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文化 新丝路 茶马古道创新篇


 发布时间:2021-03-09 11:21:44

”即为明显例证。被誉为“大历十才子”之一的韩翃就主张茶饮始于魏晋。无独有偶,欧阳修亦以为:“茶之见载前史,盖自魏晋以来有之。”《茶经·七之事》凡辑録茶事资料四十五条,其中三十九条为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茶事,占87%的绝对多数。茶事记载的增多,与茶饮由南向北逐渐推广应是同步的。故陆羽卒

无锡惠山泉长达一千余年的盛名,充分证明茶、泉、器具相得益彰,缺一不可,共同构成茶艺的三要素。茶器具则各代各具特色。陆羽《茶经》所述之二十四具,乃日常用品;法门寺出土的皇家茶具之精美,令今人叹为奇观。宋代极重建盏斗器及长沙白金茶具等,又发明了茶艺的核心器具——茶筅,其成为日本茶道中首要茶具。甚至我国各个时代对茶具的颜色也有不同要求。如唐代崇尚绿茶,选用茶具以越窑、岳窑为上,因其色青,可益茶色。而宋代尚白茶,则以建盏黑瓷为宗,亦以其“咬盏”分明,宜于斗茶。

中新社云南普洱5月22日电 题:茶马古道上的新“陶人”中新社记者 保旭 史广林5月的云南普洱,时而小雨,时而烈日,被雨水浸湿过的树木更显郁郁葱葱。这样的天气也让游客在普洱那柯里的茶马古道上行走时多了一份惬意。天刚亮,34岁的康家龙便坐在“瓦渣土陶”店里的小板凳上,细心地擦拭着刚出窑的土陶茶具,丝毫不关心外面的天气。在古普洱府(今宁洱县)茶马古道上的重要驿站那柯里做了两年生意,康家龙已经习惯了这一切。1400多年前,中国西南少数民族以马帮的形式,将云南的普洱茶带进了缅甸、尼泊尔、印度等国人民的生活,开辟了一条民间国际商贸通道。

行走在那柯里,石板路与古朴的“驿站”招牌向人们诉说着一个个古老的故事。“荣发马店”店主李天林说,他家的“荣发马店”已经有300多年的历史了,前几年在政府的帮助下重新开了起来,现在,到这里旅游的人越来越多。“管不下80匹马的马店不准挂牌,我家的马店可以住下170、180匹马”;“马帮来住之前要先派人‘打店’,通知我们有多少人多少匹马,不然很可能住不下”……在那柯里品普洱茶,倾听关于马帮、茶马古道的传奇故事,思绪很快就漂浮起来,依稀的马帮铃声、马蹄声让那些远去的过往似乎近得可以伸手触摸。

又重申:“以布帛、茶、他物准其直”,岁市五千余匹。又在边境设招马之处,遣牙吏入蕃招募,给路券,至估马司定价。这是历史上最早出现的有比较完备机构、制度和具体规定的茶马贸易资料,作为一代典制的要素均已具备。不久后还产生了与唐代“马价绢”相对应的“马价茶”一词。这一“马价茶”,堪称茶马互市的标志物。其后,关于茶马贸易中茶作为主要交易物的史料屡见于载籍,《宋会要辑稿》等史籍中就有无数条详尽记载。现存散在《宋会要》各门中的茶马史料,至少有数十万言,加上明代的茶马资料,已有百余万字;笔者经多年整理、校证,即将在《茶书全集》中刊行。

记者近日从雅安市文物局获悉,在芦山地震中受损的雅安段茶马古道,已全面启动各文物点的修复工作。预计年底陆续完成并对外开放。茶马古道雅安段共有11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及37个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蒙顶山石梯古道、皇茶园、甘露灵泉石牌坊等在芦山地震中均不同程度受损。去年,文物部门对茶马古道南北线遗址受损情况进行全面摸底,保护规划也同期进行。目前,茶马古道受损文物点的保护和修复方案编制已基本结束,部分已陆续开始实施。此次修复工作,涉及茶马古道沿线的驿站、关隘、桥梁、商号、碑刻、茶号、茶园等41个种类。(记者 吴晓铃)。

赵明介绍,经该市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本月8月19日至25日将在昌都举办以“千年古韵·绿色昌都”为主题的第二届“三江茶马文化艺术节”。届时,将举行文艺展演、体育活动、经贸洽谈、商贸展销、文化、旅游论坛等11大类34项活动。赵明表示,昌都有着西藏独有的旅游文化资源,如藏东第一大格鲁派寺庙——强巴林寺,芒康千年古盐田,并有传承至今的制盐技艺,同时也有着具有丰富内涵和底蕴的康巴文化等。一直以来,交通是制约昌都旅游文化发展的瓶颈,“昌都将在‘十三五’期间,全面打造铁路、公路、航空三位一体的立体化交通网,促进昌都的经济发展。”(完)。

云南大学茶马古道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周重林日前在康县举行的茶马古道文化研讨会上认为,康县是产茶区,其茶文化所处汉中茶文化圈,各种茶马古道历史遗迹保存完整,真实再现了西北特色的茶马古道魅力。在中国,茶马古道是以茶马互市为主要内容的古代商道,历经汉、晋、隋、唐、宋、元、明、清,是历史上最为著名的西部国际贸易古通道之一。据知,康县境内的茶马古道“冻结”汉中,起窑坪,经古皋兰、古散关、白马关、大堡、长坝、望子关,向西经阶州通青藏,向北通兰州、天水、宝鸡至新、青、宁,或经咀台、岸门口、阳坝南过利州向川、滇。肖学智表示,康县茶马古道的文化挖掘印证了当时此地民族融合、贸易往来的繁荣,和丝绸之路有一定联系,其丰富了中国茶马古道文化,完善了中国西部茶马古道研究体系。(完)。

研究保护我省走在前列中国文化遗产保护普洱论坛上,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充分肯定了云南为保护茶马古道所做的工作。他说,云南省对茶马古道的保护和利用有着较强的意识和积极性,工作也走在了前面。自木霁弘等六君子提出“茶马古道”的概念后,有关这条古道的论文与著作等陆续问世。2007年,云南大学茶马古道研究所正式成立,研究所成员花了近一年时间,基本摸清了茶马古道纷繁复杂的线路。从接触茶马古道至今,木霁弘一直乐此不疲地在这条路上奔忙,一如当年的马帮。

经过十余年的考察研究,根据“南方丝绸之路”马帮运茶的特称,最找提出了“茶马古道”的概念。因此,木霁弘也被称为茶马古道的发现者。多年来,木霁弘一直致力于茶马古道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工作。目前已完成线路制定、确认保护文物等前期工作。他认为,茶马古道是汉族和藏族人民亲密合建的一条道路。“它就像酥油茶一样,把汉族的茶叶和藏族的酥油打到了一起,形成了一种水乳交融的关系,同时也把内地和外界紧密相连起来,形成了一种非常和谐、融洽的关系。”木霁弘说:“茶马古道维系着两个内聚力最强的文化集团:藏文化集团和汉文华集团两个,分布在民族化总类最多、最复杂的滇、藏、川以及东南亚和印度文化圈上,具有顽强的生命力。”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茶马古道区域的人文资源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自然资源不断流失,其生态的平衡、生存的和谐也引起了诸多思考。(完)。

胡卜 麦道 職人

上一篇: 专家:秦始皇焚书是国家进行教学课本改革

下一篇: 音乐会版原创民族歌剧《悲怆的黎明》将上演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4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