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双兔》将上拍场(图)


 发布时间:2021-04-17 10:50:02

据了解,此次拍卖拍品共2400余件。据送拍者回忆,12月10日至12日,参观预展的大多为送拍者,相互鉴赏拍品。13日,拍卖会正式开始,300多座位全部坐满。“但都是熟悉的面孔,真正的买家很少。”送拍者说,当天上午,字画拍出不到10幅,下午玉器专场没能成交1件。直到前日下午3点30

相声拍卖只是自娱自乐相声界最近闹了一个很大的动静,叫相声作品拍卖。7月2日,首届全国(天津)相声新作品大赛作品拍卖会在京举行,71岁高龄的天津相声作家王鸣禄创作的《城管与地摊儿》和《时空隧道》以20万元的高价成为“双标王”,创下了相声作品的最高纪录。拍卖槌一落,16件相声作品拍出了百万天价,可谓皆大欢喜。对此有论者说此举拉开了相声产业化的大幕,看架势相声振兴大业指日可待。然而相声拍卖尽管声势浩大,但这片云彩究竟能下多大的雨点还不好说。

为期三天的拍卖会共分为古董珍玩、现当代艺术、中国书画、古董珍玩四大板块14个专场,其中古董珍玩在本届拍卖会中表现最为突出,尤其是备受藏家瞩目的“菊採东篱——日本珍藏重要明清陶瓷”专场成交率高达100%,此专场汇集了46件从日本回流的明清顶级官窑瓷器,拍卖过程高潮迭起,其中第38件拍品清雍正粉彩过枝菊蝶九秋盘,为雍正御窑粉彩过枝器物中的一件精绝之作,全世界类似图样的作品仅见四件,弥足珍贵。该作品以300万起拍后,经过多轮竞价,最终以1187.2万元成交。而全场46件拍品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拍卖全部拍出,总成交额4518.3万元。记者注意到,在此前举行的多场秋季拍卖会上,许多拍卖公司都相继减少了油画和现当代艺术品拍品数量。除了总数缩水,专场成交率也较往年降低,就连中国嘉德及佳士得、苏富比这样的大公司,成交率都基本徘徊在50%左右。(记者丁肇文)。

保利香港春季拍卖会发生罕见名画失踪事件。一幅拍卖成交价近3000万港币的名画在拍卖结束后“离奇消失”。4日起,保利拍卖行在此举行“保利香港2014年春季拍卖”,当代水墨展品中展出并拍卖崔如琢22幅水墨画作,每幅画成交价由过百万港币至逾亿港币不等。8日下午,拍卖会的唐姓负责人整理未交付买家的名画时,发现刚以2875万港币成交的崔如琢作品《山色苍茫酿雪天》不翼而飞。警方观看闭路电视录像,并未发现可疑之处,但发现有清洁工人清理拍卖会会场时,误将该幅名画混在废置物品中,当垃圾搬上垃圾车后运走。

“拍这块玩艺之前,我就想好了用途。”俞永义的新家正准备装修,他打算收罗些老物件来装扮新家。他规划着,石窗就镶嵌到门厅玄关处;而那只10厘米长的小竹笼用来装茶叶,就那么随意摆在木桌子上可比什么现代的铁罐子、玻璃瓶好看多了;红色的子孙桶可以挂在墙上作装饰,怎么看都美!俞永义是一个环卫站工作者,而像他一样的城里普通人就是乡村拍卖会的主力军。“我收罗的老货都是些日用品,不是搞收藏,不在乎他们在古董市场的价格,只想找找农村生活的回忆。

那时,中国的拍卖业才刚刚起步。“2000年之前,一场古旧书拍卖会的成交额不过十几万元,参与竞买的也就三四十个人。现在,像这样一场小型拍卖会,成交额就达到了几百万元,一百多人参与竞买。”彭震尧说,2010年前后,拍卖市场经历了一段近乎疯狂的阶段,让他这个在古籍行里闯荡了大半辈子的人都有些看不懂。近些年,市场开始逐渐回归正常。“当初中国书店之所以开展拍卖业务,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的市场一片凋敝,全国很多古旧书店歇业倒闭。

清抽屉清出来的破表竟然身价非凡。参考消息网3月23日报道 英国一名男子在清理家中抽屉时发现一只爸爸留下的破表,该表不仅没有表带、就连运转也有问题,却其实是来自二战时期的超稀有名表“Rolex 17 Rubis Panerai 3636”,在拍卖会中以5.5万英镑(约合51万元人民币)成交,但父亲当年只花了不到10英镑(约合92元人民币)就买到了。据台湾东森新闻云3月23日报道,这支表款“Rolex 17 Rubis Panerai 3636”是劳力士与意大利公司Panerai于1941年至1943年间合作制作,当年专门生产给意大利皇家海军潜水员所用,具有防水与夜光功能。拍卖行“Wright Marshall”表示,手表主人的父亲约于10年前或20年前在拍卖会中购得,由于当时仅花了10英镑,这次再卖出原本只期待能以500镑(约合4613元人民币)成交就好,没想到最后却以天价成交,在电话上兴奋地确认了三次才终于相信。

向来不为人所关注的版画收藏骤然升温。在2001年嘉德广州夏季拍卖会上,版画家应天齐12张一套的版画《西递村系列》仅以11万元落槌;但日前在北京翰海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上,还是应天齐的《西递村系列》,却以101.2万元的高价成交。这样的火爆场面不仅表现在拍卖会里,在艺术品市场上,不少国内藏家已经将收藏目标锁定在一些中外名家的版画作品上。人们认识还较模糊对此,著名版画家、上海市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主任卢治平指出,随着收藏者的日渐成熟,版画在中国艺术品市场长期以来所遭遇的“冷漠”已经结束,但是尽管如此,与国画、油画等深受藏家关注的艺术品类相比,版画还只能算是只“丑小鸭”,想要变成收藏市场的“白天鹅”仍需时日。

本山大叔始终不忘“咱就是个农民”,他沉淀在生活中,用最低的姿态、最好的作品推动着二人转的发展。他的经验,值得相声界深思。在文艺圈,人人都说“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再好的艺术形式,如果说不出老百姓想听的话,群众自然也就不看了,不听了。拍卖相声作品,给相声创作人员搭建了又一个平台,但我们必须明白,这仅是一个平台、一次尝试而已。拍卖搭台,相声唱戏,观众看的是戏而不是台。一旦戏演砸了,再好的戏台也没用。没有叫得响的作品,没有赵本山那种十几年如一日埋头苦干为人民谋欢乐的境界,就只能如小沈阳戏言所谓“这个真没有”了。指望着用一次拍卖复兴相声显得过于天真。但拍卖毕竟给我们透露出了这样的信息:如今,相声舞台上仍有人在坚守,也有人肯为一个相声作品掷出20万元的高价,这一点让人感到欣慰,但绝不能过度兴奋。蔡闯。

水笙 童千凯 易相孚

上一篇: 北京三场户外音乐节同唱 摇滚雷鬼怀旧都受认可

下一篇: 网友曝首届新概念获奖名单里没有韩寒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