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海子诗歌艺术节秦皇岛开幕


 发布时间:2020-12-05 15:45:02

这首诗展示出一种狂暴而混乱的情绪强力,语言才华成为那强力尖端处锋利的爪子。光明与黑暗、复活与死灭、温柔与野蛮、吼叫与沉默、狂欢与悲伤……所有这一切混淆厮打在一起,终至于血肉模糊: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在光明的景色中嘲笑这一个野蛮而悲伤的海子你这么长久地沉睡究竟为了什么?春天,十个

1994年7月,新疆哈萨克族学者哈德斯再次到青河县考察蒙元古迹。据他调查,成吉思汗大道起自青格勒河上游,经巴特巴泉,南到齐巴尔格勒湖,再经西边湖泊,翻越克勒干敖包进入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青河县境内的成吉思汗大道原为石筑路面,宽达7.6至10米。当年40匹战马拖着成吉思汗宫帐大车就从这条大道走过,蒙古大军缴获的列国珍宝也从这里源源不断地运回漠北成吉思汗大营。青河县境内成吉思汗大道旁的巨石陵冢主人究竟是谁呢?2001年7月,三道海子巨石碓及鹿石被国务院列为国家第五批重点保护文物。

海子定格在25岁,这是一个永远年轻的诗人。当我在2012年7月底从北京赶往德令哈,海子强大的召唤性是不可抗拒的。在赶往德令哈的戈壁上大雨滂沱,满目迷蒙,那些羊群在土窝里瑟瑟避雨。当巴音河畔海子诗歌纪念馆的油漆尚未干尽的时候,一个生前落寞的诗人死后却有如此如此多的荣光和追捧者。应诗人卧夫(1964~2014)的要求,我写下这样一段话(准备镌刻在一块巨大的青海石头上):“海子以高贵的头颅撞响了世纪末的竖琴,他以彗星般灼灼燃烧的生命行迹和伟大的诗歌升阶之书凝塑了磅礴的精神高原。

一个不去读诗的人,即使家中堆满了诗集,也仅仅得到的是一种心理上的自慰。而真正爱诗之人,哪怕是一页草纸之上的诗句,只要它稍显智慧的光芒,他也会小心翼翼地珍藏。海子不应当仅是个符号,他的诗也不是商品。在把一切都划上价码的时代里,写诗的人越来越少了,写好诗的人更少了。也许海子20年前的死亡并不是一件坏事,至少给我们在20年后还在继续阅读诗歌提供了一种机会。去读他,而不是消费他。这将是对海子最好的,也是最合理的纪念方式。

”最后,这本书由上海三联书店编辑倪卫国接手,《海子诗全编》得以付梓。《海子的诗》和《海子诗全编》上市后很快售罄。现在,《海子的诗》累计印数已达20万册,而定价47元的1997年版《海子诗全编》在孔夫子旧书网上已被翻了十几倍,最高标价800元。2008年下半年,几家出版社开始联系西川,为海子去世20周年的出版做准备。西川说:“这次顺利多了,海子这些年已经变成名人了,有很多人在找海子的书。”“这10多年,海子是为数不多的不会让出版社赔钱的诗人。”3月26日首发的《海子诗全集》责任编辑李宏伟告诉记者,“功利一点来说,海子也会对出版社的品牌有好的影响。”。

悲伤的是这个天才诗人彗星般短暂而悲剧性的一生,幸福的是中国诗坛出现了这样一个早慧而伟大的“先知”诗人。除了极少数的诗人和批评家委婉地批评海子长诗不足之外,更多的已经形成了一种共识,即海子的抒情短诗是中国诗坛的重要的甚至是永远都不可能重复也不可能替代的收获。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海子的诗集在死后极短时间内面世对于推动海子在中国诗坛的影响和经典化是相当重要的。然而我发现,海子的诗歌文本存在大量的改动情况,甚至有的诗作的变动是相当惊人的(这无异于重写)。

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海子的死固然是个人的悲剧,是诗坛的绝大损失,但海子之死对中国当代诗歌走势的不那么好的影响,我觉得一直被忽略和避而不谈。海子之死,让海子日益成为诗坛的海子,而不是成为诗歌的海子。海子因为对当时社会现实、诗歌现状和生命体验感到绝大的困惑,才会将自己献祭。但海子显然想不到,他的死亡、他的诗歌,会有可能演化成制约新诗发展的新的因素。海子有可能变成他所反对的东西。换句话说,海子在80年代取得的诗歌成就固然不容抹杀,也绝对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稍微理性的人当会看到,80年代的诗歌撇开其诗意不谈,到了2000年以后,到了2010年以后,其影响力必然衰微,其诗歌的题材、内容、表达上,必然呼唤新的突破。

令人迷醉。几乎忘记隐藏在宁静与碧绿中的那次灾难。幸好有怪石林,那是地震滚落堆积后在岸坡上留下的又一景观,告诉人们这份美丽所付出的代价。今天的叠溪海子位于茂县太平乡岷江河入上海子口处,有温泉喷涌,常年不息。景区面积30平方公里,景区内名贵野生中药材品种繁多。受高山气候影响,天景、气景、水景尤为绚丽,玉带般的溪沟将6个海子缀于一体,使各景点相连接,一点一景,变化无穷,其乐无穷,置身其中,仿佛走进一座精美的山水画廊。当地羌民说:在雨过天睛、风和日丽的时候,常可见到海子中身长两米有余的不知名大鱼掠过湖面,腾起10余米的浪花,颇为壮观。李豫川(作者系四川省交通厅文史研究人员)。

只要真情实感在,诗歌就有生命力当今诗歌是否到了危险的时候,是否急需捍卫?复旦诗社社长顾皓卿告诉笔者:“现在读诗的人、写诗的人从绝对数量上来说比上世纪80年代还要多,只因诗歌在社会上激起的反响、引起的关注度越来越小,才被日益推向边缘。”诗人赵丽宏也持类似观点,他说:“现在的好诗不少,就看你有没有发现。尽管诗歌不那么热了,但它作为一种重要的文学样式,毕竟有深厚传统,我们也完全不必那么悲观。”顾皓卿认为,当今诗歌看似没落,事实正以许多诗意的其它形式融入日常生活。“80后”诗人洛盏说:“当今诗歌完成了承担的功能,告别狂热,回归理性。”在爱诗的人看来,诗歌的沉寂和那个激变的年代已经过去,人们的生活逐渐步入宁静,而诗歌也即将迎来平和的发展期。“只要真情实感在,只要汉字魅力在,诗歌就会永葆生命力。”赵丽宏对诗歌的未来满怀信心。本报实习生 范昕。

陈乔恩 承峻 乔鲁诺

上一篇: 保护和利用好腾冲文化遗产资源

下一篇: 云南腾冲民族文化旅游产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2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