽。春寒料峭,冰水涣涣,虽然北风仍然寒冷,东南方却已经吹来了另外一股温暖的气息。在伟大的诗人陶渊明的身上,我们可以最清楚地看到这种季节交替的痕迹。在陶渊明那里,风仍然常常是寒凉、悲哀的,如“敝庐交悲风,荒草没前庭”(《饮酒》),“萧萧哀风逝,淡淡寒波生”(《咏荆轲》),有时甚至是破坏性的,如“风雨纵横至,收敛不盈廛”(《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

杜甫此诗借一位新婚女子的口,说出了和平的愿望。这部剧在编排时,将《新婚别》也纳入其中。演《新婚别》这场戏时,新娘的裸体摆了一些碎了的瓷器。张广天解释,“瓷器,作为古文化的象征,作为中国梦的象征,在这里破碎了。”许多观众都十分喜欢这个意象,率先看过片子的大商企宣员工傅倩告诉记者,“感觉好破碎分裂,不过很美。碎瓷的寓意:没有整体,只有碎片,就像戏开头所说,杜甫只是其中较大的一块。这个戏结构上也是碎片化的,整出戏像潜意识或梦,没有实体,是许多意象断片的拼接,就像那些青瓷,既是碎片,又统一在大意象之下。

“我们无法决定读者或者观众最后能从作品里感知什么,但我们尽可能地将自己所要表达的东西清晰地传达给受众,在我而言,我最希望的就是年轻的受众群体可以对我们的传统文化保有更多的关注和爱护,让他们真正有一种民族文化自豪感。”谈到对传统文化的传承,程韬光说:“我们中国的文化底子这么深,不应该让我们的年轻人的视野更多地放在西方而忽视自己家门口的东西。至于了解杜甫,我想,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去读他的诗他的作品,只有作品会替杜甫道出他千年之前的心怀。”。

班班 谷物 泰永达

上一篇: 麦田阳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怎么样

下一篇: 评教师节改到孔子诞辰日:孔子未必愿意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8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