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博物院库房存受降仪式现场文物 包括挂钟印章


 发布时间:2021-01-21 15:12:14

字横斜曲直,偶重交折。圆缺相接,反缺倒折。自然之形,笔有渊源。疏密相称,无偏傍点画凑合成字。用笔动静,动者飘然飞动,静者肃然镇静。理有固然,奇正巧拙。奇而不怪,正而不庸。巧以藏拙,拙以成功。丰约肥瘦。丰而预犯叠,画少预犯缺,叠则意犯缠,少则意犯减。肥须有骨,瘦须有肉。有肉无骨,则

马老笑着说,要写的东西太多了。拾零专栏写作两个多月前,《四川文学》副主编高虹拜访马识途,马老拿出一个本子翻给她看。“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都是老人家空闲时构思的小说题材。”高虹说,她细心数了一下,大概有七八个小说的提纲和素材分类。“马老的带有纪实性、回忆性的随笔是最受欢迎的。《四川文学》为马识途开辟了专栏‘西窗闲话’和‘西窗闲文’,专门刊登马老的这类作品。”搜到旧作马识途的女儿马万梅告诉记者,2013年12月初,一位老朋友带来信息:他儿子在网上偶然看到一份文章,作者竟然是马识途。马万梅立即上网查找,果然发现了一家网站上有1935年发行于上海的《中学生》杂志,在杂志的第51期上发表了马识途写的《万县》。接着查询,又找到了发表于《战时青年》1938年创刊号上的文章《到农村去的初步工作》,它记录了马识途作为一个大学生参与社会实践的心得。

行内人均知,全世界仅在我国福建省寿山县一块不到1公里的水田里边出产田黄石,数百年来早已挖掘殆尽,市面几乎找不到一手的田黄料,由于其品质与价格均堪比宝石,素有“石中之王”的美称。自明清以来,田黄均被当作贡品献入皇宫,雕刻成玺印及各种艺术摆件专供御用。而在文人骚客的眼里,收藏田黄章,是比收藏珠宝、翡翠更有品位的雅事。在如今的拍卖市场上,一枚块头并不见大的田黄石,即使未经任何名人之手,上面未刻一字一划,估价仍动辄几十万元、数百万元,而块头稍大的上品,轻易便可拍到上千万元。

但由于它是大跃进时期的产物,加上随后发生的三年自然灾害导致养猪方针一度有所改变,因而《养猪印谱》的出版遭遇了一波三折。最初只钤印了为数极少的原打印谱,随着这些前辈都先后离世,《养猪印谱》几乎已绝迹。长女家中尚存一册2014年,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博物馆研究员、海上印社副社长刘一闻在与方去疾长女方箴、女婿董勇的一次闲谈中偶尔提起《养猪印谱》,恰巧董勇夫妇家尚存一册印谱。为了让这本篆刻界久负盛名的《养猪印谱》与今天的读者见面,弥补只闻其名的遗憾,刘一闻亲自担任主编,在忠于原貌的基础上,增加了印章和边款的释文,并撰写万字长文《〈养猪印谱〉记忆》,简述了三位篆刻家的生平及《养猪印谱》出版的坎坷经历。

除了挂钟,南京博物院还藏着圆、长、方三枚大小不一的印章,它们是筹备受降仪式时用于公务和纪念的印章。第一枚是圆形木质邮戳,刻有“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典礼纪念·卅四年·九月九日·南京”——当年南京邮政总局在“陆军总部”礼堂设立临时邮局,以此章盖销函件,纪念抗战胜利;第二方印是长方形木质印章,为筹备处发布函告之用;第三方印为牛角质,正方形,筹备处用其盖公文信笺。那么市民能否在南京博物院看到这些珍贵文物呢?南京博物院办公室主任刘文涛告诉记者,2005年展览后,这批珍贵文物又被存放到南京博物院库房里,目前并没有展出。

← 朱鸣印章收藏中国印章从商周起伴随我们已三千多年,经过数千载风风雨雨,饱经沧桑,每一方印章都能述说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印章以它特有的民族文化魅力和艺术美感,正逐渐成为收藏的一个大类,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收藏家———文\本刊特约撰稿 朱 鸣 图\海南日报记者 李幸璜擦亮眼睛辨印章文\轶 文印章的收藏可追溯到唐代,当时鉴赏印十分流行;宋代,考古金石收藏之风兴起,公私收藏多达六十余处;明代的《集古印谱》一书中,收印多达三千余方;而清代的收藏印章之风最为盛行,书法篆刻家大多收藏印章,在《十钟山房印举》一书中,收藏印章多达10284方。

张少华 人性化 梅姨同

上一篇: 广州亲子阅读馆近万图书遭损:进口英文绘本现裂缝

下一篇: 国际艾美奖揭晓 刘长乐获颁国际艾美理事会奖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0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