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叶匡政:怀念海子让我羞愧


 发布时间:2020-12-04 18:57:27

但不论怎样,这一切都已经是身后的喧嚣了。我想起茅盾为萧红《呼兰河传》所作的《序》中的文字,忽然觉得很贴合:“二十年来,我也颇经历了一些人生的甜酸苦辣,如果有使我愤怒也不是,悲痛也不是,沉甸甸地老压在心上,因而愿意忘却,但又不忍轻易忘却的,莫过于太早的死和寂寞的死……对于生活曾经寄

叠溪古城:唐代的川西北重镇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茂汶县北部,苍翠的群山中镶嵌着几颗晶莹的珍珠,这就是叠溪海子。它是1933年地震时在岷江及其支流上形成的七个堰塞湖,羌民称为海子,长十余公里,最宽处为692米,最深处为81米,水平如镜,绿茵茵的湖水倒映着群峰和蓝天白云。有谁知道,在清澈碧绿的湖水下面,竟是80多年前被地震埋没的川西北重镇——叠溪古城。叠溪古城位于岷江上游河谷东岸,旧属茂汶羌族自治县水沟子区管辖。

1994年7月,新疆哈萨克族学者哈德斯再次到青河县考察蒙元古迹。据他调查,成吉思汗大道起自青格勒河上游,经巴特巴泉,南到齐巴尔格勒湖,再经西边湖泊,翻越克勒干敖包进入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青河县境内的成吉思汗大道原为石筑路面,宽达7.6至10米。当年40匹战马拖着成吉思汗宫帐大车就从这条大道走过,蒙古大军缴获的列国珍宝也从这里源源不断地运回漠北成吉思汗大营。青河县境内成吉思汗大道旁的巨石陵冢主人究竟是谁呢?2001年7月,三道海子巨石碓及鹿石被国务院列为国家第五批重点保护文物。

怀念海子让我羞愧今年是海子逝世23周年。此前的3月21日是世界诗歌日,是联合国在海子离世10年后设立的一个纪念日,与海子祭日只差几天,然而,大多中国诗人并不关心这个日子。他们心中另有一个属于诗歌的神圣日子,就是3月26日,这是海子用死亡与中国诗人订立的盟约。海子生于安庆怀宁,与我的老家安庆太湖属邻县。不过这些年,我未去过海子墓祭奠,也很少与人开口谈起他。西川编的那本黑封皮《海子诗全编》,一直静静地立在我的书架上,像一座纪念碑,这些年来,我翻开它的时候也不多,但它在我的书房中,却会永远伫立着,别人能拿走我其他的书,这本一定要留下。

为什么?因为现在是2013年,不是1993年了,我们对海子的解读还应包含我们的历史反思。现在来看这首诗,除了“我不得不与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这句,其他的很多段落和句子都显得有些大而无当,重要的是,那种狂热的、宣誓式的话语方式,我们在今天已经很难接受了。我这样说并不是要否定海子,我们一同走过80年代,可以说是“血肉相连”,我们对他的反思,其实也是对我们自己的反思和纠正。海子作为文学史现象,当然很值得研究,但今天我们谈到诗歌,没有必要还总停留在海子这里,我们还有那么多优秀的诗人。

海子定格在25岁,这是一个永远年轻的诗人。当我在2012年7月底从北京赶往德令哈,海子强大的召唤性是不可抗拒的。在赶往德令哈的戈壁上大雨滂沱,满目迷蒙,那些羊群在土窝里瑟瑟避雨。当巴音河畔海子诗歌纪念馆的油漆尚未干尽的时候,一个生前落寞的诗人死后却有如此如此多的荣光和追捧者。应诗人卧夫(1964~2014)的要求,我写下这样一段话(准备镌刻在一块巨大的青海石头上):“海子以高贵的头颅撞响了世纪末的竖琴,他以彗星般灼灼燃烧的生命行迹和伟大的诗歌升阶之书凝塑了磅礴的精神高原。

珠海市 爱特文 探红子

上一篇: 如是文化主题曲歌曲的意思是什么

下一篇: 体现优秀传统文化的歌曲有哪些特点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