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禺祠堂传承优秀传统文化


 发布时间:2021-01-27 19:00:22

修复祠堂时,他忽然理解了祖父时常念叨的传承。“人在制物的过程中,总是要把自己和自己的手艺融到里头去,在前人的基础上,留下一点新的痕迹,这样才不枉在世上走一遭。”他准备再干十年二十年,直到握不住笔为止,“我这辈子,就做木雕了。”■同题问答新京报:用一个词来总结2017年,为什么?徐

只见宗圣源祠周围一段长约50米的道路已被警戒线围了起来,数十名穿着统一制服的工作人员站在警戒线内维持秩序。警戒线内,前不久还在施工的一栋约7层的楼房已被整体拆除,只剩下一堆小山似的砖瓦和散落的脚手架。这些从天而降的建筑残骸让紧邻的宗圣源祠遭了殃。从隔壁民房房顶望下去,祠堂西次间的屋面被削掉了一半,西山墙被掉落的钢筋横梁砸得支离破碎,木质的屋脊也遭到严重损坏。原来,8月7日,青秀区城管综合行政执法大队、青秀供电分局等部门联合行动,对七星路一巷一栋擅自在“违建”房上再次违法加盖、占用电力资源通道的在建楼房实施拆除。

然而,20世纪90年代,一场超大台风使这座东海之滨的古迹伤痕累累。那次,下蒲村村民自发筹集到10多万元,对魏氏宗祠进行了一场大修。在多数村民推荐下,魏文灶成了这次大修的义务“监工”。购买木料、推敲修缮细节、安排工匠……在近两年的翻修日子里,他与祠堂之间也有了更为深刻的感情。从那之后,魏文灶便担起了“业余文保员”,守护着这座旧祠堂的“周全”。历经数百年沧桑,祠堂古戏台出现了檐枋、梁柱、藻井等构件霉烂、脱落等损坏现象。

老大爷向记者展示古石具。四方石上连接个酒瓶状的古石具,不知是啥物件,村里快80岁的老人说没见过,这是文物吗?昨天上午,在南京高淳区桠溪镇韩桥村一处稻田边上,躺着这样一尊古石具。当地文保所工作人员介绍称,这可能是古代建筑物中的一个构件,属于一般性文物。上午10点多,记者在稻田边的草丛里见到这尊古石具,石具有1米多长,底座是四方形,石具上端呈酒瓶状。今年79岁的陈木伢老人一边用手丈量着石具的长度,一边告诉记者,这尊石具在这里摆放有好多年了,是村民从当地定埠杨家祠堂那边运过来的。

正是这交织着历史与现实、传统与现代,既重内容又重形式,既守规矩又一切皆成方圆的文里文化,令作家们兴奋莫名,眼界大开。于是,有了一本叫《煮酒文里》散文集,有对文里文化形态各种各样的感悟和展示。郭小东是潮汕人,近期又有系列潮汕家族长篇小说问世,故他对文里的文化体味尤深:“文里的传统,没有被时间冲淡,祠堂、家庙以及各种各样的古老遗存,维护并制约着现代化的速率。尽管它已不可能是一片纯粹的净土,但是,它毕竟有过沉厚的传统因袭,乡土中国礼治的习惯和神明的残迹”(《煮酒文里·序》)。

礼佑关公祠外一片狼藉。咏梅关公祠被破坏严重。悦龙关公祠墙外挂出了火锅店招牌。芳村西塱古村多座祠堂被不恰当使用 连挂牌文物的祠堂也被租作货场在旧时以“千年花香、百里河涌”而闻名的芳村,包括八条自然村的西塱古村祠堂众多,明代万历年间祠堂、清代同治年间古庙藏身于纵横街巷间。然而记者走访发现,这些祠堂的现状让人担心,不少被出租作仓库之用。念祖有祠,怡乐有地,部分村民对于祠堂、古庙的未来心存牵挂。文、图/记者莫冠婷现状扫描西塱下面包括麦村、江夏、南安、永安、大桥、花围、湛涌、裕安围共八条自然村。

彭贤 艺站 花禅

上一篇: 光绪死因文章半年前已发表 数据获取手段不正当?

下一篇: 画家用光绪内府印书纸、张之洞特制书信纸作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52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