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乐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木叶:这个忍者浑身是肝

第0302章 还是这么年轻(4200字,求订阅!)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河之国,山谷两岸周围。
两个从岩地裂缝里钻出的白绝看着天空犹如一道流光划过的须左能乎,其中一名白绝叹息:
“可惜,我们辛苦布置的陷阱居然被他们看穿了。”
另一名白绝脸上浮现出诡异的微笑:“就算没有看穿,吃亏的也是我们,让他们离开这里吧,反正后面还有好玩的东西在等着他们。”
“桀桀桀~”最先说话的那一个白绝扭曲的嘴里发出渗人的笑声。
“你从哪里学来的古怪笑声?”
“不知道,可能是我在进化成白绝之前,原主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小说里学来的词汇和习惯吧。”
“好吧,我们前去通报下一站的家伙!”
哗啦啦——
随着这两个白绝再度融入地下,白宇他们此前所抵达的河谷前方的水域下,密密麻麻的白绝犹如水鬼一般钻入泥土里消失不见。
它们借助环境屏蔽了白宇的神乐心眼,用河流欺骗了帕克的嗅觉。
……
……
高空中。
白宇无暇去欣赏美景,自己操控的须左能乎随着意念快速向前飞行。
飞到一定高处藏匿在云层之中,白宇让其看起来不那么显眼。
保持高速飞行的同时,白宇的神乐心眼持续观察地面情况,在自身漩涡体质磅礴的查克拉量加持下,地表每一处细节,都能被他收入眼底。
“白宇……有点高,我有点怕。”帕克颤颤巍巍闭着眼睛说道。
白宇看了一眼自己忘记丢在一旁的忍犬帕克,为了不干扰自己大脑运转分析接收到的实时画面,他将闭着眼睛的帕克丢在卡卡西身边。
“啊啊啊!”帕克感觉到自己被抛下,整条狗瞬间发出杀猪一般的凄惨尖叫,赶忙惊呼:“卡卡西,快把我通灵回去!”
啪嗒——
帕克刚刚说完,便觉得四肢落在稳当的须左能乎能量层上。
帕克的小心脏剧烈跳动,紧闭的眼睛睁开一条缝隙看着自己脚下。
卡卡西无奈捂着额头,轻叹道:“你安全了,帕克!”
“这就是须左能乎里面的场景吗?”
千代站在白宇身边,环顾须左能乎金色宝石四周,认真观察那精妙的查克拉组成结构,犹如亲眼感受过神迹,长叹道:
“简直就跟神灵的造物一般,比之世界上最精妙的傀儡还要精妙!”
白宇的须左能乎头顶的“驾驶舱”也就是宛若菱形不规则的宝石同样呈现金黄色,身在其中,犹如躲藏在琥珀之中。
当然,众人可以透过金黄宝石朦胧透明的隔层看清周围的环境情况。
白宇本人则因为是须左能乎的释放者,他的眼睛异等于须左能乎燃烧金色光芒的巨大童孔。
大野木同样被须左能乎体内的场景所震撼。
他这一辈子也见识过多次须左能乎,如今分析白宇这一尊,通过外貌以及查克拉的浑厚程度,可以轻易分析出白宇现在释放的须左能乎比很多他见过的须左能乎都要强上好几个档次。
大野木暗叹,当初斑将他和师父扫地出门时开启的须左能乎,估计是须左的初始形态,不知道斑全盛时期的须左会有多强。
也不清楚……
白宇到达巅峰期之后,开启的须左能乎,会有多强。
“一切强大的力量,都需要用等价去交换。”白宇澹然解释道:“几位都是以前木叶的死对头,应该对我现在使用这种力量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有所耳闻。”
千代望而生畏,点了点头,叹息道:“让我拥有这种力量,但这一辈子注定失去光明,在我看来,这不划算。”
安抚好帕克的卡卡西听完,顿时抬手捂住被黑色面罩包裹紧闭的左眼。
对于他来说,这种需要付出代价的力量是好友的寄托,也是自己现在可以与这些前辈和怪物站在一起的资本。
至于这一只眼睛最后的归宿……
卡卡西有想过。
等到哪一天自己退休,就把这一只眼睛埋葬在带土的墓里。
当初没法将带土的尸体带回来,木叶只有带土的衣冠冢,如果将这一只写轮眼埋葬进去,往后祭拜也算有了定向的对象。
想着。
卡卡西打了一个哈欠,强行打起精神,好奇询问道:“白宇,我有一个关于写轮眼的问题想问你,如果你觉得这是机密,可以不用回答。”
“你问吧。”白宇开始一心二用,一边沿着帕克给出的方向雷达式搜寻地面,一边认真倾听卡卡西的疑问。
正在整理身上傀儡卷轴的千代以及还是习惯悬浮在半空的大野木顿时竖起耳朵,打算听一听卡卡西的问题。
卡卡西点头后开口:“我想问的是,只拥有一个写轮眼的话,可以开启你现在所使用的这种力量吗?”
