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鑫京城演艺文化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1-02-28 20:06:54

短短几年时间,京津两地兴起了一股去小剧场听相声的热潮,在其影响和带动下,济南、沈阳、上海等地都先后成立了一些相声团体或组织,以小剧场形式定期演出相声专场,成为广大观众周末休闲的极佳选择。据不完全统计,如今在北京的几大城区都相继开辟有以小剧场形式演出相声的场所,如东城区文化馆的周末

同期的另一位诗人张雨(杭州人)在漱芳亭观赏了梅花后,也写文赞叹:“恍若与西湖故人遇,徘徊既久,不觉熟寝于中”。此前,史籍中未见北京地区有梅花种植的记载,可以说吴全节移梅进京,开创了燕地种植梅花的先河,故元宫词中有“绕罗亭植红梅百株”,“红梅初发,携尊对酌”之诗句。由此可见,至少在700多年前,当时的元大都内已有梅花种植了,只是数量极少而鲜为人知。明代香山天坛多处植有梅花《游西山诸刹记》描绘“盆梅盛开”“玉色灿然”到了明代,梅花在京城多地已有种植。

清末“京城四大才子”之一的沈太侔在《春明采风志》中记载:“中秋,大家互送礼节,赏奴仆钱,铺户放帐帖,每节如此。”当时中秋送礼被俗称为“贺节”、“送节”,也称“送节礼”、“送秋节”,所送之礼多为月饼。人们往往在节前数日甚至月初就开始赶办节礼,相互馈赠。富察敦崇在《燕京岁时记》中称:“每届中秋,府第朱门皆以月饼果品相馈赠。”而李静山在《增补都门杂咏》中云:“红白翻毛制造精,中秋送礼遍都城。”“红白翻毛”即“自来红”、“自来白”和“翻毛”月饼,是三种最有“京味儿”的月饼。

两年一度的“爱丁堡前沿剧展”今年9月将再访京城,4月和5月,两部暖场剧目将先期在北京东宫影剧院上演。其中香港话剧团荣获7项香港剧场界大奖的《最后晚餐》,以及德国、加拿大联合制作并首次赴中国内地演出的《反转地心引力》,将先后在北京、南京、杭州、上海等地登台。4月9日率先登场的《最后晚餐》,去年曾用云淡风轻的力量征服了京城剧迷,剧情在轻松、市井甚至有点粗俗的对白中层层推进,直击了香港底层百姓的现实伤痛,但这并不仅仅只是一对香港底层贫困母子的故事,它更是一个寓言。

那一段时间,顾太清深居简出,沉默寡言,除了安顿和教育孩子,就坐在书房里重读丈夫留下的诗词,回味美好时光。道光十八年,顾太清守寡的第二年,她遇到了一件烦恼事。杭州有个风流文人陈文述,大倡闺秀文学。这年他出资为埋骨西子湖畔的前代名女小青、菊香、云友等人重修了墓园,他那帮女弟子争相题诗。陈文述想把这些诗编集起来,取名《兰因集》。为了抬高《兰因集》的声望,他让自己的儿媳周云林去央托表姐汪允庄,向闺秀文坛之首顾太清求一首诗,以收入诗集中。

宋朝人口流动较频,来京常住与暂住的异乡人都得寻个栖身处。因此,成为都城的房东就等于手持一张长期饭票。苏东坡的一个堂兄长住开封,因有数间屋宅出租,日子过得优哉游哉。宋仁宗的重臣夏竦,见租赁业前景大好,就在京城广置地产,大办旅馆,成为汴京最有名的“包租公”,“邸店最广,日入极丰”。“楼店务”是宋代的公 租房,租金低人气高然而,夏竦还不是京城最大的业主,比起“店宅务”还差得远。店宅务原名“楼店务”,是经营各地公有宅地的“房管局”,负责房屋的租赁、修缮、管理诸务。

兒子 玉树临风 浴佛节

上一篇: 谈如何构建以人为本的饭店文化

下一篇: 民族英雄刘永福生平事迹展在广西南宁开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3.78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