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新解:四大名著是姊妹篇 关羽是完美英雄


 发布时间:2021-04-14 00:15:26

唐代史学家杜佑在《通典》中为了避讳唐太宗李世民的“世”字,把隋末唐初的割据者王世充写成“王充”,中间用空格代替了“世”字,后代的刻书匠不知这是避讳造成的,刻书时便把二字联在一起刻成“王充”,这就让一代枭雄王世充与汉代大哲学家王充混为同名,闹出了大笑话。还有,宋代时,一位文人读《后

他还下诏叙三教先后,以道教为首,儒教次之,佛教最后。对于先皇立下的规矩,自然不能随意更改,李世民便想到了实施苦肉计:为了报答判官对孩儿的救命之恩而改尊佛教,先皇总该会谅解吧。一条苦肉计可以应对三方,唐太宗可谓“死”得其所。此时的魏征在唐太宗眼里何其“妩媚”,是一面明得失的镜子,更是一位明生死的知心爱卿。四、魏征是如来的汉奸,在与李世民的角斗中始终占据上风那么,在魏征与李世民的殊死搏斗中,究竟有没有高下之分呢?表面上看,他们一个是主动设计,一个是被动就计,各取所需,为双赢,但实际是魏征处于上风。

李世民只看到了魏征邀宠、想往上爬的一面,没想到他还是汉奸,有帮助如来促成唐僧取经的使命。这一点可以通过相应的神话推导得出。首先我们应该看到,如来是影射西方敌国的君主,孙悟空是影射李世民,孙悟空的道家师父须菩提是影射魏征。须菩提并非是真正的道家祖师,他传道的目的只是为了欺骗悟空,诱他向佛(参见“水帘洞是如来为悟空预设”/汪宏华)。他的真实身份是如来的徒弟。其次我们应该看到,孙悟空从祖师那里学来的“筋斗云”与“七十二变”不是什么真功夫,是源自人病态的狂想。

紧邻太极宫的南边有个皇城,皇城的正南门称作朱雀门,朱雀和玄武一样,同样是古代的神兽,在天上有自己的星宿。读美国人薛爱华的《朱雀,唐代的南方意象》,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用西方人的价值尺度去丈量一只东方神鸟的飞行半径,无论获得的数据还是为丈量付出的劳作,都因为神秘而显得扑朔迷离。北方草原上的帐篷和沙漠里的驼队在同一片夕阳下都泛着微黄的光亮,戍守烽火台上的士兵度一曲长箫聊慰一颗孤寂的心。而此时被燕赵悲歌之士称作南方的长江流域,夹带着泥沙的秋水正自西往东缓缓流淌,江岸上的枫叶与天边最后一抹晚霞一样红得耀眼。

此外,李世民想出了一个非常古怪的“公廨钱制度”,就是对富豪家庭定向征收一笔“特别财产税”,以此养官。此法在后世学界虽有争议,但确实起到了高薪养廉的作用,唐初吏治为历代最好。在军费开支上,李世民的支出也很少,唐朝实行的制度是“兵在藩镇”,即由地方财政支出养驻军。李世民任用将帅执行了“三不原则”,即“不久任、不遥领、不兼统”,以防止他们拥兵坐大。由此可见,李世民算得上是史上最精明的治国者之一,他让富人出钱养官,让地方出钱养兵,中央政府的财政支出就变得很少,“小政府”因此而生。

贞观十三年(639)两人又有一次谈话。李世民说:“有人说你造反,是怎么回事?”尉迟恭听了憋了一肚子气:“说为臣要造反是真的!当年臣跟随陛下征伐四方,身经百战,侥幸不死,才有今天。如今天下安定,却怀疑我要造反?”说着,还解开衣裳,露出一道道伤疤。李世民看了听了也感动起来:“我不怀疑你,才和你说这事。你还有啥想不开的?”贞观君臣各自的角色意识都很明确,所以最后的结局很完美。只是揣想当时尉迟听到李世民“造反”的问话,心里的感觉一定是悲愤莫名一腔哀怨。

本文比较一下两人的历史功过,并非多余的事,实际上这两人可以比较的地方很多,也很发人深省。在为本朝平定天下方面,李世民战功赫赫尽人皆知自不必说,杨广也有平陈的很好的成绩单。那时杨广以晋王身份率军出征,51.8万兵马、50位总管,皆由杨广统一指挥。军事行动方面固然有高颎等参谋决断之功,但杨广作为统帅的作用恐怕也不能简单地一笔勾销。对本朝的战功,李世民更大。隋炀帝与突厥启民可汗一度将双边关系提升至蜜月期,直到启民可汗去世以后,双方关系恶化。

”萧瑀的观点比较武断,不符合中国历史的实际,但帝王时代的君主,把王朝利益和家族利益联系起来考虑,也是很正常的。因为只有对君主来说,“国”和“家”才是一回事。唐王朝从萧瑀这个建议开始,长期讨论这个“封建”的体制问题。柳宗元写的《封建论》可以算是这一争论的理论总结之一。第一阶段的争论持续了四年多。魏徵的反对意见最直接:隋末动荡,刚刚休养生息恢复一二,就要按封建制瓜分天下,遂有“五不可”之说:比如,推行封建制,则各级诸侯卿大夫都要靠国家俸禄,实际只能靠财政上的厚敛来维持。

其余内容几乎完全相同,甚至连袁守诚算定下雨“三尺三寸四十八点”,两书记述都一样。那么,《永乐大典》所提到的《西游记》而今安在?笔者认为它并没有遗失,它只是被吴承恩改头换面、冒名顶替了。首先,真正的小说创作者不会如此大段大段、一字不差地从别的书上照搬。最多只能算改编。而改编需要注上原作者的名字。其次,吴承恩的创作或者说改编毫无价值,书中的两个人本来就是讨论捕鱼的事,有什么必要改成一渔一樵?至于诗词对答就更是画蛇添足了,弄得渔樵不像渔樵,文士不像文士,且离题万里。谁能相信这样一位才识浅薄的“文抄公”,能写出气势恢宏的《西游记》来呢?毫无疑问,吴承恩与高鹗是一路之人,连原著都没有看懂就开始改编或续写起来。另外,朝鲜古代的汉语教科书《朴通事谚解》中也有多处话本《西游记》的引文。铁证如山,可如今除了笔者又有谁愿意为罗氏两肋插刀呢?(完)。

寻正 秦忆 科霖

上一篇: 扬州市江都区文化体育和旅游局

下一篇: 扬州市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情况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7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