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叶匡政:全民读诗、全民写诗的时代并不正常


 发布时间:2020-11-30 01:12:10

20年后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已被楼盘广告用滥武大学者荣光启独家整编 海子少年之作《小站》首次完整面世20年前的3月26日,中国诗人海子在山海关附近的一段慢车道上卧轨自杀。“这个25岁的年轻人短暂的一生创作了200多万字令人惊叹的诗歌等作品,这些文字饱含生命的激情、爱的挣扎、对苦

中新网乌鲁木齐7月23日电 (陶拴科 米拉提)新疆青河县文物局23日透露,青河县三海子古代大型石构遗存及鹿石考古发掘工作正式开始。青河县三海子遗址墓葬群及鹿石属于欧亚草原重要的早期游牧文化遗存,一直以来,广为中外专家学者的热切关注,为进一步探秘和保护三海子考古遗存,2012年3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通过新疆文物局报请国家文物局批准立项,6月28日开始,对三海子古遗址群区域内一处面临湖水侵蚀,已经坍塌四分之一的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同时对三海子地区所有的遗迹进行照相、测绘,室内根据照片进行绘图,绘出每个遗迹的原始状态平面图;对三海子遗址群中的托也勒依等遗址进行地探;古代地理环境进行研究。现考古挖掘工作已全面启动。(完)。

我们所做的,就是尽可能为那个时代做个回音壁。”为纪念活动准备了一个多月的江苏诗人庞培这样说。此次,他还从北京请来诗人黑大春和他的乐队,为诗歌爱好者演唱由海子诗歌谱成的歌曲。庞培表示,海子最打动他的“还是年轻,或者他不可一世的天才,对生命极限的冲击”,“海子以他特别的方式展现了20世纪汉语之美,新诗之美,但希望他是最后一个以这种方式寻求完美的人”。上海诗人陈东东则以诗人多多的诗《从死亡的方向看》为引,在活动上作了演讲:“海子的诗歌已经与他的死亡密不可分。

我觉得这些诗句仿佛是我自己写的,他们的感动也让我陶醉。这种狂热持续了几年,直到我远离故乡,去了广东。《海子诗全编》出版时,我已回到故乡埋头写诗多年,一连数月,再次沉浸于海子诗中。这些诗,让我清晰了诗人在世间的意义。诗人,或者成为人类纯真天性的继承者,或者成为它的捍卫者。海子无疑是一位继承者,这使他的诗如此与众不同,像从人类纯真的天性中自然喷涌而出的,他的声调、他的语言和精神状态,都恰好与这种天性吻合在了一起。所以他的诗句发乎天然,却又无比精确,使现代汉语中的纯真与良善,在人间重新找到了它的代言人。

这一点,实在是很可悲哀的。让我们一起大声呼唤———魂兮归来,中国诗歌的“海子精神”!□悠哉(闲闲书话)春暖花开,诗神是否会到来?如果我们像贝克特的《等待戈多》中的两个人那样,只是无所作为地等待戈多的到来,那么我们或许永远也等不到诗神的到来和诗性的真正复活,甚至诗神已经来到我们的中间,我们也只会与他擦肩而过。如果我们对海子的诗和他为诗的献身行为,真正有足够的深思的话,我们就应该为即将到来的诗神,做好迎接的准备,而不仅仅是以高声的朗诵诗歌的方式,抒发对已逝的诗人的怀念而已。

三海子地区是新疆踮脚尖写实动物风格鹿石和顶端刻槽鹿石(即头冠状鹿石)分布最集中的地区,该类鹿石非常独特,新疆其他地区很少见到。三海子地区西与蒙古国接壤,海拔2700米,总面积达596.16平方公里,大致呈东南—西北方向,在南北长32.4公里、东西宽18.4公里。2013年发掘的是花海子湖边高地的一个大型石围石堆遗址——花海子3号遗址,整个遗址东西直径77.8米,为三海子地区第二大遗存。海子,在蒙古语中为“湖泊”之意。

那些年,两位年轻诗人的死亡事件分外引人注目:一个是顾城,另一个是海子。当然,可纳入同一话题讨论的不只他们二人,还要加上戈麦、骆一禾等,他们在短短几年内的相继离世激起了“诗人之死”的讨论。在市场经济席卷天地、欲望狂欢大幕开启、理想主义骤然幻灭的转折时刻,这样的话题可以满足太多隐喻的冲动和阐释的需求。顾城的死亡争议太大,站出来详细谈论的人不多,倒是海子的死亡仅仅关乎自己(至少在形式上是这样),由此便可以安全妥当地接纳下那些迟来的赞美、痛惜的哀悼、浪漫的崇拜乃至“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庞大感慨。

神月 杜仑 轿顶

上一篇: 莫高窟如何满足自然文化遗产

下一篇: 敦煌莫高窟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8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