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意象研究是诗歌研究的主要路径


 发布时间:2020-11-25 11:08:49

特朗斯特罗姆与中国诗界2011年10月6日,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获诺贝尔文学奖。事实上,特朗斯特罗姆早在1985年就到过北京,并在北岛等陪同下登上长城。2004年,诗人李岱松发起首届“新诗界国际诗歌奖”,获“北斗星奖”的三位诗人中就有特朗斯特罗姆(另两位是牛汉和洛夫)。2011年

(徐树立)在抽象主义绘画发展的谱系中,中国虽然涌现出众多名为抽象主义画家和作品,堪称优秀者却不多。在这为数不多的群体中,能够在作品中自觉融入中国审美与中国元素的更是少之又少,徐树立恰是其中的一员。徐树立的作品,与西方概念下的抽象主义绘画有所不同,他的作品不是对其简单的移植,而是源于中国传统审美意象下的写意油画。在中国油画的发展历史与现实状态中,西方艺术各流派的影子和烙印,总是时隐时现。抽象主义绘画与中国传统审美的意象性特征相碰撞,衍生出的意象油画摆脱了对西方艺术亦步亦趋的跟随与模仿,是在中国艺术的精神内核中,寻找到一个契合点和突破口。

本报讯 由中国美术馆与中外友好国际交流中心共同主办的“中国意象·当代中国水墨与雕塑艺术展”,日前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该展览已于3月27日至30日展出于法国巴黎大皇宫,这是当代中国艺术首次展出于该馆,因此在中法两国文化交流史上具有特别的意义。此次回国展出,旨在向国内观众做一汇报,并期望与大家共同分享中法文化交流新成果。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副馆长马书林以及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雕塑院院长吴为山担任策展人,精心遴选了61位当代中国水墨画家和21位雕塑家,以“中国意象”为题,向法国公众展示富有东方意蕴的中国水墨画和雕塑艺术创作。此次赴法的水墨画作品以中国美术馆馆藏品为主,受邀参展的艺术家均为当代中国画名家,是水墨画坛的佼佼者,他们的创作展现出极为丰富的精神个体和时代的文化气象,基本反映了当代中国水墨画坛的最高水平。(木子)。

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作家、尤其是年轻作家如何轻易迷失在域外幻想的方阵中,许多作品甚至还没有从“嗯,哦?也许,可能,说真的,我也是猜的,谁知道呢?”这样一些别扭的西语翻译腔表达中走出来,很难说它们在想象力上可以实现多大的创意。显然,当代原创童话要建立自己成熟的幻想语法,还需要更多力气的琢磨。现代童话:如何抵达生存体验的深处2011年的短篇童话中,有一部分带有浓郁的现实指涉气息的作品。众所周知,当代童话曾经为摆脱现实桎梏的如影随形付出过巨大的艰辛。

“我们无法决定读者或者观众最后能从作品里感知什么,但我们尽可能地将自己所要表达的东西清晰地传达给受众,在我而言,我最希望的就是年轻的受众群体可以对我们的传统文化保有更多的关注和爱护,让他们真正有一种民族文化自豪感。”谈到对传统文化的传承,程韬光说:“我们中国的文化底子这么深,不应该让我们的年轻人的视野更多地放在西方而忽视自己家门口的东西。至于了解杜甫,我想,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去读他的诗他的作品,只有作品会替杜甫道出他千年之前的心怀。”。

闻一多先生曾经“将山海经里所见的人面蛇身的神列一总表”,指出伏羲是以大蛇为图腾的氏族首领,他统辖的神有所谓钓长龙氏、潜龙氏、上龙氏、水龙氏……等等,也是一大群龙蛇之神。《山海经》中还有神通瑰奇的共工、相柳、楔窳、贰负等,都是“蛇身之神”。我国南方丘陵山区多蛇,生活中,人们时时处处与蛇打交道。因而,那里的古人对蛇产生了由害怕到依赖、信仰和崇拜的心理,认为自己的氏族与蛇有某些亲缘关系,于是奉蛇为图腾族徽。福建闽族就是图腾蛇的。

刘大为以娴熟的笔墨和准确的造型,表现出传统笔墨神韵;冯远坚实的笔墨技法、深厚的文化功底和艺术修养、严谨的笔墨造型能力,将传统笔墨赋予新意;刘巨德以墨为主传神写意;陈苏平更加强调内心视像的意象表达;袁武以干笔浓墨赋予作品以苍润浑厚之气;朱道平的山水画笔墨自由舒展,无拘无束,表达艺术家的心境感悟;田黎明以似水彩画的写意性水墨表现出纯净与澄澈之美;邵飞以梦幻般的笔墨构建一个浪漫的世界,画面五彩缤纷;杜大恺的作品随兴随性随心随形,简练的几何结构和色块对比,使得作品具有诗一般的意境;张立柱的作品注重以意象的造型观张扬现代中国农村的农民价值取向,试图唤起人们对中国乡土文化的再认识;张培成的作品以夸张变形的意象造型渗透出幽默感的情趣。

正在这种背景下,徐树立的油画有了更广阔的可能性和艺术本身更深远的表现力。徐树立的作品在色彩运用上,注重色彩本身所具有的表现向度,既谨慎探寻色彩间的微妙和谐,又刻意营造色彩间的对比冲突,在色彩的博弈中寻找着平衡点。这种对色彩内在性格的精准把握,使其作品色彩本身构成的世界,有着欲说还休的意味。在此,色彩语言对其艺术世界的言说,恰如其分。另外,徐树立的作品,还擅长借用材料本身所具有的肌理表现语言。在油与色的溶解渗化流淌中,在不同材料自身属性的综合运用里,种种不确定因素被徐树立强有力地控制为画面上的耐人品味之处。

”江淹《望荆山》:“悲风挠重林,云霞肃川涨。”吴均《答柳恽》:“秋月照层岭,寒风扫高木。”庾信《昭君辞应诏》:“胡风入骨冷,夜月照心明。”在悲风横扫的魏晋大地上,诗坛的气候却同时也在开始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清风、微风开始一点点地出现在诗人的笔下。如徐干《情诗》:“微风起闺闼,落日照阶庭。”曹植《情诗》:“微阴翳阳景,清风飘我衣。”曹植的《七哀》是一首思妇诗,其中有两句的想象力极为出色:“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在那个缺乏远距离交通工具的时代,对丈夫思念已极的女子,幻想化作西南风,穿越万里关山,直扑到丈夫怀里。

原滋 黄婉 晋一

上一篇: “敦煌壁画艺术精品高校公益巡展”走进上海高校

下一篇: 《金陵十三钗》:6亿元投资大手笔,搬来一座城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7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