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卧夫死因或成迷 警方称脱水致多个器官衰竭


 发布时间:2020-11-28 18:23:46

世界诗人大会常务副秘书长执行委员兼中国办事处副主席北塔表示,“我每年都来秦皇岛,秦皇岛是个离梦想最近的地方,也希望能够成为秦皇岛人,在这里找到一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房子。我想通过各位诗人和学者的共同努力将秦皇岛打造成‘诗歌之城’,也希望在艺术节期间各位诗人能为秦皇岛留下精彩

”笔者在对复旦诗社同学的采访中也发现,他们喜欢的诗人大多还是新月派、朦胧诗派或者上世纪80年代末的第三代诗人。一位复旦诗社的女生告诉笔者:“在‘80后’诗人中,没有个人特别喜欢的。网络平台上有太多诗歌,每个人、每首诗风格都不大一样,不好比较,而自己也好像丧失了鉴别力。”这或许说中了当今诗歌圈内热市场冷的原因。肖水坦言自己这一代诗人最鲜明的特征在于:用平白如话的语言将芸芸众生的日常生活与情感摆放在读者面前,写诗成为个人极其私人与隐秘的事,而不再如陈思和教授认为的那样“自觉承担起民族的命运”。

李少君表示,海子的诗歌有着超越世俗生活的意义。一个时代的神话从24日海子的生辰日起,就陆续有读者和网友自发前往海子的墓前缅怀海子,凤凰文化专程前往山海关拍了一个与海子及春天的诗有关的纪录片,还有很多读者和网友通过网络发表海子的经典诗句以纪念海子。26日上午,《东方今报》副总编辑曹亚瑟在微博上晒出海子自杀时带在身边的4本书:《新旧约全书》、梭罗的《瓦尔登湖》、海雅达尔的《孤筏重洋》、《康拉德小说选》。香港诗人廖伟棠也晒出英文版的《亚洲铜》表示纪念。

你说我懂不懂外语?三年前因为他在山东大学骂我,我就给他写过一封信,和他讨论。我说如果我作为一个中国诗人不知道歌德,那么这是你们德语的问题,不是汉语的问题。我了解的歌德也许不亚于你顾彬,如果你认为我看的歌德是汉语的歌德就不是歌德,那么你就在否决你从事了一生的翻译事业。但是顾彬的说法作为一个外国人也无可厚非,最可笑的是,顾彬在中国居然会被当成一个人物。那么矫情的一个人!他研究中国文学,可以阅读汉语,却不能用汉语写作,他给我写信,一封两三百字的信,有许多错别字。许多汉学家都这样,可以原谅,但对他的说法不能认真。他不能写汉语,怎么体会汉语的精微。汉语不是拼音,许多汉学家不明白这一点,他们与汉语没有书写这个关系。仅仅阅读是不行的!从他批评韩东、朱文、棉棉就可以看出,他看不出这些作家的语言上的独创精微之处,他看不出语感。他只能看个大概意思,文学难道不是语言的艺术吗?。

于坚:我觉得神秘是诗人最基本的要素之一。另一个是经验。诗本身就有神秘性,但是有些诗人所谓的神秘感,来自理论,他们阅读他人的评论,认为诗歌是神秘主义的,他接受了这种观念,于是他们也制造这种神秘主义。而我认为,语言本身就具有这种神秘感,诗歌内在的神秘性是由语言自己呈现出来的,不是我将神秘主义附加给它。汉语这种文字本身就有神秘性。我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看人们在看王羲之颜真卿的书法,他们看它们的神情,完全是看《圣经》的神情,都不敢去碰玻璃,内心充满神圣感和崇敬。

悲伤的是这个天才诗人彗星般短暂而悲剧性的一生,幸福的是中国诗坛出现了这样一个早慧而伟大的“先知”诗人。除了极少数的诗人和批评家委婉地批评海子长诗不足之外,更多的已经形成了一种共识,即海子的抒情短诗是中国诗坛的重要的甚至是永远都不可能重复也不可能替代的收获。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海子的诗集在死后极短时间内面世对于推动海子在中国诗坛的影响和经典化是相当重要的。然而我发现,海子的诗歌文本存在大量的改动情况,甚至有的诗作的变动是相当惊人的(这无异于重写)。

《青海湖》杂志的一位编辑披露了海子生前一段鲜为人知的经历:海子从西宁返京时已身无分文,是这家杂志社的几位女编辑为他凑了路费。海子在1998年曾从青海辗转西藏,并在途中写下了《日记》一诗,也就是后来那首著名的《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的诗歌。“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我们现在再来揣摩与考证诗人诗中的“姐姐”已毫无必要,但是,诗人内心中,一定有一个不为人知,甚至卑微得令人心痛的故事。海子曾“主动”去拉萨参加一个诗会,极尽羞辱,而当时在场的某些所谓“著名”诗人或评论家们,纷纷无动于衷,而事后,却不约而同都成为了海子最好的“朋友”。

退一万步讲,如果海子没有死,那他到了现在会怎么评判自己在80年代的诗歌创作,他在新世纪会给我们贡献怎样的诗歌作品,这一切都值得我们深思。很多优秀的诗人,被迫在一隅写作,被迫在一个圈子里互相欣赏,写出的作品不受评论家重视,也不被大众所阅读和接受,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海子如果活着,他会让自己成为一个巨大的遮蔽物,遮蔽住其他诗人、诗歌,阻碍现代诗歌的进一步发展吗?现代汉语诗歌的写作,显然不应该退回到汪国真之流的水平,但回归到海子80年代诗歌那样,充满童真、想象力、农业社会的抒情、孩子气,就是可以被接受的吗?甚至是被唯一接受的吗?当然,这一切都不能归咎于海子。

新华社乌鲁木齐7月7日电(记者刘杰)来自西北大学、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人员近日在对新疆海子沿遗址进行发掘时,发现距今3000年的青铜时代晚期人类居住遗迹,其中的石砌房址规模宏大、结构复杂,可能是部落贵族居住的地方,引起考古人员关注。海子沿遗址位于新疆巴里坤县海子沿村,距离巴里坤湖仅1公里,遗址地表覆盖牧草,地表散落夹粗砂红陶片,局部暴露出石墙和红烧土块。考古人员于今年6月初启动了对遗址的全面发掘。随着发掘的进行,大型石砌房址的神秘面纱被一步步揭开。

良坤 庆澜 寓青

上一篇: 《契丹始祖传说》入遗 河北平泉掀考证热

下一篇: 河北发现疑似辽代大长公主儿子儿媳合葬墓(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4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