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贴诗作受网友质疑 赵忠祥:我比杜甫差得远


 发布时间:2020-10-29 09:22:16

我个人相当佩服陈彤的地方不是门户,而是博客。Web2.0的第一个热门应用就是“博客”,先后兴起了三大独立博客站点:博客中国,中国博客和博客大巴。新浪博客推出较晚,但在博客对决中,陈彤赢了。不过,这场胜利掩盖了一个问题:新浪博客的操作手法,其实还是门户的。门户除了第一个特征“目录树

不过,有时会在遣词造句上出差错,留下些许遗憾。比如在《〈红豆生南国——一个城市曾有的古典爱情故事〉序》一文中,钱文忠说他出生在无锡,曾在无锡的一所小学上过学,至今还保存着当时的成绩单,“看着成绩单上老师的名字和手泽”,他却怎么都想不起老师的模样了,他于是惶恐不安,由衷地“希望故乡的恩师们健康长寿”。其中的“手泽”就用得不对。手泽,犹手汗,常用以称不在人世的先人或前辈的遗墨、遗物等,这个词只能用在逝者身上。钱先生在文中祝老师健康长寿,可见他的“恩师”还没有去世。

名人博客存在“话语霸权”?作为近年来兴起的网媒新军,博客的规模和影响力正在快速上涨。不但普通网民,即便是已名声在外、拥有大量“粉丝”的很多名人也纷纷开博、日日更新,希望通过博客巩固和提升自己的名气。与草根博客、全民博客相比,名人博客往往更易博取人们的眼球,随手一篇博文,可以轻松带来数万,甚至十几万的浏览量。而“名博”也更易为人们所认可,甚至是信任,网络上、现实中拿着“名博”说事儿的也大有人在。然而,“名博”中的内容究竟有几分真实、有多少水分却往往乏人问津。

尽管也零星从韩寒朋友处传出一些类似于韩寒将要开微博的消息,但直到陈彤正式宣布之后,网友们终于相信,微博上的“韩流”来了。陈彤的那条微博迅速被网友奔走相告,虽然那个名为“韩寒”的账号一语未发,但仅凭着新浪的“V”字认证与韩寒的照片,粉丝人数很快就超过了万人。陈彤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其实从去年九月份开始,新浪就已经数次邀请韩寒开通微博,但韩寒总是说先要观察一段时间,经过近半年的时间,“韩寒最终还是选择了微博”。

2008年11月1日0时起,网易聊天室正式关闭,是当时全国第一家宣布永久关闭聊天室的网站。中国博客网免费博客:生于2002年11月18日卒于2013年3月31日那些年,写博客是网友最热衷的事,徐静蕾、余秋雨、韩寒等成为超级博主。但时至2008年,SNS社交网站兴起,长篇大论的博客淡出网友视线。2013年3月31日,著名的中国博客网关闭所有免费博客,清除所有免费用户数据。闪客帝国:生于1999年,卒于2009年底2001年,一首《东北人都是活雷锋》,雪村“名满天下”,根据歌曲制作的Flash也是“居功至伟”。

最后,韩寒选择不“玩”了,他说,我很忙,我要进入车坛。这是一种无奈。韩寒终于明白了,在文坛,驾驭一场口水仗远比在赛场驾驭一辆赛车入弯要难得多。那一场笔伐最终让参与的每个人都心里不爽。这也正是80后“我”一代和80前“我们”一代的冲突。韩寒以“我”向“我们”的告别,事实上也正是这个时代所缺少的独立的精神价值。十年任我行,最终才成就了如今的韩寒。如今,他以个人的勇气说真话,以个人的常识发表意见,在博客里,他从来不代表“我们”,即使名气影响力再大,他说他只代表自己。

而博客的开放特征,使得短短几年内,知识分子的公共性被培养和凸显了出来,所以,博客时代是一个诞生公共知识分子的时代。博客实现了知识分子与公众的无阻隔交流,这种交流本身也启迪了知识分子的自我发现能力,很多读者都能感受到知识分子通过博客传播思想时所能流露出来的兴奋感。尽管这种兴奋感还带有人为的克制和一点表演的色彩,但我们曾经幻想和期待的一个自由言说的时代似乎已经来临。之所以博客会成为诞生公共知识分子的平台,是因为知识分子在博客上体现出了自己的真实性,即敢说真话了,同时也体现出了自己的批判性,即勇于批判了,而且在立场上也逐渐鲜明起来。

访谈关键词爸妈“吃生活”激出长跑潜能周立波:“你小时候被爸爸妈妈打么? ”韩寒:“打! ”周立波:“主要是爸爸打还是妈妈打? ”韩寒:“都打! ”周立波:“那你比我更惨,我主要由我妈负责‘行刑’,还经常用到拖鞋这样的‘凶器’。”韩寒:“啊,你这个很难防守啊! ”在60后老大哥周立波以身作则的循循善诱下,80后韩寒跟着回忆起自己的儿童时代,不同于艺术人生“催泪弹”式的路线,这两位的交流,更有一种顽童般的得意与欢乐。

洗头房 顶鼎 岳葆春

上一篇: 地质文化公园规什么单位管

下一篇: 晋商联盟(大同)文化旅游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