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敬泽:这个时代盛行吐槽文化


 发布时间:2020-10-29 07:34:54

而叛变人类的“阿凡达”,最终以魅影骑士的身份带领纳美人和潘多拉星球各种动物,将前来侵略的美国雇佣兵一举歼灭,这个结果虽然还没摆脱好莱坞的个人英雄主义模式,但以人性和救赎来阻止罪恶,倒也是唤起观众共鸣的万无一失的法宝。《阿凡达》的确带来了一种颠覆性的观影体验,它的热映会让电影的3D

所以,网友“求放过”实际上是对目前国产电视剧创作能力的强烈不信任。但从客观上来说,国内针对少儿这一受众群体的影视产品非常稀缺。吐槽也未必能阻止葫芦娃“破芦而出”。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或许是在当前创作环境下,如何拍出让大家满意的真人版《葫芦兄弟》?一部电视剧,好的剧本等于成功的一半,即便针对低龄儿童的电视剧亦如此。大家对翻拍葫芦娃最大的担心无非是对原著剧情的改编。当年胡进庆版《葫芦兄弟》只有13集,每集约10分钟。现在看来,这种模式非常接近著名的美国动画片连续剧《飞出个未来》。

只有满足这个条件的动漫形象,才经得起时间的(炼。如何制造动漫的“全民偶像”?这要从我们的文化根子上去寻找,我们有数不胜数的古典名著、神话传说,这是催生动漫形象的文化宝库,好莱坞只是拿走了一个熊猫的形象,就制造出了在全球范围内受欢迎的《功夫熊猫》,为什么我们的创作者就不能从中汲取经验,从浩如烟海的神话英雄谱系当中,提炼出足以匹敌“哆啦A梦”的形象?或者,重新创造更具现代性的动漫形象也可以。但这需要创作者沉下心来,多揣摩人们当下的心态,赋予新创作的动漫形象以丰富的活力,让它们的性格更具有未来性。如果缺乏这种能力,只能说动漫创作界还未曾拥有真正优秀的作者。创造动漫“全民偶像”,还需要完整的、精致的产业链开发,以优质版权为核心,在电影、电视剧、游戏、图书、衍生产品等多方面,进行系统地创作与生产。之所以强调“精致”,是因为只有多线产品达到同一品质,动漫形象的号召力才会被全部调动起来,人们才会在情感上更快、更深地产生认同感、自豪感。这样的动漫形象才能成为“国家符号”、“文化符号”。□ 韩浩月。

推而广之,月光、呜咽、干净的少年,这样的情节与场景,将会对孩子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引导我们带有同理心地对待他者与弱者。从而,通过审美完成对我们道德感的唤起。在这个意义上,儿童文学的审美熏陶,不仅带有智力属性,还带有道德属性。儿童文学阅读既需要循序渐进,也需要“提前打底子”。不能割裂看待每个阶段的特征,始终保持高质量的输入,给人格打上文化的底色。我们相信,这些尘封的记忆,多年之后会因为某个外来事物的刺激,在记忆深处再度发光。

中新网北京8月14日电 (记者 应妮)在这里,天空是一片蔚蓝的海洋,太阳是一只时不时闹些小情绪的呼呼猪,这里有可怕的黑夜赛跑森林,必须依靠香蕉先生的光芒才能找到出路……女孩千幽子和哥哥石久乘坐Limbo巴士时被一座光怪陆离的游乐场吸引,哥哥却被一场大雨变成了毛绒玩具熊。逃过一劫的千幽子被大个子侦探所救,这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专为现实世界制造时间的“时间之城”。这就是小说家马嘉恺和绘者罗殷合作的全彩插图版《时光之城》。

杨鹏在讲座中指出一个误区:家长总爱把孩子送到各种各样的培训班,讲求技能教育,而忽视了孩子的想象力的培养。杨鹏认为,其实在什么年龄都可以学技能。但是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与生俱来的想象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会退化。保护想象力最好的途径就是阅读,可是在中小学的语文书中,缺少科幻小说。老师、家长要保护好孩子的阅读兴趣,要多读一些科幻、童话小说,培养孩子的想象力。杨鹏与同学们进行了想象创作接龙游戏,现场一片惊喜声、欢呼声、鼓掌声,同学们沉浸在想象的海洋中,脱口而出的创新片断络绎不绝,同学们的精彩表现受到了杨鹏的肯定。

有时候,儿童读物是我们趋近经典的桥梁。对于西方文化而言,莎士比亚无疑是一座文化宝库,只是小读者长期苦于没有进入宝库的钥匙。英国美文家查尔斯·兰姆写过诗歌、传奇、剧本、莎剧论文和美术评论,深受周作人、梁实秋、吕叔湘等老一代文人的喜爱。兰姆与姐姐合作撰写《莎士比亚戏剧故事集》,以散文体将莎翁重要戏剧做了浅白的改写,为两百年来东西方小读者初步接触莎士比亚立下汗马功劳——例如萧伯纳就是该书的重要读者。莎士比亚流传到中国,也是此书率先登陆:1903年上海达文书社用文言文选译其中10个故事,取名为《澥外奇谭》,第一次把莎士比亚的戏剧以文言章回体介绍给中国读者。

长阳路 桥头镇 外墙砖

上一篇: 《雷雨》戏剧冲突的误读

下一篇: 《雷雨》首演60周年 三代周萍的扮演者聚首(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