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去世25周年 纪念文集在南京首发


 发布时间:2020-12-02 02:55:25

我想,它会一直立在那里,用它肃穆的黑色提醒我,我曾有过一份怎样的青春时光。每当我翻开《海子诗全编》,只需看几眼其中的字句,泪水就会像当年一样盈满眼眶。我的泪水已变得浑浊,这些字句依然如此纯净,透出青春热血才有的神圣气息。这是诗歌的力量,海子的生命其实一直保存在这些圣洁的字句中。它

20年后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已被楼盘广告用滥武大学者荣光启独家整编 海子少年之作《小站》首次完整面世20年前的3月26日,中国诗人海子在山海关附近的一段慢车道上卧轨自杀。“这个25岁的年轻人短暂的一生创作了200多万字令人惊叹的诗歌等作品,这些文字饱含生命的激情、爱的挣扎、对苦难的担当、对永恒的热望。”在当代诗歌研究专家、武汉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荣光启看来,海子的作品没有一个字是多余的废话,因为他是用自己的生命在写作。

首届“海子诗歌奖”日前由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星星》诗刊杂志社、国际汉语诗歌协会共同设立。“海子诗歌奖”的设立取得了海子家人的同意。“他们都很支持。”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海子诗歌奖组委会负责人谭五昌告诉记者:“不过,只是用海子的名字来命名,不意味着我们要评选海子诗歌风格的作品。”这一诗歌奖项所追求的特点与原则,是“纯粹性”、“青年性”、“开拓性”。从终极目标而言,海子诗歌奖的设立是为了尽可能彰显海子的文学史意义与价值。

在这样巨大的反差下,海子的形象逐渐被复杂化,纪念海子也成了不同人编织各异话语的渠道。有人在谈海子时附加了对故去的文学、政治岁月的怀恋和想象,有人则追捧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心灵鸡汤式解读,面对这些颇为吊诡甚至是滑稽的现象,若海子泉下有知,不知会作何感想。“大风从东吹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追求太阳足迹的海子最终与成就他的时代一同消失。“诗歌热”的文学黄金年代,依然令世人“念念不忘”,因此,海子之死被解读成告别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告别文学理想主义岁月的标志性符号,进而推演出各种隐喻与联想,这是可以被理解的。不过,纪念海子不能神化海子,更没必要诉诸话语的狂欢、极端情绪的宣泄,将海子之死祛魅,重返对诗歌的纯粹信仰,或许才是对逝去诗人的最好纪念。黄帅。

8月31日,笔者从(安徽安庆市)怀宁县文物管理所了解到,经该县人民政府批准,位于高河镇查湾村的海子故居被列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海子,原名查海生,1964年出生。从1982年到1989年,海子以超乎寻常的热情和才华,创作了近200万字的作品,包括抒情诗、长诗、文学评论、随笔等,被公认为朦胧诗人以后中国当代最杰出的诗人之一,其作品《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还入选了人民教育出版社现行高中语文课本。海子故居于2004年修复,占地面积为200平方米,共有3开间,属砖瓦结构。“海子故居”四字由清朝书法家邓石如后裔邓晓峰题写,堂轩两边挂有放大了的海子在高中和大学时的黑白照片,中间是海子的简介,左边张贴着海内外诗歌大家对海子的评价文字。每年清明时节,全国各地的文学爱好者都会纷至沓来,到海子墓前和海子故居吟唱诗歌,祭奠海子。据怀宁县文物管理所所长金晓春介绍,将海子故居列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对提升地域文化、发展文化旅游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新安晚报 钱续坤)。

于是,眼睛离我越来越远,我的温暖的坟茔也越来越远,路灯忽明忽暗,也许我将死无葬身之地,只好用脚,怀念一个空酒瓶子。卧夫于今年4月5日诗人卧夫出资修葺了海子墓,他称:海子作为一种符号让人想起世界上还有诗人和诗歌中国青年报:当时,你出资修建海子墓是出于什么样的想法?卧夫:1989年3月26日,海子卧轨自杀后,遗体在秦皇岛火化。其父母把他的骨灰带回安徽怀宁县,埋在老家查弯村的墓地,没有墓碑。我的朋友旅游时考察过海子家乡,看了之后觉得很凄凉,呼吁人们为诗人修墓,我一听当即表示愿意出资做此事。

每年3月26日,诗歌界都必然会像迎接盛大节日一般再一次谈论一个诗人的死亡,必然会有各路诗人和爱好者以及媒体赶赴高河查湾的一个墓地朗诵拜祭。对于海子这样一个经典化和神化的诗人,似乎他的一切已经“盖棺定论”,而关于“死亡”的话题已经掩盖了海子诗歌的本来面目。这多少都是一种悲哀。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是海子的死亡和他的情感生活,海子一生的悲剧性和传奇性成了这个时代最为流行的噱头,在公众和好事之徒那里,海子的诗歌写作成就倒退居其次了。

”诗人冷霜这样说。不仅如此,还有一群人到安徽怀宁——海子的家乡,为他扫墓;一些人在网上嚷嚷着到山海关的铁轨旁凭吊他;他的诗又一次结集出版;与海子有所交集的同事、同学、生前好友被记者找出来讲述关于他的记忆碎片。这是一个隆重的20周年。“我已经忘了5年、10年的纪念是什么样了。”海子生前好友、诗人西川说,“20年来得特别猛烈。”1989年3月26日,25岁的海子在山海关与龙家营之间的火车慢行道上卧轨自杀。此后20年,他的诗歌进入中学教科书;他的生平变成传记;他的剧本《弑》编排成剧;他的诗被模仿;他的死成为研究对象。

北罗 乔鲁诺 卢潜

上一篇: 《红色记忆——革命文物的述说》开展 60余件革命文物亮相

下一篇: 周恩来堂侄捐邓颖超亲笔书信和珍贵老照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