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纪念海子,纪念再也回不去的诗歌年代


 发布时间:2020-12-01 06:56:52

鲍婉:创办这样一个诗歌纪念馆,需要大量的珍贵诗歌资料来支撑。据您介绍,您的藏品大约有五千余件。请问,能否介绍一下这些藏品的概况?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意识地收藏诗歌资料的?收藏的渠道都有哪些?姜红伟:“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的藏品主要包括下列种类: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版的各种诗报、诗刊、

一切都在分裂、一切都陷入了混乱,语言和情感都在自我质疑、自我吞噬,全诗走到结尾部分甚至陷入了某种谵妄状态(这残酷的谵妄竟也是迷人的)。这是自我的破灭及粉碎,呈现为毁灭性的情绪暴力,我们已经不难从中察觉到某种不祥的气息。诚然,有些作家可以一面在文本内毁天灭地、一面在现实世界里保持从容,这是两个世界、两种自我、两套角色间内外平衡相互抵消的功夫。但海子不一样。他也许是入戏太深,也许是完全不会表演,他其实一直都是个孩子。

那是9月下旬的一天,与我交往二十余年的诗歌好兄弟、曾经被我1986年创办的《中学生校园诗报》评为“全国中学生十大校园诗人”的北京的江熙(江小鱼)以及广州的南岛从广州打来电话,邀请我国庆节期间到南京参加当年中学生校园诗友聚会。由于1989年我退出了诗歌江湖,和他们失去了联系,因此,多年未见他俩的我,其实很想与他们聚首,畅谈友情。但是,由于多方面的原因,我未能赴约。大约10月中旬的一天,国内著名媒体《南方周末》驻上海记者站记者刘建平从上海给我打来电话,专门采访我八十年代创办《中学生校园诗报》并倡导中学生校园诗歌运动的经历。

地震时老龙王路段山体岩石被挤压弯曲的形状。1910年英国人威尔逊摄叠溪城东门。点将台岩基被震裂和倒塌的城门。1910年英国人威尔逊摄叠溪城东门。1910年英国人威尔逊摄叠溪城内民居。1933年8月25日下午3时52分,位于阿坝州茂汶县北部的叠溪古城,发生了7.5级,烈度10度的大地震。这次大地震,导致叠溪古城、沙湾、较场坝、猴儿寨、龙池及附近的21个羌寨全部毁灭,山峰崩塌滑落,另有13个羌寨石砌房屋悉数垮塌。总计死亡6865人,受伤1925人。

但如果你仔细观察神龛上的海子,他年青的脸庞上总流露出几分不安,几分惶恐,几分羞涩。无疑,海子是中国诗歌最大的谎言。从中国的传统文化来看,海子卧轨自杀是大不孝。我们知道一个乡村家庭培养一个大学生的不易,这几乎会耗尽家中所有积蓄和父母的全部心血。而海子“毅然”自毁生命,毫不顾忌亲人的悲恸和他们日后所面临的生存困境,充分体现了他的偏执和自私。我们面对这样一个海子,更多的应该是反思。还原一个真实的海子,让他回归到一个“人”,或是一个“诗人”的坐标,是时候了。海啸。

周南焱昨天打开微信、微博,又看到一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陡然想起,又到了海子的忌日。近些年来,尤其是近两三年,3月26日俨然成了一批文青的节日,他们都在纪念海子,积极转发海子流行的诗句,写一些矫情的怀念文字,甚至不乏有人组团去海子老家参观,或组团前往山海关海子卧轨处拍照留念。对此,有不满者讥讽海子、顾城、张国荣已成为新文艺“三大俗”,被粉丝们的怀念文字熏得透不过气来。称海子、顾城、张国荣为文艺“三大俗”,当然有失偏颇,但也并非毫无道理。

或许神的力量会摧毁他作为凡人的身体,但终将会收容其伟大而不屈的意志,并使其变成神的一部分。“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这是最后的宣示——虽然并不是他最后的绝命诗,但也是他早就写下的绝命诗。谁都有可能自负,自负到狂妄的地步,但谁又可以这样清醒,意识到自己“必将失败”。只有屈原式的人格抱负,才能够如此理性地知晓生的局限,并且如此坚信且毫不犹疑地预言其诗歌的胜利。我觉得大诗人产生的影响是会持续五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海子完全可能像李白、屈原那样,产生久远的影响,他的语言不复杂,但他的单纯里有更多的丰富性。

二是八十年代各地诗歌社团创办的诗歌民刊和油印诗集,如《今天》等,大约500余种。三是七十年代末期至八十年代末期全国各地高校大学生创办的各种诗歌刊物和报纸,如《这一代》黑色版本和白色版本等,大约300余种。四是八十年代全国各地中学诗歌社团创办的各种诗歌刊物和报纸,如《中学生校园诗报》、《青少年诗报》等,大约200种。五是七十年代末期至八十年代末期全国大学生文学刊物的各类图片,大约1000余张。六是八十年代全国各地诗人的书信和手稿,如臧克家、张志民的书信和书法等,大约500余封。

我觉得这些诗句仿佛是我自己写的,他们的感动也让我陶醉。这种狂热持续了几年,直到我远离故乡,去了广东。《海子诗全编》出版时,我已回到故乡埋头写诗多年,一连数月,再次沉浸于海子诗中。这些诗,让我清晰了诗人在世间的意义。诗人,或者成为人类纯真天性的继承者,或者成为它的捍卫者。海子无疑是一位继承者,这使他的诗如此与众不同,像从人类纯真的天性中自然喷涌而出的,他的声调、他的语言和精神状态,都恰好与这种天性吻合在了一起。所以他的诗句发乎天然,却又无比精确,使现代汉语中的纯真与良善,在人间重新找到了它的代言人。

纽莱 蒋勇 李春霞

上一篇: 《早安,车神大人》:老司机速成宝典

下一篇: 中班民俗游戏《游鲤鱼灯》教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2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