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与不似——2016张大林意象油画展”开幕


 发布时间:2020-12-04 09:35:46

魔法童话:本土幻想的成色中国当代童话似乎并没有承接起古代传奇、小说、戏曲等艺术形式中的幻想元素,因此不得不转向异域文化去借取童话幻想的更多火种。这种文化借力造成的一个结果,是今天我们的童话中覆满了各种来自域外的童话意象枝蔓,最典型的如仙子精灵、魔法巫术等。在2011年的短篇童话中

”江淹《望荆山》:“悲风挠重林,云霞肃川涨。”吴均《答柳恽》:“秋月照层岭,寒风扫高木。”庾信《昭君辞应诏》:“胡风入骨冷,夜月照心明。”在悲风横扫的魏晋大地上,诗坛的气候却同时也在开始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清风、微风开始一点点地出现在诗人的笔下。如徐干《情诗》:“微风起闺闼,落日照阶庭。”曹植《情诗》:“微阴翳阳景,清风飘我衣。”曹植的《七哀》是一首思妇诗,其中有两句的想象力极为出色:“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在那个缺乏远距离交通工具的时代,对丈夫思念已极的女子,幻想化作西南风,穿越万里关山,直扑到丈夫怀里。

记者 尚新娇话剧主角:只有杜甫的诗歌在传唱在音乐话剧《杜甫》的宣传册页上,醒目地写着张广天的一句话:没有人物,没有符号,只有杜甫的方法。可以说,导演张广天的这部《杜甫》,是非常异质的作品。张广天将杜诗的某些意象以及他自己按照杜诗的审美原则延伸出来的意象,铺展在舞台上。在这里,杜甫是一种可以从诗歌的写作中借鉴出来的方法。1300年以前,唐代的人们以这样的方法与世界相处,如今,这个方法还有多少伸展出去的可能性?这是张广天所要表达的。

2011年短篇童话观察在一个日益讲究“效益”、“规模”的文学时代里,短篇逐渐成为一种相对稀有的文学产品。不仅一些短篇发表园地在今天显得相当寂寥,许多作者从创作短篇中初显的才情,往往也来不及经历更多必要的短篇写作磨炼和砥砺,便被疾速卷入到了热衷于长篇“制造”的商业出版漩涡中。尽管如此,我仍然以为,短篇作品所具有并呈现出的迅捷、机敏、丰富的艺术品性,使得散落在2011年这段写作岁月里的短篇童话作品,比起许多抻成长篇的作品,更能反映当下童话创作的基本艺术动向。

“我们无法决定读者或者观众最后能从作品里感知什么,但我们尽可能地将自己所要表达的东西清晰地传达给受众,在我而言,我最希望的就是年轻的受众群体可以对我们的传统文化保有更多的关注和爱护,让他们真正有一种民族文化自豪感。”谈到对传统文化的传承,程韬光说:“我们中国的文化底子这么深,不应该让我们的年轻人的视野更多地放在西方而忽视自己家门口的东西。至于了解杜甫,我想,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去读他的诗他的作品,只有作品会替杜甫道出他千年之前的心怀。”。

而“黄土作人”的伏羲、女娲在远古人的信念中,都是“蛇身之神”。古籍《拾遗记》卷二载:“蛇身之神,即羲皇(伏羲)也。”又据《路史·后记》讲:“天帝的女儿(九河神女)在华胥之渊游玩,感蛇而孕,经十二年生伏羲。”另据郭璞传注《山海经》说:“女娲是古时神女,她是人的脸面、蛇的身子,一天当中有七十次变化。”在传世的汉代石刻画像和砖画中,也常有人面蛇身的伏羲、女娲交尾像。更有趣的是,在中国上古神话传说中,有许多“神”也是“人首蛇身”。

作为对于上述现实束缚的某种矫枉过正,近年来的一些童话创作在高擎想象力的旗帜的同时,越来越走向一种题材、思想和情感表现上的玄妙与空灵。考察前两年的短篇童话,此类风格的作品不但为数不少,艺术上也愈益精进。这些童话擅长构想梦幻般缥缈曼丽的场景和轻盈缱绻的情绪,它们的故事或高高地飘浮在生活的上方,完全沉浸于幻想的针织法中,或也与生活发生轻微的触碰,但只停留在一种纤细、皮相的生命情绪上,比如某种被过于精巧化、装饰化了的亲情、友情或爱情的氛围。

板面 俞梅 小之麦

上一篇: 储福金围棋小说描画60余年“棋林外史”

下一篇: 孟良崮战役中张灵甫亡命之谜:被俘后遭枪击身亡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8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