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科幻作家吁"保卫想象力" 一旦失去就无法找回


 发布时间:2020-10-29 09:14:31

有时候,儿童读物是我们趋近经典的桥梁。对于西方文化而言,莎士比亚无疑是一座文化宝库,只是小读者长期苦于没有进入宝库的钥匙。英国美文家查尔斯·兰姆写过诗歌、传奇、剧本、莎剧论文和美术评论,深受周作人、梁实秋、吕叔湘等老一代文人的喜爱。兰姆与姐姐合作撰写《莎士比亚戏剧故事集》,以散文

但它们的热播,却并没有引来掌声,反而让家长产生担忧。以这两个系列的动漫作品为代表,显示出国产动漫创作的共同弊病:其一,缺乏想象力。想象力是动漫作品的生命,没有想象力的动漫作品,只能是创作者对现实生活的拙劣复制。优秀的想象力是可以上天入地的,同时也受故事合理性的约束,能满足观众暂时脱离现实生活沉重的情感需求,又能启发观众对生活未知一面进行探索。其二,创作懒惰。如果说早期剧集还有点创新的话,那么到后期的作品,则沦为简单的自我山寨,动漫人物的语言与行为枯燥无味,系列故事既没有连续性,也没有拓展性。

其实,正如爱因斯坦所说:“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和知识的灌输、技能的培养相比,想象力绝对要重要得多,因为不管什么样的知识和技能,都可以通过短期的培训获得,但是,想象力一旦流失了,却是再也找不回来的。杨鹏也强调,培养孩子的想象力其实是多方面的,不仅有科幻小说,还有童话、魔幻小说甚至非幻想类的作品,比如侦探小说、惊险小说、动作小说以及纯文学作品,也可以培养孩子的想象力。杨鹏还认为,长久以来中国儿童文学创作存在着“阴盛阳衰”的现象:即柔性的、唯美的、强调“文学性”的作品居多;所谓“阳衰”,指的是阳刚的、冒险的和倡导英雄主义和勇敢精神的作品太少,比如少年侦探小说、少年惊险小说、少年间谍小说、少年体育小说等,我们基本上都是一片空白。从审美的角度来看,我们的儿童文学主要强调阴柔、唯美,而缺乏对勇敢品质、英雄主义、探索品格、科学精神以及男子汉的阳刚之气的倡导。邓琼。

他要求自己每天按时完成字数,从来不会让追随他的铁杆拥趸失望。虽然有人怀疑他的背后有一个加强连,但对唐家三少来说,每小时八千字只是寻常速度。他说,持续更新维持网友的支持和点击率,是保持行业地位的首要条件。“你对读者忠诚,读者才会对你忠诚。”同时他也警醒持续高产量写作对身体的伤害,按时写作,同时按时快走和健身,以保持健康充沛的状态应对写作。南派三叔徐磊1982年出生,2011年以1580万元的版税收入位列作家富豪榜第2位。

图:杨鹏与同学们合影留念图:杨鹏与同学们开展想象创作接龙游戏(通讯员 刁国斌记者 陈书戈)“我看到了满口金牙、嘴里还会喷火、脚掌比天空还大的霸王龙。霸王龙把后操场踩出一个游泳池,从此维扬实小出了许多位奥运游泳冠军!”作为今年扬州市民读书节的重要活动,近日,著名儿童科幻作家、中国第一位迪士尼签约作家杨鹏带领着维扬实验小学的孩子们踏上了新奇的科幻之旅。同时,他发出了保卫孩子想象力的呼声。杨鹏曾创作了烩炙人口的《少年狄仁杰》、《装在口袋里的爸爸》、《校园三剑客》等儿童作品,深受同学们的喜爱。

一如往常,她写得不急不快,却持之以恒。她的这种坚持,在今天的时代显得有些孤独,却明明白白地昭示着一种坚持的勇气。在迟子建看来,写作的题材没有大小,也没有轻重,关键要看作家对这样的题材是否产生感情。她说:“喜欢上一个题材,如同喜欢上一个人,你愿意与之‘结合’,才会有创作的冲动,否则,再大的题材,与你的心灵产生不了共鸣,融入不了感情,你就驾驭不了这个题材。”她在访谈中透露,写《伪满洲国》,光资料准备就花了七八年,写了两年,直到出版,“简直就是一场长达十年的恋爱”。

信俗 王爱民 威尔森

上一篇: 钓鱼城文化旅游资源的特点

下一篇: 梅葆玖推时尚版《贵妃醉酒》 随《梅兰芳》上市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5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