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海子去世20周年:三月里,春暖花开(图)


 发布时间:2020-12-01 19:10:21

海子自杀后医生对海子的死亡诊断为“精神分裂症”。1989年3月24日夜里,可怕的状况又一次出现。但被意念折磨透了的海子认为有人在控制他的思维。他认为自己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上帝要召他回天,他的大脑处于暂时性的“紊乱”状态,但并没有达到“疯狂”的临界值状态,他安排了自己的“死”。他写

郭物还称,根据鹿石的风格和图案分析,三海子石构遗址群主体的时间范围可能为公元前8世纪至公元前6世纪,个别遗存时代可能略有不同。据初步物探结果,三海子地区中带鹿石的大型石构遗址群或为古代早期游牧人的祭祀遗址,该地区可能是古代早期游牧社会统治集团夏季游牧、祭祀中心。三海子由花海子、中海子、边海子三个高山湖泊组成,位于青河县查干郭勒乡北部海拔2670米山上。在三海子南北约6.5公里、东西约2.5公里,面积大约16平方公里左右的地域内,分布各种形态的石圈、石堆及石棺墓50余座,还有鹿石和成吉思汗西征时的古战道和旗帐遗址。其中位于花海子边的巨石堆环水而建,结构独特,气势宏伟,被命名为三海子巨石堆,亦被称为“中国金字塔”。(完)。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这些美好吗?当然美好,诗人心向往之,但在真正有效的“今天”,海子依然是那个悲伤的诗人。第二,海子为每个陌生人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问题是,“我”呢?“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依然是一种拒斥、疏离的姿态:幸福的人们你们去吧,我终究是注定要守在自己的孤独之中。更何况,那个决心从明天起就开始幸福的“我”,也依然是一种想象的愿景:这个世界早已告诉我们,愿望但凡被郑重其事地写下来,大都是由于自知没有太多实现的可能。

“倘若海子活到今天,他已经五十岁了”。即便海子不走,他今天又能如何呢?或许,他在用着微博、微信,打理着自己的公众号码;或许,他成了一位专栏作者,写着能好好生活的文章;或许,他会穷困潦倒。总之,即使他活着,他也无法拯救什么。所以,今天的纪念,只能是回忆。有很多过去的梦都被压在心底了,没时间去打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没有时间和精力。谁会无聊到饿着肚子去回忆自己青葱时代的女神和白马王子呢!谁会在忙忙碌碌中突然走神去回忆自己心中的象牙塔呢!所以,当关于海子的纪念日来临时,我们愿意借这个机会回忆一些东西,体会一些过去;纪念海子,纪念那个再也回不去的诗歌年代!然后,继续自己的忙碌,继续自己的生活。姜伯静(河北 职员)。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25年前的昨日(3月26日),海子在山海关的铁轨卧轨自杀。在海子去世25周年的忌日,很多读者纷纷纪念这位英年早逝的天才诗人,在网上贴出“怀念海子和那个纯真年代”等相关文章。其中,《人民日报》官方微博还向网友贴出海子的经典诗句,并号召网友读海子的诗歌,“今天,再读一读这些诗篇吧!在很少有人写诗的年代,这是对诗人最好的缅怀。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此外,今年3月26日也是著名女作家三毛71岁冥诞,很多读者也纷纷纪念起这位传奇女作家。出版社近日推出三毛家人提供的85封三毛生前信件集《请代我问候》昨日也备受读者关注。此书时间跨度从1968年至1988年,其中包括首度曝光的三毛与夫婿荷西初抵撒哈拉写给家人的家书。(记者张杰)。

但如果你仔细观察神龛上的海子,他年青的脸庞上总流露出几分不安,几分惶恐,几分羞涩。无疑,海子是中国诗歌最大的谎言。从中国的传统文化来看,海子卧轨自杀是大不孝。我们知道一个乡村家庭培养一个大学生的不易,这几乎会耗尽家中所有积蓄和父母的全部心血。而海子“毅然”自毁生命,毫不顾忌亲人的悲恸和他们日后所面临的生存困境,充分体现了他的偏执和自私。我们面对这样一个海子,更多的应该是反思。还原一个真实的海子,让他回归到一个“人”,或是一个“诗人”的坐标,是时候了。海啸。

海子的诗,就是海子自己,就是青春本身。这是独一无二的海子,也是现代汉语发展到今天,唯一形象完整的诗人。而我们却在成长过程中就被损坏了,在他的诗歌面前,在他自足的生命和精神面前,永远只是一个仆人。这种纯真天性,注定海子要在青春时代就早早地逝去。他永远青春的形象,和他诗歌圣洁的形象,就这样完美地凝为了一体。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活着一个诗人,每个人的青春血液中都涌动着一个诗人,海子为今天中国人保存的,正是这样一个珍贵的标本。20多年了,我依然不敢怀念他。读他的诗句,就会看到自己人到中年的污浊与卑微。我们的青春、我们血液里的诗人,竟被尘土和世俗掩埋得那么深。怀念他,只有让我更加羞愧。□叶匡政叶匡政,著名诗人,学者,文化批评家,作品入选 《中国第四代诗人诗选》《中间代诗全集》等60多种诗歌选本,主编有“华语新经典文库”等多种丛书。

二十多年后,海子之死早已成为当代文学史上的一桩公案,坊间众说纷纭,后人各方评说,似乎也未能完全弄清海子自戕的原因。不过,作为一个文学史事件的海子之死,逐渐被不少人追述为向诗歌献祭、“杀身成仁”式的文学行为,并在各种猜测、引申、变形后,被赋予了世人对文学精神的浪漫幻想。诗人海子也在这个过程中渐渐被神化,最终登上了“诗歌王子”的神坛,成为当代诗人、文艺青年们的精神偶像。在每年3月下旬,各种方式的纪念海子的活动都会陆续出现,有人搞诗歌沙龙、朗诵会,也有人回到海子故居追忆、拜祭,甚至有人“重走海子路”,搞一番模仿海子卧轨的行为艺术。

2009年3月26日,海子去世二十周年的时候,海子墓修建完成。中国青年报:有人说为海子修墓是你重返诗坛的一种方式,你认同吗?卧夫:不是。在我心里,海子是我的救命恩人。海子经历过的“流浪、爱情、生存”三次苦难,我几乎也经历过。我发现,我死不过顾城,活不过海子。我知道自己没有做诗人的天分,可又偏爱诗歌,就想当一名诗人的服务生。我给海子修墓,是因为海子实在让人太心疼了。他选择的生存方式如一堵坚硬的屏障挡住了我的出路,我左奔右突都没找到逾越的理由,而且有了妻儿,才苟活至今。每当我看到儿子在我身边跑来跑去,都觉得这几乎是海子用他对自己的决绝额外给我的一份慰藉。虽然我与海子从未谋面,而且没有任何联系,但是海子用他的死潜在地挽救了我,我感激他。我去给海子扫墓,遇到两个四川大学的学生。他们在海子墓前读海子的诗,读一页烧一页,让我很是震撼。海子作为一种符号,让人想起世界上还有诗人和诗歌。

青维 杜寨 神月

上一篇: 木心的最后一课:文学是可爱的 艺术要有所牺牲

下一篇: 故宫文化创意产品亮相皇家加勒比游轮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72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