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字的印章,中国人的文化


 发布时间:2021-01-25 22:01:48

行内人均知,全世界仅在我国福建省寿山县一块不到1公里的水田里边出产田黄石,数百年来早已挖掘殆尽,市面几乎找不到一手的田黄料,由于其品质与价格均堪比宝石,素有“石中之王”的美称。自明清以来,田黄均被当作贡品献入皇宫,雕刻成玺印及各种艺术摆件专供御用。而在文人骚客的眼里,收藏田黄章,

印章的内容也不相同,像《长安》,最简单:“长安编辑部”;或许是产生法律条文的地方,《当代》最具体:“当代编辑部处理来信来稿专用”。他甚至留意到印章的颜色也不同,有红色、有蓝色、有紫色,最有特色的是《梁园》杂志社,罗锐老师给他的十封退稿信上,除去他的亲笔签名,放在信纸最后一页右下角的印章是绿色的。绿色的印象,在孤独而寂寞的冬日夜间,墨白就着飘忽不定的煤油灯光去辨认那枚印章上的颜色的时候,该是一种怎样的心境?在漫长的期盼里,墨白的小说和诗歌习作又陆陆续续回到他所居住的乡村,在修改之后,他又装进信封重新寄出去,就这样往往复复,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他竟收到了48种文学期刊的138封退稿信(当然,这不包括那些铅印退稿信)。

明代以后,寿山石、青田石成为印章的主要材质,印章在刻制上容易起来,于是在书画家、文人乃至官员中普及开来。印章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名章,刻上自己的名号或书斋名,还有一类是闲章,把自己喜爱的词句提纲挈领地刻出来,别有一番天趣情趣乃至谐趣。民国时期著名画家吴湖帆,二三十年代在上海享有盛名,据载,他的一侧鼻孔经常窒塞,多方求治无效后,只得听之任之了,于是请人镌刻一印:“一窍不通。”把现成的一个成语借过来,谁读了也会忍俊不禁。

直到1989年,周连池病危,才对周炎光讲。湖南省收藏协会咨询鉴定监制中心出具证明,认为“该借条的纸张是解放前记账的契格纸,墨迹和印章都属于旧迹”。但借条的真实性没有得到确认。隆回县文物局专家戴鹤提出了几个疑点:一是周炎光给他看借条时,还展示了其父亲与贺龙的合影,照片上贺龙穿的是元帅服,而1945年贺龙尚未授元帅衔;二是贺龙的印章形状不对,贺龙印章是四方形且比较小,与他查看到的贺龙印章不符;三是借条中“祖国统一”的说法也不符合当时历史事实,1945年3月还是抗战时期,当时还没有提出“祖国统一”的概念;四是借据中简化字和繁体字混用,很明显的是“条”字,繁体字是“條”,在1945年,尚未使用简化字。相关报道:湖南现1945年八路军借条 盖贺龙印章真伪待定(图)。

河南大学历史系主任朱绍候干脆提出这两个陪葬女可能是‘从死’的。那么,什么人会为曹操‘从死’呢?朱绍候卖了个关子,说是还不到说的时候。这些故弄玄虚的专家们啊,真不知哪种说法为真!”李路平有些哭笑不得。疑点太多,无法定论李路平指出,考古队的说法不一,前后矛盾,其论点的依据说更强调根据史书记载以示“大有来历”。“似乎只要有人站出来质疑,就是没有读过史,都是不专业、不够火候的。实际上这些所谓的专业考古专家们,丝毫没有严密的考证系统,王国维所提出的‘二重证据法’这一定律,在这次考古中也不复存在。

在金湖县档案馆专家的带领下,记者前往陈桥镇探访铜印发现地点,找到了当时挖出“官印”的农民伍华锋和妻子万书芳。他俩描述了三枚印章整个发现过程。那是1986年3月的一天,弟兄分家要拆掉西厢屋,挖檐柱(建筑物檐下最外一列支撑屋檐的柱子,也叫外柱)时无意间在地下挖出这三枚铜印。“我们不知道是何时、什么原因埋在这里,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价值,就去询问祖父伍发富。”伍华锋说,当时已是80岁高龄的祖父忠厚老实,识字不多,一生务农,他一看到这三枚印章,立即叫孙儿们赶紧收藏起来,不要引来麻烦。

”回忆起两年的创作,杨江涛十分感慨。他的执着与付出,身边的朋友皆是见证。朋友李恒星佩服地说:“就是天再热,汗流浃背,他也在刻;冬天再冷,他还是坚持在刻。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很执着搞篆刻。”20多年来,杨江涛的作品不断在权威的专业报刊上发表。如今,这一系列大佛印章更是赢得众多赞誉,但杨江涛并未满足,他觉得自己肩上的责任很重,现在才刚刚开始。“卢舍那大佛只是河南厚重文化的一个代表,接下来我打算把河南的文化进行系列性地整理,然后通过印石的形式创作出来,一系列一系列地展现给大家。”杨江涛说,作为一名篆刻家,要为弘扬传统文化尽一己之力。(完)。

“那些幼稚的习作被我一篇接一篇寄出去。在那充满期盼的岁月里,每天下午学校放学之后,我都会到大哥家去,如果大哥外出,即便是天空飘着秋雨或者雪花,在傍晚时刻我也会踏着泥泞到镇上的邮局,去那里拿我们订阅的报刊杂志,而我更盼望得到的是我寄出去的那些稿子的回音。”而墨白收到却是一封接一封的退稿。退稿信大多是用钢笔和圆珠笔写的;也有毛笔,像《广州文艺》的李树政先生的来信,李先生的信不但字写得好,而且布局也十分讲究,简直就是书法艺术;也有铅笔,比如徐光耀先生那封写在印有“河北省文联”十六开稿纸背面的信。

盗墓贼遗弃玉珠、水晶珠、玛瑙珠等而取走最为廉价的印章,难道这是盗墓贼的“遗珠之憾”吗?而考古队所提供的铁证,即为墓中发现的石枕等物。这种把孤证当铁证的做法,不够严谨。李路平称,清乾嘉以来,对古物考证莫不受乾嘉学派的影响,以经证史。二十世纪初,古器物的大量出土更形成“以印证史”的治学方法。近现代史学家、考古学家无不遵从这一定律,此即王国维先生提出的“二重证据法”,无证不立,以旁证作为史料互补、互证,从而来复证提出的论点。

不土 金渡创 沛纳

上一篇: 广西179名汉语教师志愿者赴泰国任教

下一篇: 河北民族乐团赴泰国访演取得成功 助力传播中国民乐魅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