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民族舞剧《花木兰》国家大剧院首演


 发布时间:2021-04-17 11:14:59

当晚的演出,扎哈洛娃与莫斯科大剧院最闪耀的男明星合作,包括米哈伊尔·洛布辛、丹尼斯·罗德金、丹尼斯·萨温等。时而翩若惊鸿、轻盈似雪,扎哈洛娃的裙摆一如升腾的清云在男伴的肩头掠过;时而愤慨激烈、忧怨挣扎,一次次完美的托举、一圈圈有力的回旋、一个个稳稳的落地……莫斯科的芭蕾明星们带来

作为第十五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重点剧目,上海大剧院和匈牙利布达佩斯艺术宫联合制作的歌剧《阿蒂拉》从7日至10日成功举行了中国首演。今年恰逢著名作曲家威尔第诞辰200周年,歌剧《阿蒂拉》被誉为威尔第歌剧作品中的“遗珠”,自1846年问世以来很少被演出。这部歌剧讲述公元五世纪时,匈奴王阿蒂拉率部进攻罗马,殒命于阿奎利亚城公主欧达贝拉之手的传奇。上海大剧院与匈牙利布达佩斯艺术宫耗时两年、精诚合作,终于将全景歌剧《阿蒂拉》同时搬上中匈两国的舞台。在此次上海的首演过程中,著名指挥丹尼尔·奥伦带领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极其精彩地演绎出这部歌剧雄浑磅礴而充满戏剧冲突的乐章。意大利男低音罗贝托·塔格里亚维尼扮演的阿蒂拉、匈牙利女高音伯罗斯·奇拉演绎的咏叹调备受好评,而中国歌剧演员杨小勇、孙秀苇等人的演出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海派清口”加盟 新京剧形式多样剧中,插科打诨、笑料百出的“土地公”、“土地婆”成为一大亮点。两人以时下最热的“海派清口”相声元素,让观众在换幕间隙大笑了一把。原来,《关圣》的主演关栋天,正是捧红周立波“海派清口”的幕后推手。“与以往的京剧作品不同,这部剧的定位并非‘新编历史京剧’,而是‘舞台剧’。”《关圣》的导演,曾执导《曹操与杨修》的田沁鑫介绍,此次《关圣》的创作,是要全面恢复京剧创建之初的娱乐面目,所以无论从故事、台词、还是舞美、服装,乃至唱腔、乐队各个部门,全部以时尚的元素加以“改装”,使《关圣》以时尚面目示人,更能为年轻人接受。

老话儿讲,“出了茶馆进澡堂——里外涮”。澡堂与茶馆一样,都是充满生活气息的社会公共场所。泡澡堂、逛茶馆,都是老北京人一种生活方式和社交手段,同时也反映着时代的变迁和人情冷暖、悲欢离合。以上都是《澡堂》与《茶馆》相似的地方。何雨繁介绍,两部话剧的结构上也有相似,都是塑造“群像”,而非以某一个人物为核心,对不同职业、阶层的人物都有描写,很多时候是以侧写的形式展开,展现出浮生百态众生相。何雨繁强调,不同的是,虽然《澡堂》也记录了很多人物的成长,生活和人性的变化,但它对人情世故的捕捉没有那么用力。

剧中的几位演员都有着丰富的舞台经验,“创业家”姚文涛的扮演者宗俊涛在《寻找初恋》中一人分饰19个角色;剧中人冯诺的扮演者于晓璘更是有着曾连演400多场《妈妈咪呀!》的经验。这些演员大多都是亚洲联创“音乐剧人才库”的重点培养对象,曾被选派到韩国专业音乐剧学校进行培训。此外,《番茄不简单》虽是小剧场音乐剧,但延续了国际上通行的预演体制,在首演前进行了四场预演作为市场试水,并及时查漏补缺。该剧将持续上演到9月24日。(记者 李红艳)。

《如果没有明天》讲述了一个小人物在生死之际的绝望,癫狂再到回归平静。此番改编的话剧继承了小说的核心命题,即生人不可能真正了解死亡的感受,死者也再无机会诉说生的美好。《我是余欢水》中,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余欢水,猥琐、懦弱、胆小,在公司不受受重用,妻子也带着孩子离开了他。在公司组织的体检中,处在人生低谷的余欢水检查出患“癌”,从此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晚首演中,由五位演员一同饰演的“余欢水”在简洁而富波普风格的舞台上遭遇生死命题的考验,与形形色色的人相遇,他时而懦弱、时而绝望、时而愤怒、时而英勇??喜剧的外壳下,该剧带领观众展开了一次如何对待生,如何对待死的哲学思考。

文学院 博思特 影鼎

上一篇: 文化基因 红色文化 历史文化

下一篇: 红色文化与大学生思想教育研究课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3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