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字塔”带鹿石石构遗址群或为古代早期祭祀遗址


 发布时间:2020-12-04 01:37:26

我们所做的,就是尽可能为那个时代做个回音壁。”为纪念活动准备了一个多月的江苏诗人庞培这样说。此次,他还从北京请来诗人黑大春和他的乐队,为诗歌爱好者演唱由海子诗歌谱成的歌曲。庞培表示,海子最打动他的“还是年轻,或者他不可一世的天才,对生命极限的冲击”,“海子以他特别的方式展现了20

中新网秦皇岛3月23日电(王宝德 尹永吉)23日,第二届海子诗歌艺术节在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大学生会馆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翻译家以及来自美国、英国、以色列的海外诗人参加了此次艺术节。第二届海子诗歌艺术节由秦皇岛市海港区委、区政府主办,世界诗人大会中国办事处、秦皇岛市海港区宣传部等部门协办。近年来,随着文学艺术价值的提升,全国上下兴起了海子诗歌研究的热潮。秦皇岛海港区去年举办的“两岸诗歌高端论坛暨海子诗歌艺术节”获得了广泛好评,全国包括台湾在内的120余个网站进行了宣传报道。

海子的语言充满天分、内力强劲、精致而深情,往往还拥有鲜明的韵律节奏感(这种内在的韵律,一方面来源于乡土/自然美学的古老呼吸节奏,另一方面也可看出加西亚·洛尔卡等融合了民间谣曲元素的西方现代主义诗人的影响)。这样的语言容易令人迷醉,而在迷醉微醺的状态下,人们对喜悦与悲伤、绝望与渴望、安宁与焦灼等情感的体验辨认,有时就会产生混淆。“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只身打马过草原”(《九月》)、“西藏,一块孤独的石头坐满整个天空/没有任何夜晚能使我沉睡/没有任何黎明能使我醒来//一块孤独的石头坐满整个天空/他说:在这一千年里我只热爱我自己”(《西藏》)、“我把石头还给石头/让胜利的胜利/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一切都在生长/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空空/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日记》)……就拿后面这首《日记》为例,我们都能看出,这首诗多半与一个具体的女子有关,牵涉到人类最平凡(甚至略显庸俗)的欲念焦渴,但当这一切由海子在语言中重新组织起来的时候,我们竟从中读到了一种宗教般的开阔甚至安宁。

海子的自杀在诗歌圈内尤其是“第三代”诗歌内部成了反复谈论的热点,也如韩东所说海子的面孔因此而变得“深奥”。对于一般读者而言,海子的死可能更显得重要,因为这能够满足他们廉价的新奇感、刺激心理和窥视欲。甚至当我们不厌其烦一次次在坊间的酒桌上和学院的会议上大谈特谈海子的时候,我们已经忽视了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海子。海子死亡之后,海子诗歌迅速的经典化过程是令人瞠目的,甚至这种过程的迅捷和影响还没有其他任何诗人能够与之比肩。

问题的关键是,在浩如烟海的关于海子的研究和回忆性的文章中,中国诗人尤其是诗歌批评界已经丧失了和真正的海子诗歌世界对话的能力。翻开各种刊物和网站上关于海子的文章,它们大多是雷同的复制品和拙劣的衍生物。换言之,海子研究真正进入了瓶颈期,海子的“刻板印象”已经形成。我们面对海子已经形成了一种阅读和评价的惯性机制,几乎当今所有的诗人、批评者和大众读者在面对海子任何一首诗歌的时候,都会有意或无意地将之视为完美的诗歌经典范本。

一个诗人的内心必须足够敏感和脆弱,才能写出足够强大的、有力量的东西。事实上,海子可以构成一个精神现象学命题,他已不是他本身,他构成一种现象。死了价值才提升唐晓渡【诗歌评论家、诗人】年轻人会特别迷恋海子,因为他的写作很大程度上带有某种青春写作的色彩。海子当年如果没死,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没有现在这么耀眼,他写的诗歌也一定会发生变化。这关系到我们人类非常可笑的地方,就是人死了以后,价值才得到提升。比如梵高的画,这是人类的荒诞。

这样的句子拥有某种古老而神秘的舒适度、安抚力。有时,在阅读海子那些最沉痛、最悲伤的诗句的时候,我的嘴角也会不知觉浮现起一抹深沉的笑意——这并非不敬,也无关理解力,这只是我被天才式语言行为挑起的应激反应,它既是精神的,也是肉身的。当然,也有那么一些诗作,永远无法令我笑出来。例如之前提到过的《春天,十个海子》,写于1989年3月14日凌晨,基本可以算作是海子自杀前最后的绝命诗。尽管有些残忍,但我不得不承认,在海子的若干杰作之中,这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之一。

因会 公联 轿顶

上一篇: 日本玻璃工艺作坊挑战“萨摩切子”(图)

下一篇: 中国史前最大城址首现龙山时期骨器作坊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0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