白宇怔了怔,看来卡卡西在见识过须左能乎之后,对于如何使用这种神力还是抱有过一丝期待。
整理好思绪。
白宇回道:
“这不算什么机密,一般来说,只有一只写轮眼,哪怕进化出了万花筒,也没办法开启须左能乎,但如果是宇智波先已经掌握了开启须左能乎的能力,最后因为意外只剩下一只写轮眼,他也能开启须左能乎。”
卡卡西认真听完颔首以表谢意。
“那如果写轮眼移植到没有宇智波血脉的人身上,还能使用这种能力吗?”
大野木略带猎奇的心理开口问道,刚说完,旋即连忙解释:
“你放心白宇,我对你,对宇智波的任何拥有写轮眼血继限界的忍者,都没有想法,我只是单纯的好奇……”
白宇微微一笑,回道:
“我这边从来没有这种情况发生,再者几位,你们觉得我为什么可以这样肆无忌惮使用须左能乎,我的眼睛却依旧没有出现明显的负面作用。”
大野木眉头紧皱。
千代勐然顿悟,看向比其他年轻人更加虚弱,永远是一副死鱼眼的卡卡西,抢先回答道:
“我懂了,就算非宇智波的人,比如我,如果获得了白宇你的万花筒写轮眼,因为体内没有支撑开启须左能乎的条件,估计也开启不了吧……”
卡卡西看到千代投来的鄙夷目光,顿时眯眼尬笑了一会儿。
他倒不是很在意自己和千代的矛盾,毕竟这是上一代人的事。
对于千代儿子和儿媳的死。
卡卡西也很无奈,但他父亲在为木叶出生入死的时候,他卡卡西还刚处于启蒙阶段。
卡卡西也清楚千代话里的意思。
她就是觉得是写轮眼才导致自己变得看起来比较虚,其实不然,唉……让自己看起来有点虚的……是自来也大人的成名作《亲热天堂》。
白宇听完千代的解释,摇头否定道:
“不,你拥有了我这一双眼睛,也有一定概率可以开启须左能乎。”
“可一旦你解开封印在眼睛里的这种力量,它就会像干涸的河床迫切需要水,无止境汲取你体内的查克拉力量。”
“如果没有足够的查克拉,你将会查克拉耗竭而死,并不存在没法开启,并且,如果你的查克拉属性不兼容,也会出现生不如死的问题。”
千代没有反驳这个解释。
她倒是不知道,所谓的写轮眼,居然还有这样的禁忌。
白宇已知能够开启须左能乎的外人,也就只有一个卡卡西。
而最终一战带土送给卡卡西的那一对一次性神威万花筒,还是经过带土进化到六道模式,残留了六道之力加持的万花筒。
在强大的六道之力抵消下,神威万花筒的副作用几乎没有。
否则就拿普通开启过须左能乎的万花筒安放在卡卡西身上,让他强行开须左,恐怕会直接让卡卡西暴毙,提前下去跟琳会面,等待带土一起下去。
就在卡卡西借着这个机会想要跟千代再聊聊其他的话题。
白宇脑海里忽然出现两支不同追踪忍者的队伍序列。
一支头戴头巾棕色皮甲,从装扮上看,明显能看出是砂隐的队伍,而另外一支队伍,则是身穿酒红忍者马甲的岩隐队伍。
两支队伍几乎平行前进,相隔五十多公里,共同朝着雨隐村展开追踪。
就在藏匿在云层中的须左能乎犹如灿烂流星划过入夜后的星空。
这两支队伍察觉到异样连忙藏匿起来,停止追踪。
白宇悬停须左能乎,利用神乐心眼,精准锁定两支队伍的位置。
“帕克提供的方向是正确的,我已经锁定了你们忍村派出去的追踪队伍,我们先去左边的砂隐村队伍查探一下情况,你们觉得如何?”
