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界“大鳄”也曾失手 买到赝品当“交学费”


 发布时间:2021-01-27 19:18:01

但借条的真实性没有得到确认。据隆回县文物局专家戴鹤介绍,早在2009年时,他就看过这张借条,并对借条的真实性进行了考究。他提出了几个疑点:一是当时周炎光给他看借条时,还给他看了其父周连池与贺龙的合影,照片上贺龙穿的是元帅服,而1945年贺龙尚未授元帅衔;二是贺龙的印章形状不对,贺

姚至光一家的生活并不富裕,两人衣着朴素。由于老房子正在拆迁,一年前姚至光和老伴搬到现在的出租房暂住,毛坯的房间内只有一些陈旧而简陋的家具,房间内堆满了篆刻的工具和书籍,一幅幅“拼图”、绘画、剪纸作品成了房间最好的装饰。除了作品外,记者在他家中见到最多的就是寿山石。为了完成一幅幅印章“拼图”,姚至光一般都去福州西门的玉石交易市场上淘回便宜的石头自己打磨。8年来,他刻了近2000枚大小不一、图案不同的印章,光装印章的纸箱就有五六个。

篆刻高手还有微雕绝活印章四面刻下2600多字《离骚》傅抱石不仅精于国画、篆刻,还是位“微雕大师”。此次展出的印章里有两方“微雕闲章”,一方印文为“采芳洲兮杜若”,另一方是“造化小儿多事”。两方印的边款以微雕技法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单靠肉眼根本无从辨认,必须要拿着20倍放大镜才能看清楚。万新华告诉记者,“采芳洲兮杜若”印章高4.4厘米,印面边长2.2厘米,在这块寿山石四面的方寸之间,傅抱石以行书刻下了屈原《离骚》的全文及序、跋,共计2600多字。

隆回发现“贺龙借条”  有关专家质疑真实性1月15日,隆回县荷香桥镇居民周炎光家出示的一张70年前的借条,引起极大关注。借条已经泛黄,裱在一张白纸上,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见,写着:“借爱国人士周连池先生大米陸拾肆斗、大肥猪壹条、银元肆佰贰拾块、铜钱伍佰块、小钱十贯,祖国统一时来中央。八路军贺龙,一九四五年三月。”上面盖有贺龙和一个叫陈菊生的人的印章。周炎光说,这张借条是其父亲周连池留给他的遗物。因为在土改时,家里成分划为地主,所以一直不敢将借条公之于世。

谈到在鉴定中遇到的赝品,崔明泉说起一段往事:“多年前,有一位扬州人拿来一幅沈尹默的字让他看。打开一看就是假的,气韵不够。这位扬州人看露了馅儿,索性就敞开了谈起来,他说,自己就是作假字画的,拿着赝品到处撞,能蒙上就赚上一笔。由于缺乏相应的监管和处罚办法,有些造假者觉得只赚不赔,就抱着侥幸的心理到处骗人。”2005年,河南警方曾经破获一个震惊一时的造假大案,两个河南农民伙同造假者一手炮制了上千张“长安画派”创始人、国画大师石鲁的“遗作”,并到北京大张旗鼓地开研讨会、办展览,再经名家题跋、签字,上千幅赝品堂而皇之地进入书画市场,案发前已牟利4000多万元,可见造假者之猖狂。

四是名家用印。名家用印就收藏而言,具有相当的人文价值,在历届拍卖中,曾有多次名家用印专题,如潘伯鹰、溥儒、殷梓湘、任政等书画家用印,以及周湘云等藏书家用印等,其价值不仅在于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更承载着一段历史,其人文价值不可轻视。此外,一方印章在有好的内容的同时,刻制的精美程度对其价值的影响也是很大的,印钮雕工是影响其价值的一大重要因素。在印钮发展的历史上,名家辈出,清代有杨玉璇、周尚均等,近现代又有林清卿、林文举等人。

在许多游客看来,到一个国家展园参观后,再盖上别具一格的“签证”,不仅仅是一个印记,更是一种留念。它的背后记录了盖章者“不出国门,游遍世界”独特而美好的历程。据介绍,此次西安世园会各个展园的印章设计都别具特色,尤其是咸阳展园的印章最受游客们的追捧。据史料记载,宰相李斯受命于秦始皇,用和氏璧做成了玉玺,上刻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形同龙凤状。咸阳展园印章是仿照秦始皇的玉玺制作的,凭其独特的创意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备受游客欢迎和追捧。集邮爱好者王女士告诉记者,世博会时自己就盖了三本各个国家展馆的印章,这次专程从江西赶来,一是为了感受西安这座古城所带来的深厚文化底蕴;一是为了收集感兴趣的邮戳和印章。陕西师范大学的张老师表示,印章文化在中国源远流长,印章独特的内涵更赋予其灵魂。在世园会各场馆“盖章”无疑是世园会的一大亮点,是一种别有新意的“纪念收藏”。

篆刻艺术同国画、书法、还有画上题诗,结合在一块,称为四绝,为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精华。欣赏篆刻艺术印章,先观看印文结构图象,要求“正、雅、变、纯”。正出之宗汉,雅是指书卷气,变是朱文有所本,纯是指印文不混用相杂。朱文布白灵动圆健。苍古光润,沉着停匀。随意而施,不以刻画工整,如画家点染。运用之妙,在于天趣。丰神跌宕,姿态之美,出神入化。未有模仿,娇装造作。达到气韵生动,巧夺天工之作。二看布置法则,古人谓章法就是布置成文。一字之法,一章之法。

马识途的家位于城中心的指挥街,家中没有什么特别豪华的装潢。沙发上满是磨损的痕迹,坐下去便是一个大坑。书架上,《资治通鉴》《中国新文学大系》《中华文学通史》《汉语大字典》等摆放整齐,还有《隋唐五代燕乐杂言歌辞集》《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马老阅读面之广,让记者咋舌。偌大的客厅里,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张大书案,十几支各式毛笔列在笔架上,一方方印章安然而立。书案后的墙面上,有一幅马识途自书的《桂湖集序》。上世纪八十年代,巴金回到故乡成都探访时,曾和张秀熟、艾芜、沙汀、马识途同游桂湖。

汴城 爱幼 弘易达

上一篇: 梁文道:知识分子不是荣誉,盛世也需要“危言”

下一篇: 故宫博物院文创产品的成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