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海子需要的不只是一年一度的赞美


 发布时间:2020-11-25 10:14:30

或许神的力量会摧毁他作为凡人的身体,但终将会收容其伟大而不屈的意志,并使其变成神的一部分。“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这是最后的宣示——虽然并不是他最后的绝命诗,但也是他早就写下的绝命诗。谁都有可能自负,自负到狂妄的地步,但谁又可以这样清醒,意识到自己“必将失败”。只有屈原式的

“今天”和“我”永远是缺席的,海子坐在永恒的阴影里,微笑着看着阳光下幸福的人世和欢笑的人群——那美好的一切,注定是哲学意义上的“他者”,这里面滋生出一种伟大的、诗的悲剧性。对大众而言,他们爱海子目光尽头的光明。对我来说,我爱海子目光源头的阴影。以一种二律背反的奇特方式,我们的爱在海子的目光中合而为一。在传播理解的层面,类似的误读和遮蔽是普遍存在的。不过有些时候,读者从清寒凄伤的诗句中读出了暖意绵长的感觉,这还真得怪海子自己。

”作家出版社编辑李宏伟这样说。为纪念海子,1989年4月7日北大举行海子诗歌朗诵纪念会,千余人参加;北大教师胡续冬回忆,那时基本把阅读海子、骆一禾、戈麦作为朋友间互相激励的一种方式。“1991年到1994年,那纯粹就是海子的天下。”诗人世中人说,“神话的说法就是当时形成的。上世纪80年代末是精神危机的时期,正好又赶上特异功能、宗教知识繁荣,在这种背景下,海子思想的纯粹性能非常轻易打动人。”但海子的神话最初并没有撬动出版市场。

我说,你认为他不够好在什么地方?顾彬说他太浪漫了,太自我。当然,这是顾彬的个人看法,毕竟他们是发达国家,我们是发展中国家,整个处境是不一样的,而诗歌是要回答我们的境遇的,并不存在普遍的诗意的尺度。我写诗,翻译诗,也做诗歌批评和诗歌编撰,四重身份加在一起,我认为,海子对整个未来中国新诗的发展是有意义的。老实说,虽然中国现代诗这三十年来已经足够成熟了,但相对于两千年的古典诗歌还是很年轻,活力还是很大,在这种情况下,海子的雄心和抱负,以世界的眼光来要求自己的写作,是有意义的。

中新网乌鲁木齐7月18日电 (陶拴科 孙淑珍)7月17日,新疆考古专家对阿勒泰地区青河县高山草原青铜器时代墓葬进行保护性挖掘。记者获悉,阿勒泰地区青河县三海子墓葬及鹿石属欧亚草原早期文化区域,为此引起了中外专家学者的关注。为进一步印证三海子区域欧亚草原文化的联系,探秘三海子历史遗存,201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上报的三海子墓葬及鹿石考古发掘项目得到国家文物局批准。2013年7月中旬,对三海子古墓葬及鹿石区域内一处面临湖水侵蚀,已经坍塌四分之一的遗址实施抢救性挖掘。专家介绍,此次挖掘三海子地区所有的遗迹进行空中照相,根据照片进行绘图,绘出每个遗迹的原始状态平面图;对三海子遗址群中的托也勒依等遗址进行地探;对古代地理环境进行研究。目前,考古挖掘工作已全面启动。三海子墓葬及鹿石位于青河县查干郭愣乡三海子夏牧场,为青铜时代墓葬,距今约4000年。墓葬分布为四个区域,各墓葬墓环水而建,气势宏伟,结构独特,是欧亚草原少有的特大规模墓冢之一。(完)。

编者按:1989年3月26日凌晨,诗人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身亡,这一事件成为中国当代文化史的标志性事件。有人认为,当现代工业社会最有力的象征 ———火车碾轧过中国最后一个田园诗人的身体时,所带来的阵痛表面上是钢铁碾轧肉体,实质上是功利主义摧毁了理想主义。20年后,我们大声朗读“春天,十个海子复活”,作为“诗神”的海子真能复活吗?一个杀死诗意的年代1989年,我20岁,那是一个全社会弥漫着文学梦的年代。在当时的大学校园里,海子之死是一个相当轰动的事。

颜丙燕 妹夫 谷讯

上一篇: 北京空竹博物馆:传承民俗 展示抖空竹技艺(图)

下一篇: 小学空竹社团传统文化 博客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