千代点头道:“可以。”
卡卡西以及大野木同时点头,没有任何意见。
在白宇打算解开须左能乎之前,认真想了想,将众人汇聚在身边,小声讨论了一番事情。
然后由大野木释放轻重之术,让白宇,卡卡西,千代,拥有了飞行的能力,稳稳向下飞去。
几分钟过去。
河之国边境的河岸密林。
砂隐追踪队伍匍匐在丛林中,似乎在等待着一个合适的前行时机,这些砂隐手里操控着不少追踪用的动物机体傀儡。
“队长……有人靠近。”
一名砂隐打扮的忍者表情凝重,感应到有人靠近之后,立马看向后方操控傀儡的砂隐队长。
砂隐队长嘴角勾勒出一抹弧线,澹漠道:“将他们包围!”
“是!”周围共6名砂隐忍者分散而来,藏匿进黑暗里。
这时,千代沙哑庄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不用白忙活了,是我。”
“千代长老?”
砂隐追踪小队的队长惊呼一声,随后似乎想到什么,于是紧绷神经,慌张道:“长老,您先等一等,请站在原地,您不是应该在后方组织救援小队吗?”
借助苍白月光,千代从这名追踪小队长的眼里只看到了麻木和机械的紧张情绪。
她身后的白宇,卡卡西,大野木陆续从黑暗里走出,站在了原地。
千代解释道:“难道我的行动计划,还需要向你汇报吗?”
砂隐小队长摇头道:“不不不,我只是担心您是白绝假扮的。”
两人交谈间。
原先被砂隐小队长安排到周围的5名砂隐忍者,包括这名砂隐队长,围成一个圈,将千代等人包围在中间。
千代正要开口解释。
砂隐小队长忽然表情变得狰狞,冷笑道:“千代长老,下地狱后,你就会知道这一切的真相。”
说完。
砂隐小队长以及周围包围住千代等人的砂隐忍者忽然犹如掉线的NPC一动也不动。
它们犹如石柱一般屹立在白宇等人身边,片刻,它们表面开始犹如蜡烛一般消融,变成一个个人形白色的黏土。
大野木惊恐呼喊:“这是……起爆黏土?”
下一瞬。
白宇嘴角忽然微微上翘,无奈闭上了眼睛。
远处,岩隐村追踪忍者小队里。
“确定他们进入了起爆黏土的包围圈了吗?”玩世不恭的迪达拉坐在一名刚从地下钻出来的白绝背上,兴奋问道。
白绝连忙点头:“那边刚刚传来了消息,大野木,千代,白宇,卡卡西他们确实进入了您的陷阱。”
佩戴着一个自制镜片的迪达拉嘴角诡异上扬,抬起右手,竖起食指和中指,低声怒吼:“喝啊!!!”
十几公里外。
轰隆——
一道灿烂的焰火冲天而起,林中惊飞无数飞鸟,吓跑无数逃命的动物。
“哈哈哈,这就是远程爆破的艺术!”
迪达拉跳跃到附近最高的树上,瞭望远处自己爆破制造的焰火,近乎癫狂的兴奋道:
“可惜,不能亲自去看一眼老家伙被炸死的画面,否则陷阱绝对会被他提前发现,不过老家伙能够为我的艺术品献身,是他的荣幸。”
啪嗒——
一道清脆的脚步落在树枝上的声音响起,旋即响起迪达拉做噩梦时常会听到的熟悉少年声音:
“天天盼着你师父死,你可真孝顺啊!”
迪达拉童孔一颤,心头一紧,暗叹:“该死,这家伙什么时候来的?”
迪达拉不敢回头去看。
就是听声音。
他也知道。
这是白宇的声音,他迪达拉最厌恶的人的声音!
白宇看着比自己稍微矮一点的迪达拉,无奈轻叹了口气,在此期间,已经开启的万花筒视线里,遍布密密麻麻细小如灰尘的白色黏土物质。
失去后方视野的迪达拉露出一抹邪笑,狠声道:“白宇,你们居然没有死?”
白宇澹然笑道:
“你用人形起爆黏土炸弹炸掉的那一支队伍,是我们的影分身,我们的本体,实际上来到了这一边收集情报。”
迪达拉目光斜视周围幽暗的丛林,笑问道:“大野木呢?”
“就在附近,你刚刚说的话,他应该也全都听到了。”
白宇无视了迪达拉依旧用查克拉操控的细微起爆黏土粉尘,接着调侃道:“你还是这么年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