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人文类好书推荐


 发布时间:2021-05-13 23:08:22

做人要心存敬畏,人之有敬畏心,始知有行为边界,“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才能有所遵循,不越界。书中更有“经国济世”的才智。比如,我国古籍文献中的反腐思想,至今仍值得借鉴。在中纪委十八届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引用“猛药去疴、重典治乱”,“刮骨疗毒、壮士断腕”、“养痈遗患”等

一是有助于我们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习近平同志认为,发展要扭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放。既要敢于“弱鸟先飞”,“跨出自己的小天地”,学会“飞洋过海的艺术”;又要韧于“滴水穿石”,“要像接力赛一样,一棒一棒接着干下去,脚踏实地干出成效来”。这些思想仍适用于今天的福建。二是有助于我们坚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习近平同志亲自倡导并推动了“四下基层”的工作机制,带领党员干部跋山涉水,深入家家户户,帮助群众纾困解难。这是我们必须练就的基本功。

从中也不难看出一个城市的价值立场、眼界及情怀。如果说阅读史是一个人的心灵发育史,一个城市推崇什么样的阅读,大体上也可以见出一个城市的文化性格与文化品质。实际上,在这“十大好书”之前还有一份100本好书初选名单,通过这份名单,可以看到人们对权力与权利的思考,看到公民意识的苏醒与生长,而这与深圳的文化自觉不谋而合。可以说,这“十大好书”传递的也是一种“深圳观念”。当然,究竟什么是“好书”,不存在也不需要一个统一的标准,每个人心目中都可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好书榜,深圳的“年度十大好书”只是以自己的方式,向那些捍卫人类文明的文字致敬。值得一提的是,新近出炉的2012新京报年度好书榜及2012新浪中国好书榜,与深圳的“年度十大好书”均有重叠之处,如《倒转红轮》等。这说明,真正有价值的书籍是会得到公认的。作为一个文化品牌,深圳“年度十大好书”愿与更多有公信力的“好书”榜一起,引导而不是一味迎合公众的阅读习惯,还原一些被遮蔽的常识,使公众更多地回归阅读本身,并且,以此将“好书”所承载的“深圳观念”传播得更远,进一步提升城市的文化辐射力。

每个人都不想读到垃圾书,然而想要实现并不容易,哲夫说,“首先,垃圾书不可能消失,不可能每一本书都是精品。其次,垃圾的标准是什么?每个人也都不一样,可能一个人觉得是垃圾的,另外一个人觉得是宝。这就是多元时代的特征,对于图书榜来说,结果就是,包打天下的排行榜不可能存在,读者在不断地分化,就要求图书榜也要分化,要有自己的目标人群,有自己的标准,有各种各样的榜单,这样,喜欢历史读物的,可以去看历史图书榜,喜欢科幻的,可以去看科幻的榜单,喜欢正能量的,也完全可以有一个正能量的榜单,不同的榜单按照各自的标准去选择各自领域中的好书,自然也就满足了不同人群的需要。这是多元时代所决定的,如果还有人想要面对所有人,给所有人筛选好书,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把目标定为所有人,其实也就是没有目标”。北京晨报记者 周怀宗。

在亚洲好书榜上,位列第一的《爱是一种微妙的滋养》,比第三位的书得分要高出一倍有余,是第十位书的十多倍。施宏俊认为,提倡多样化阅读,一张榜单是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的,榜单也应该多样化。阅读是个性化的,应该有几个相对客观的、不同主题的榜单来推荐不同类型的图书,读者想要读什么类型的图书,就可以去参考该类型图书的榜单。本报记者 王剑虹记者手记榜单给谁看?如果在微博上闲逛,已经不可能对热门话题榜、明星实力榜视而不见。阅读的图书榜单分成了热销和推荐两种,评选机构的初衷趋同,都是为好书与读者之间搭起顺畅的桥梁。

毕竟要多读书,也要多读好书。养成好习惯需要漫长的培养过程。观望派:读书靠自觉杜桓:阅读立法没有强制的责任,但有促进全民的读书意识,是好事,关键是法怎么立,怎么执行,什么人执行,如果没有变成变相的利益转运才好!净静:强行不得,更达不到效果。这个要靠自觉完成。反对派:可操作性不强尔小尔:读书立法有无操作性?不读书该当何罪?读书应是一种自觉行为,出版商要出符合各种读者正常需要的书,书商不能把书价定得太高,图书馆要大力发展,让买不起书的人也能看上书。立法读书千万不能是为了促销书,而是为了让人们都看得起书。HJV:阅读立法,其中心不是规定人人都必须读书,或每人至少读几本书,这样的立法没有可操作性。阅读立法应该是为社会强制规定阅读条件和环境的法律,如每多少人口必须有多大规模的图书馆、或像上海做到每一公里就能找到一家图书馆等。高山:阅读要提倡,但不一定非要立法才能行。通过学校的教育,引导学生阅读,这是全民阅读的关键所在。(记者钟磬如)。

尤其是那些有着丰富生活阅历,有着实践经验的各界人士,专家学者用他们长期的实践经验,向我们传授知识,讲述自己的精彩故事,这故事里有成功的教育,失败的教训,人生挫折等等。“真人图书”里,有着丰富多彩的内容,她就像一首优美的散文诗篇,就像一幅精彩的油画,一支动听的歌儿……读一本好书,无疑是一次心灵的碰撞与交流。“真人图书”就是一本难得的活教材。不需要打开电脑,不需翻开书本,就可以目睹知识老人心花怒放的笑容,聆听生活教科书老师的教诲,吸取丰富的营养。

《中外书摘》日前在沪发布2013年度十大好书榜。《邓小平时代》、《出梁庄记》、《陈独秀全传》等十本好书上榜。榜单显示,还原历史类的图书正成为流行。此次上榜的十本好书几乎都是非虚构类图书。此外,记者也注意到,好书榜和作家富豪榜截然不同。作家富豪榜排名前20的作家中,仅排名第十的柴静凭借《看见》入围十大好书。非虚构类图书受热捧2013年度十大好书榜是由上海人民出版社《中外书摘》杂志评定的独立榜单,自2011年开始发布,今年为第三次。

今年各大媒体热捧的《倒转红轮》获得年度历史传记图书,而童书得主《梅雨怪2》,教育书得主《寻找有意义的教育》和艺术书得主《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等,则因为在各自专业领域内的影响力获胜。年度图书大奖的作者陈志华系原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1989年又开始从事乡土建筑研究和保护工作。今年他与李秋香合作出版《中国乡土建筑初探》。该书是其二十多年乡土建筑调查研究的阶段性小结。陈志华认为,乡土建筑优秀遗产的价值如今远远没有被正确而充分地认识,而乡土建筑却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极大的规模被愚昧而专横地破坏着。

资讯中心 天鸿瑞 苏里曼

上一篇: 武汉大学文化产业管理研究院

下一篇: 陈忠实谈接受中纪委网站专访:惭愧没写过反腐作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