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古村举行“禾斋日”盛会 已流传数百年(图)


 发布时间:2021-01-23 03:26:09

整座大院原有24个天井,如今还保留着14个。尽管整个大院不见一个排水沟渠,而上百年来却从未发生过堵塞、积水,各个天井巧妙地起到了采光、通风、排水的作用,水均能通过天井里面的暗道排走。从杨家祠堂大门进去,首先来到第一个四合院。四合院进门处,残存着一座破败不堪的雕花大戏楼。戏楼对面是

徽州建筑,只有在自己的村落里,才能体现出价值。比如在王家祠堂旁边,有一座姜家祠堂,形制要小一些。因为姜家的祖上是王家的仆人,这里面就包含着社会关系。“有意识地留下底片”新京报:徽州古祠堂的保护现状怎么样?张建平:作为一个村庄的中心,祠堂承载了历史。但是被列入保护单位名录的祠堂,大概只占总数的三分之一不到,大多数目前是自生自灭,保护状况很不乐观。比如歙县王家祠堂,十年前还是好好的。村里有一个名叫王炳华的老人,出生于1938年,他告诉我,王家祠堂在他八九岁时修过一次,一直到他十二三岁时,还参加过祠堂内举行的祭祀活动。

梁姓在明代从番禺北亭迁至。黄埔村里的宗祠有始迁祖的宗祠,也有房份宗祠,其中以胡氏大宗祠、主山冯公祠、化隆冯公祠、晃亭梁公祠、榕川冯公祠、梁氏大宗祠、敬波梁公祠、文楷冯公祠、左垣家塾等最为完整。现黄埔村保存的祠堂中,建筑风格基本与珠江三角洲地区祠堂的建筑风格和式样一致,青砖建筑,花岗岩墙裙、铺砌灰绿筒瓦顶的硬山建筑,风火山墙;中堂中基、石柱、石枋上的石雕狮子,雕刻风格粗犷,梁架上精雕细刻的花鸟、人物纹饰丰富。

距茶陵不远的湘东南汝城县,是湖南古祠堂保存最完整的县。这个人口不到40万的县,有姓氏近300个。全县现今还保存着据考证始于宋元、盛于明清的古祠堂710座。春节是在外人员纷纷回村之际,也是祠堂募捐的好时机。就在春节之前,湘中的衡阳县曲兰镇邹氏祠堂内,举行了已经形成传统的冬祭活动。活动都由民间自发组织,周边数县数百同姓者前来参加。活动除了回溯历史、祭祀先人,还有龙狮表演、现场募捐,一位百岁老人和6位困难家庭得到了资助。今天的乡村祠堂,还依然扮演着家族教化的角色。朱氏宗祠也是一样,只不过这些教化当中也开始打上时代变迁的烙印。祠堂庭中挂着一副楹联,上联“耕读为本,勤俭持家千秋颂”,下联“诚信创业,厚德传世万代扬。”“祠堂凝聚着家族和村落的记忆,有记忆,乡村才有生命。”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博士、湖南省社会科学院科研处处长陈文胜说。新华社记者段羡菊。

修复祠堂时,他忽然理解了祖父时常念叨的传承。“人在制物的过程中,总是要把自己和自己的手艺融到里头去,在前人的基础上,留下一点新的痕迹,这样才不枉在世上走一遭。”他准备再干十年二十年,直到握不住笔为止,“我这辈子,就做木雕了。”■ 同题问答新京报:用一个词来总结2017年,为什么?徐明安:2017年是我最忙碌的一年。因为去年的工程最多,工作量最大。新京报:过去一年家乡最大改变是什么?徐明安:我们三河成功申办了5A景区,人流量和知名度都增加了很多。新京报:2018年有什么愿望和规划?徐明安:希望2018年的工作量更大,把业务做得更大更广。新京报:你最关心的社会问题是什么?希望怎么改变?徐明安:希望政府对非遗或做手艺这块的关注度更多,希望社会更广泛地接纳我们。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蕾。

72岁的刘氏族人刘昌明看守着祠堂以及祠堂内的两株牡丹花,住在祠堂后面的他,每天必做的事情是打开祠堂门进去走上几圈,这几天因为牡丹开花了,老人的心情很不错。“开花的是紫红牡丹,现在开了4朵,有2朵已经谢了,不过还有18个花蕾在含苞待放。”刘昌明一边开门一边对记者说。走进祠堂,记者看到左手的牡丹花圃内,有两朵开得正艳的紫红牡丹花,与周围的枯枝形成了鲜明对比,走近了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而祠堂内两株牡丹个头都不小,冠幅均达1.5米以上。

介休市地方志办公室刘保全主任表示,每年清明时节,文氏后人都要回到介休祭祖,目前正组织文氏后人捐赠和文彦博有关的图书、家谱、碑碣等实物资料,以充实文公祠。作为北宋名相之一,文彦博在从政、学文、做人等方面均有建树。文氏后人分布广泛,在河南洛阳、山西垣曲等地均有分布。得知介休市修复文公祠的消息,很多文氏后人倡议为充实文公祠捐赠、整理祖先遗物。有文氏后人表示,“文公祠”落成后,亟须充实大量的历史资料。为此,“介休文氏家族联络小组”号召天下所有文氏子孙后代,努力搜集贤祖语录、遗物、从政传奇、书画作品、出版文物,以及历代有建树的文氏后人资料。(完)。

包括御史卫公祠、石崖卫公祠、志宇卫公祠和心和卫公祠 专家呼吁沥滘祠堂群应整体保护13座朝代最齐全的祠堂群藏身沥滘村,经过本报的多次报道后,这些祠堂在城中村改造中的命运引起广泛关注。记者昨日获悉,除了已经被列入市级文保单位的卫氏大宗祠进行原地原貌保护外,又有4座祠堂被列入区登记保护文物单位,必须原址保护。但一直关注沥滘村祠堂群的村里老人和文物专家则表示,沥滘祠堂群应作为广府祠堂群进行整体保护,而且应有更多祠堂得到原地原貌保护。

穿过祠堂、书塾等建筑,就走到了商贸街,平日里,这条仿古的商贸街上看不到太多的人来人往,但一到了周末,便会有不少游客在此处体验古港口买办商品的场景。闭上眼,仿佛能看见当年繁盛时期的场景:清朝政府将黄埔港作为唯一开放的通商口岸,一群群金发碧眼的外国商人,带着珍奇珠宝走下游轮,因清政府规定他们只能在黄埔村范围内停留、活动,于是,黄埔村的巷口经常有老外出没,而黄埔村的村民也因此能讲好几句流利的洋文,每家每户甚至有不少各类来自世界各地的珍奇异宝……彼时以外贸著称的村落,今昔却显得有些许宁静。

海口有个“好俗村”,名字定然不是现代人对“好俗”的理解,听到村民拆开字义“有女有子,有丁有食”,觉着有趣,心里却不认可,非得进村一探究竟不可。从海口南海大道往西行使,过高铁拐弯处300米,左侧便看见了大石上刻着的村名“好俗村”三个大字。这个村子隶属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新和村民委员会。王后是谁?四种说法修葺一新的王后庙依然气派非常。庙前开阔的广场上,两株大树左右排开,枝叶舒展,冠似开屏,如守候,如迎接。人们总是先被“王后庙”的“王后”二字吸引。

星素 越港 柏柯

上一篇: 李少红:导演拍艺术性强的国产电影必须面对市场

下一篇: 周公制礼乐奠定了中国文化的底蕴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70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