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体现于中国文化的文章


 发布时间:2020-11-27 16:45:33

中新网5月11日电2010年5月7日,风生水起——中国意象表现主义艺术展在北京著名的金宝街的LaCeleste金宝汇艺术馆开幕,该艺术展隆重推出了叶永青、周春芽、童振刚、李书安、萧惠祥、任思鸿、朱冥、刘勃麟、北水、张方白、沈敬东等余位中国知名当代艺术家的画作及原创雕塑。展览现场嘉

但诗人不说“门被打开”,而是抓住所见“光束塞进锁孔”(人们也许都能想象一束晨光正好射进锁孔,但只有特朗斯特罗姆“语言地”抓住了这个动态意象)。这首诗其实相当沉郁。“凝炼、透彻的意象”只是诗艺描述,诗人的大愿望是揭示精神真实。一天又一天,个体生命就是这样,既渴望奇迹又盲目焦虑地忍受着白天和黑暗的煎熬……“主啊,怜悯我们”,这是一声无声的内心祈祷!诗人用这些“凝炼、透彻的意象”,为我们打开了一个“入口”,让我们窥见个体生命在现实生活中的骇人“真实”。

日本的俳句和中国的唐诗,固然可以理解为特朗斯特罗姆追求凝炼的某种东方参照,但我总感觉,他对古罗马贺拉斯的《诗艺》,更有某种直接的传承。作为瑞典当代诗人,北欧气候的冷冽和陡峭,北欧人性格的那种沉郁和苦涩,以及北欧大自然中的那种宁静和透彻,肯定是形成特朗斯特罗姆感受事物方式的关键条件;还有,发轫于法国的超现实主义运动,那种实验性的“自动写作”(最终是失败的),那种要从“潜意识”中释放语言形象的自发能量的企图,那种想创造一个新世界的精神狂热,只有在受其感染并自我实践之后,特朗斯特罗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一首诗是我让它醒着的梦”,或者“不是我在找诗,而是诗在找我,逼我展现它。

”或者“诗是对事物的感受,不是再认识,而是幻想。”(均引自李笠译文)以“凝炼、透彻的意象”打开“真实”的入口我们来读一首李笠译的短诗吧:主啊,怜悯我们!有时我的生命在黑暗中睁开眼睛感到人群盲目焦虑地穿越大街,向奇迹涌去而隐形的我站在原地不动如同孩子惊恐地入睡聆听心脏沉重的脚步久久,久久地,直到早晨把光束塞进锁孔。黑暗之门打开我偏爱这首诗。诗中有惊人的意象:“隐形的我站在原地不动”、“把光束塞进锁孔”,而且整首诗充满张力:“在黑暗中”偏要“睁开眼睛”,“人群盲目焦虑”却“向奇迹涌去”(这是怎样的奇迹呢?除非是梦!),“惊恐”的孩子居然“入睡”,其实是一直在听“心脏沉重的脚步”,直到“早晨”来临。

本报讯(实习记者陈梦溪)昨天上午,2013年北京意象绘画美术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今年的主题区县是大兴,以“创意大兴”为主题的125幅作品以大兴区的人文景观和生态环境为主要创作题材。此次展览为期11天,将持续到11月25日,在中国美术馆一层的2、4、6号厅展出。开展当天人潮涌动,不少参观者纷纷拿起手机和相机拍摄名家笔下的大兴。今年4月,“北京意象·创意大兴”大型美术创作活动正式启动,共邀请了100余名在京卓有艺术成就的画家和艺术院校的师生到大兴采风,部分画家还在集体组织的采风活动外,自行前往写生和创作。

张广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的这个戏,是按照杜甫的方法创作的。我所选择的那些具体,正试图带领我和观众摆脱日常生活的遮蔽,去窥探本心。因此,这只是意义上的事物,而不是往事、传说和回忆。这个戏里没有时间,没有人物,没有冲突,舞台上是一个个碎片,用意象来贯穿舞台。”他还说:“如果你带着日常生活的戏剧经验来看它,用通常的目光去看这个剧,一定会大失所望,甚至是灾难性的。”当问及为何要以这种方式创作这部话剧时,张广天说,是文化和审美要求我这样做的。

中新网梅州5月2日电(杨草原 唐林珍 蔡欣欣)“月光光,秀才娘,骑白马,过莲塘……”广为流传的客家童谣、熟悉的客家故事、美丽的梅州风光,90分钟的精彩表演,为观众展示了一幅客家民系的风情画卷。广东梅州大型客家风情歌舞《客家意象》近日首次走出国门,赴马来西亚吉隆坡演出,并载誉而归。2日,记者采访了刚刚载誉而归的梅州《客家意象》艺术团相关工作人员。“巡演成果远超过了我们预期。”负责《客家意象》艺术团演出事宜的广东客都文化公司市场部经理曾倩仪说,从4月21至27日,《客家意象》艺术团在吉隆坡接连演出2场,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隆雪梅州总会会长邹寿汉等,以及近5000名马来西亚观众观看了演出。

第五象征意义:生殖崇拜蛇在我国民间也是个很受欢迎的角色。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特殊思维的民族,象征主义就是这种特殊思维方式的重要特点和标志。比如,如果朋友送你一幅“蛇盘兔”的剪纸,按照谐音,你就会明白,那是“蛇盘兔,子必富。”图个多子多福皆大欢喜。学者们研究认为,蛇能蜕皮而求得再生,因此,它又是一种“福禄寿”的象征。而兔多子,因此,“蛇盘兔”的图案便得宠于民间,成为一种生殖崇拜的符号,喻示着生命的延伸与再生。西非沿海的维达人,则信奉蟒蛇为幸福生育的守护神,善男信女要经常去蛇神庙瞻仰,但必须献上丰厚的供品方可膜拜和问卜。

赵孟两汉到曹魏时期,“风”这个意象,一直是延续着诗骚以来的寒冷、劲厉的风格,而且越来越显得悲凉。在这以后,整个魏晋南北朝时期,这个传统仍然继续延展,这里只举数例,以窥其要。陆机《赴洛道中作二首》:“哀风中夜流,孤兽更我前。”王讚《杂诗》:“朔风动秋草,边马有归心。”刘琨《扶风歌》:“烈烈悲风起,泠泠涧水流。”谢灵运《岁暮》:“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鲍照《代出自蓟北门行》:“疾风冲塞起,沙砾自飘扬。”《拟古》:“朔风伤我肌,号鸟惊思心。

华仟 黄婉 奥睿

上一篇: 新世纪国产青春电影怀旧文化的传播

下一篇: 广州航海学院校园文化建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