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和农村祠堂的民俗文化探究


 发布时间:2021-01-23 02:19:46

”另外,在另一本李氏支谱——合肥李文安(李鸿章父亲)支谱简史上,对于这段历史给予了更加详细的说明。即:李鸿章的八世祖许光照,字银溪,又字迎溪,与同庄的李心庄既是姻亲,又是好友。心庄无子,请求收养迎溪次子稹所为嗣,迎溪慨然允诺,稹所遂改袭李姓。李鸿章的七世祖许稹所过继给李家后,因避

博平村的“地主大院”房脊还留着历史的痕迹。博平村刘氏祠堂的照壁墙。正在维修中的刘氏祠堂。文/图  本报记者 周青先深冬午后,记者走进这个安静的古村。它静卧在一条干涸的小河岸边,阳光慷慨地洒在村头老树上。村中央的东西北街不再有满载货物的车马滚滚而行,不再有锦衣华裳的商贾在此驻足。曾经繁华若市的街头上,有些败落的豪华老门楼下,老人在用镐头敲击玉米秸上的泥土——看上去,这里就是山东大地上最普通不过的一个村落。不查史籍,一般人不会知道这是一座有1500年历史的古村,而且曾经是一座遥远的古县城的侨置地。

祠堂内柱础都是大青石雕刻而成,而名家题刻大多刻于此。在一根青石柱上,记者发现了清太傅陈宝琛墨宝,“闽学鲁郡遗薰德海滨犹古处,江潮衡宇接溯源颍水本同宗。”“这是说榕城是海滨邹鲁,有文化底蕴。”陈发尧说。祠堂正门有一副楹联,出自民国福建省长萨镇冰之手,另外,还有海军部次长第二舰队司令陈绍宽、海军名宿陈季良的墨宝。记者还发现,祠堂匾额也大多出自名人之手,有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刘建绪等。除此之外,还有书画家沈觐冕、孟琇棠等人的墨宝。

他称,韩桥村不少村民姓杨,与定埠杨家祠堂周边杨姓村民是一家,曾经的杨家祠堂就是一幢古建筑,现在已破旧不堪,但屋梁结构保存完好,至今保留在当地老粮管所内。对于杨家祠堂的来历,村里人都不知建于哪个年代,根据屋内大梁结构,有村民称可能建于明清时期。这尊石具是不是杨家祠堂内的建筑物,村民们也称不知道,当时石具确实是在祠堂附近发现的,因担心流失,村民们才搬到这里。陈木伢告诉记者,自己这么大年纪了,也从没见过这样的石具,从石质上来看是青石,估计有300斤左右,曾经有古石收藏爱好者出价800元收购,但遭到村民们拒绝,因为担心是村里的文物,因此别人出再多的钱他们都不会卖。对于这尊石具,高淳区文保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是古建筑构件,是建筑中的装饰品,它的年代随建筑物而定性,古建筑建于哪个年代,石具就属于哪个年代,根据石具的结构它属于一般性文物。通讯员 高晓平扬子晚报记者 梅建明。

《文物保护法》第十二条规定,“拆除的国有不可移动文物中具有收藏价值的壁画、雕塑、建筑构件等,由文物行政部门指定的文物收藏单位收藏”。此外,国有不可移动文物由使用人负责修缮、保养,“不得损毁、改建、添建或者拆除不可移动文物”。坑口乡政府回应称,此前并不清楚王氏宗祠的国有属性。歙县文物局则表示,今后将会同地方政府对王氏宗祠进行保护。古建筑保护专家阮仪三认为,古建筑拍卖不失为一条值得尝试的保护之路,购买者将具有古建主人和保护人的双重身份。

进入里面,有木雕似的花鸟虫鱼,石刻的八仙贺寿,青砖灰瓦,雕花凭栏,岁月已旧,仍有光泽闪动,仿佛在诉说当年的繁华。麦剑辉说,祠堂除了祭拜祖先、讨论家族大事外,小的祠堂很多被作为家族的私塾,麦信坚家的这个祠堂清朝民国年代都是作私塾用的。“麦氏的祖先非常重视读书,在村里读书的孩子,太祖公都会帮他出学费和校服费。”麦剑辉说。由于重视读书,这个村落不仅走出了像麦信坚这样的传奇人物,清代还出了好几个举人。位于南湾涌边最大的麦氏宗祠前,至今还可以见到当年中举所插的旗杆,据记载就是为了纪念清道光年间麦瑞中举。

各宗族的族谱多通过叙传、碑记等记叙历代祖先出类拔萃的事迹,如显宦名儒、孝子顺孙、烈女节妇等,为后人树立起效法的楷模,以激励后人奋发努力,耀祖光宗。族规民约以伦理纲常之道,制定家族成员的道德准则和行为规范。如其关于‘忠’、‘孝’、‘节’、‘义’、‘礼’、‘名分’的规定,关于修身、齐家、敦本、和亲之道,关于‘职业当勤’、‘崇尚节俭’、‘重视教育’、‘济贫救灾’等规定,这是先人留给我们最大的财富啊。”老尚笑着说。

辰南梦 鹿匠 宗教

上一篇: 重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研究

下一篇: 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现代文化产业体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