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乐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仙都

第二百零二节 成败系于一身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大陵五合天顶,法则之线编织雷纹,星力瞬息化为雷电,杀伐凌厉,破毁万物,十忿本尊猝不及防,一时门户大开,大陵五趁虚而入直击要害,生怕对方犹有反扑之力,有心一拳打碎头颅,不想头颈吃不住力,先一步断裂,未能完全得手。
十忿本尊失去头颅,兀自直立不倒,周身淹没在耀眼的雷光中,残躯四分五裂,只剩一团幽冥之气左冲右突,再不能显化成形。胜负已分,局势明了,然而魏天帝与解升道人静静旁观,谁都没有主动开口,大陵五双眉倒竖,显然意识到了什么,五指引动金蛇狂舞,掌心酝酿一颗跳动的雷珠,颤动着急剧涨大,振臂一挥???????????????,将雷珠投入幽冥之气。
时光刹那停滞,一团夺目电光蓦地亮起,雷鸣声惊天动地,将幽冥之气生生削去十之八九,剩下一点本源浑浑噩噩,隐没于虚空中。解升道人眉头微皱,拂袖挥去雷电余威,幽冥之气所剩无几,十忿本尊遭此重创,本源受损,不得不陷入沉寂,回转“幽冥鬼蜮”静养,万载道行毁于一旦,却是始料未及。然而“妙元天”并未彻底输去这一阵,他将目光投向光阴长河,五十颗湿人头载沉载浮,加上十忿本尊的头颅,合计五十一之数,现出狰狞本相,大口大口吞噬着光阴之水。
元邛道人“哗啦”一声窜出长河,脸色极其难看,双手捏定法诀,竭尽所能收回光阴长河,却已被湿人头吞去尽三成,过去未来残破不全,虽不至动摇“玄元天”,对魏天帝而言却是不小的损失。五十湿人头原本各自为战,如今得一头领,脱胎换骨,尽显狰狞,元邛道人与大陵五对视一眼,这才明白过来,五十湿人头并非完全之数,其中最重要的一颗头领与“十忿”合体,显化入世,击毁十忿本尊,却是彻底解脱了湿人头。
解升道人祭炼的这两宗镇道之宝,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五十一颗湿人头凶焰障天,才是真正的杀手锏,然而元邛道人与大陵五已手段尽出,还有什么底气与之抗衡?魏天帝看在眼里,不禁暗暗叹息。
光阴之水无异于大补之物,湿人头精神大振,上下飞舞,口中呼呼喝喝,不知嘀咕些什么。解升道人眸中幽光闪动,望定那一颗头领,心中却有些没底,湿人头来历不凡,据说在无妄子之前诞于“幽冥鬼蜮”,历无数劫成就镇道之宝,桀骜不驯,哪里肯听命于人。只是镇道之宝不得其主祭炼,道行止步不前,湿人头权衡利弊,这才勉强归从解升道人,合则两利,各取所需。
祭炼湿人头耗费海量幽冥之气,每每得不偿失,解升道人得无妄子指点,???????????????暗中施展手段算计它一回,趁其不备,将一颗最狡黠的头领摘下,与另一镇道之宝“十忿”炼作一体,剩下五十湿人头结为一串,挂于颈间,湿人头这才安分守己,听其驱使。此番“妙玄论道”,他以镇道之宝为题,原以为轻易便可赢下此阵,没想到元邛道人与大陵五联手,竟击毁十忿本尊驻世之身,他依约不得插手,只能眼睁睁看着湿人头重新合而为一,挣脱束缚,得以自作主张。
元邛道人与大陵五并肩而立,已是强弩之末,然而湿人头并未趁机扑上前,盘旋飞腾,似有些拿不定主意。无妄子冷冷哼了一声,早看出五十一颗湿人头得以聚拢一处,再不会重蹈覆辙,听从解升道人驱使,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再要收服这一宗镇道之宝,不知要耗费多少功夫,他有心拿下湿人头,但这一阵胜负未分,插手意味着将“陷空境”拱手相让。
正当犹豫之时,异变忽生,一道晦涩的意识扫过“陷空境”,无妄子眉头大皱,心中才动念,湿人头感同身受,毫不犹豫扭头扑入虚空,七转八绕,就此不知所踪。
解升道人心中一沉,却已措手不及,无可挽回,下意识望向无妄子,却见他微微摇首,显然事已不可为,湿人头抢先一步抽身逃遁,连无妄子都不及阻拦,这一阵无可挽回。他心中长叹一声,湿人头委实不识大体,若击败对手再逃遁,也可稍减罪责,日后也可相见,如今这一走,却是自绝后路,实属不智。
解升道人向魏天帝稽首认负,飘然退下,场中只剩困井道人。成败系于一身,肩头如有千钧重,困井道人收摄心神,心无旁念,静候对方出题。
魏天帝慢吞吞召回弥罗镇神玺与天顶枪,若有所思,适才湿人头败退之前,与“陷空境”中某个意识交流一二,只得电光石火的刹那,仿佛得了许诺或鼓励,下定决心趁机叛逃。这一阵赢得侥幸,接下来又轮到己方出???????????????题,他早已打好了腹稿,举步上前,大大方方向困井道人道:“吾有一物,未经祭炼,其重无比,道友若能持一炷香工夫不撒手,便赢下这最后一阵,反之则算落负。”
原来是比力气……何物当得起上尊大德夸一句“其重无比”?困井道人肚子里转着念头,心知此题另有玄虚,无从推脱,却也只能应允下来。魏天帝扭头看了山涛道人一眼,后者眼皮微跳,忙不迭点起一炷“游萤香”,星火升腾而起,转瞬即逝,如一场梦幻。
“玄元天”星云再度亮起,无数至妙玄理涌上心头,魏天帝将一团星光轻轻抛出,法则之线编织因缘,在困井道人接入掌中的一刹,顺势解开最后一层星光禁锢。星光散去,困井道人窥得分明,那是一块扁平的碎片,色作银灰,约莫一握大小,有棱有角,半方不圆,才刚落入掌中,顿为之色变,单手无论如何都托不住,他闷哼一声,周身黑气氤氲,现出青面獠牙的鬼物之身,左手拼命托住右掌,额头青筋迸出,扭曲如小蛇,一滴滴豆大的汗珠滚落脸庞。
解升道人心中打了个咯噔,魏天帝抛出之物,分明是一枚“元年陨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