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海湖海子民俗村望湖烤鱼


 发布时间:2020-12-01 22:41:59

封闭反面常常是极端的热切,他视绘画大师梵高为他的瘦哥哥———另一个自己。在给这位瘦哥哥写的诗中,有另一个海子:瘦哥哥梵高,梵高啊/从地下强劲喷出的/火山一样不计后果的/是丝杉和麦田/还有你自己/喷出多余的活命时间他更多的诗,也如梵高的画,是喷出的多余的活命时间———他们都是用生命

20年后,当年沉迷于行吟校园的我早已融入滚滚红尘。为了面包,为了富足的生活,为了社会认同的所谓的成功而每日奔忙。谈不上大富大贵,但也不愁柴米油盐,还算安逸。但总感到自己像一个在地面匆匆穿行的戴着面具的躯壳,早已远离天空的召唤。这样的状态让人想起马雅可夫斯基在著名诗篇《穿裤子的云》中的呐喊:我,对于我自己来说,太小了。我们可以通过所谓的奋斗找到安放身体的豪宅香车,但很难找到一个居所安放灵魂。中国的大学都开风水课了,各地庙宇的香火始终被有太多现实目标的香客萦绕,不存在的菩萨面对这些充满欲望索求的善男信女估计会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比地方政府还重。

3月26日,是诗人海子二十五周年祭日。二十五年前,海子还不是一个闻名海内的先锋诗人,那个年代,他的作品散落于各个不同的刊物中,大多数读诗的人和写诗的人,并不真正全面的了解他的诗歌。直到他去世之后,人们才开始寻找他所有写过的诗,也才开始真正认识他。如今,二十五年后,海子名满天下,但是他的诗和他那个时代的诗人们,却已经少有人知。著名诗人、文化评论家叶匡政说:“海子的诗,就是海子自己,就是青春本身。这是独一无二的海子,也是现代汉语发展到今天,唯一形象完整的诗人。

”但在2007年初,他读到海子生前好友、北大法律系1980级(海子是1979级)的诗人陈陟云一篇怀念海子的文章《八十年代的北大诗歌,我们生命之中的青春小站》,文中反复提到的海子第一本诗集《小站》引起他的注意。2008年春节前夕他与陈陟云见面交谈,并读到了这本共有25首诗歌的《小站》。“当我一翻到扉页,我就感到《小站》绝非幼稚的少年之作。越翻阅其中的文字,一种感觉就越强烈:这是具有典型的海子风格的文字,对于那些喜欢海子的一般读者,将这些文字公之于世是有必要的。

从1982年到1989年不到7年里,海子创作了近200万字的作品,其最为大众所知的是他的250余首抒情短诗,诗里提到最多的则是关于他的3次受难(爱情,流浪和生存)和他的3次幸福(诗歌,王位和太阳)。“荒凉的山冈上站着四姐妹,所有的风只向她们吹,所有的日子都为她们破碎。”(《四姐妹》)“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海子的诗一首一首地在诗会上被朗诵,朗诵者有清华大学中文系学子,有北师大文学社的诗歌爱好者。

”25日夜里,同事被他的大叫声“我活着没意义了”吵醒。同事以为海子出了什么事,迅速地从床上爬起来敲海子的门,问他出了什么事。海子面色苍白地说:“不好意思,惊扰您了,刚才做了一个噩梦。”他感觉自己像是做错了什么,郑重地向同事道了个歉。海子再也睡不着了,他穿好衣裳,接着昨天再次写起了遗书:“爸爸、妈妈、弟弟:如若我精神分裂,或自杀、或突然死亡,一定要找××学院××报仇。”“从上个星期四以来,我的所有行为都是因暴徒××残暴地揭开我的心眼或耳神通引起的,然后,他和××又对我进行了一个多星期的听幻觉折磨,直到现在仍然愈演愈烈地进行,他们的预期目的,就是造成我的精神分裂、突然死亡或自杀。

皮定钧 杂评 铭涛

上一篇: 多媒体课件设计与制作 人文

下一篇: 宋思衡用钢琴描绘小说人物 让观众听见村上春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